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00章 金玉楼破败,水姨娘釜底抽薪

时间:2018-02-19作者:半折扇

    “姑娘可是瞧见了刘大人,长得是不是浓眉大眼一张国字脸。”

    洛冰婧与云青二人摇了摇头,洛冰婧上前伸出纤纤玉指点了一下石竹的脑袋道:

    “你这丫头,何时会的千里眼,隔着帘子就能将刘大人的相貌猜着。”

    石竹露出一副呆样,疑惑道:

    “这戏本上可都是这般讲的凡是清官都长着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浓眉大眼配国字脸。”

    洛冰婧与石竹闻言皆是掩嘴笑了起来,石竹这丫头精明时比谁都算计的厉害,这痴傻起来呆愣的可以。

    刘伯庸的马车渐行渐远,洛冰婧微微有些遗憾,不过细想到今生她不嫁侯宏文娘亲又与父亲和离,往后接触权贵的机会会少之又少,见不见刘伯庸实乃是无关紧要,当下便兴致勃勃与两个丫鬟闲逛起来。

    她今日出府乃是有目的地,娘亲还未接管过当初的陪嫁铺子,这掌管铺子的皆是镇南侯老夫人所安排之人,今日她便要瞧瞧娘亲的铺子,以免接手之时来个猝不及防。

    当初穆氏的陪嫁皆是她的母亲靳氏自靳国公府所带来的,这靳国公府给靳氏的铺子皆是处在繁华地段,当洛冰婧来到其中一间经营首饰的金玉楼时便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但见处在繁华地段的金玉楼凄凉不已,街道行人来来往往却无一人前去金玉楼,再往铺面细瞧一番这牌匾之上都结了一层蛛网,门框之上斑驳破旧完全不像是该处在这个地段的铺子。

    洛冰婧与云青石竹三人踏进金玉楼,不似别的店铺一般但见掌柜的整倚在柜台之上打着呼噜呼呼大睡,店二见来人并不上前迎接,而是大爷似的端坐在宾客才能坐的椅子之上,指着满是灰尘的货架懒洋洋开口道:

    “三位想要什么,可前去货柜挑选,待选好后告知与我在几号柜台付钱拿货,本店规矩钱货两清出了任何事本店概不负责。”

    洛冰婧当瞧清楚货柜之上所摆之物时,立马火气上涌,这货柜之上居然稀疏的摆放着早已不知何年何月的朱钗,有的甚甚至已瞧不出本来面貌。

    洛冰婧上前两步,指着货柜上的金银玉器道:

    “将货架上的所有物件统统给我包起来。”

    那二依旧不动身,狐疑的看着洛冰婧三人调侃道:

    “你能买的起吗,好大的口气莫不是来闹事的,你可知金玉楼的东家乃是镇南侯府,岂容你们这些贱婢无理取闹。”

    石竹气鼓鼓上前一把将二给提了起来,瞪着牛眼直愣愣的看着二道:

    “这金玉楼乃是我家夫人的,何时变成了镇南侯府的,你们就是如此经营金玉楼的,掌柜的来贵客了。”

    石竹提着二行至柜台,对着呼呼大睡的掌柜大声唤道,但见身宽体胖衣着锦服面目浮肿的肖掌柜惊的睁开了绿豆眼,当瞧见是三个丫鬟打扮之人时,怒声骂道:

    “岂有此理居然敢扰爷清梦,低贱奴才还不快滚爷不做你们生意。”

    洛冰婧瞧着此人便来气,这肥头肥脑之人她识得乃是镇南侯老夫人身边肖嬷嬷的义子肖三金。

    此人经常出入镇南侯府,十分巴结水姨娘母女经常拿些精致的首饰孝敬水姨娘与镇南侯老夫人,洛冰婧眼眸冰冷,道:

    “肖三金你可识得本姑娘。”

    肖三金将绿豆眼圆睁,顷刻间变了脸色笑脸相迎道:

    “奴才拜见二姑娘,不知二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二姑娘恕罪。”

    肖三金并未完全认出洛冰婧,而是听闻洛冰婧的声音才认得出来,在加上刚才被惊了一跳并未仔细瞧石竹与云青,现在细看之下才发现此二人乃是二姑娘的贴身丫鬟。

    那二立马怂了,噗通一声对着洛冰婧跪了下去,道:

    “还请二姑娘恕罪,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二姑娘莫要与人一般见识。”

    洛冰婧将金玉楼仔细打量了一番,虽是一间中等的铺子可这铺中居然只有两人,这老夫人是如何作想的。

    “肖三金怪不得所有铺子之中除了你经营的铺子亏损,原来你就是这般糊弄东家的,这其中你贪墨了多少银子,每每去镇南侯府都会哭诉一番生意是如何难做哄骗百两银子,你好大的狗胆。”

    肖三金眼眸躲闪冷汗涟涟他已接到义母的消息,大夫人与侯爷已和离这铺子乃是大夫人的陪嫁已被大夫人收了回去,让他多加心,谁知今日二姑娘居然会降临与此,当下便惊惶不安道:

    “二姑娘你可是错过了奴才,二姑娘可曾听闻满玉楼,自从满玉楼在咱们金玉楼对面开了铺子,这金玉楼的生意便一日不如一日,不是奴才不擅长经营而是满玉楼实在是太过厉害,这金玉楼往昔可并非如此啊。”

    洛冰婧闻言更是气恼不已,就在此时突然自对面的满玉楼跑过来一个厮,对着肖三金道:

    “二掌柜的,金玉楼可还有镇店之宝,主子吩咐这两日要尽快将金玉楼之中的珍贵之物搬运至满玉楼。”

    肖三金面色煞白,上前扬起肥猪手狠厉的甩在那厮脸上,叫骂道:

    “金玉楼东家在此,你休要污蔑与我,还不快滚。”

    那厮被肖三金打的身形趔觉,一张脸面瞬间肿胀起来,吐出一口血沫子偷瞄了一眼洛冰婧主仆三人,立马迅速离去。

    洛冰婧眼眸幽深已知其中猫腻,若她猜测的不错这满玉楼的主子必定是水姨娘,计上心头水姨娘居然敢对金玉楼釜底抽薪,她若不让水姨娘扬名岂不是对不起水姨娘的良苦用心。她定要水姨娘竹篮打水一场空,洛冰婧突然拿起柜台上的算盘朝着肖三金的脑袋砸去,道:

    “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敢将金玉楼的财物往外搬运,金玉楼会成这般模样原来是出了家贼,云青速速去报官本姑娘要捉贼。”

    肖三金慌张上前阻拦支支吾吾道:“万万不可二姑娘万万不可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