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98章 归于平静后日及笄

时间:2018-02-18作者:半折扇

    “送客。”

    洛冰婧气息昂长道,遂转身不在去看镇南侯。

    镇南侯跨步上前,侯宇辉闪身挡在洛冰婧身前道:

    “还望侯爷早些离去,若真撕破脸面只会落的两败俱伤的局面。”

    靳国公老夫人将手中瓷杯砰的一声放在桌面,眼神发寒直瞧的镇南侯背脊发怵,但闻靳国公老夫人道:

    “老身这几年吃斋拜佛性子平和了许多,但不表示老身没了脾气,婧儿不宜做之事,不如由老身来代为执行,来人呐将镇南侯与那贱妾请出穆府若不识相便乱棍打出穆府,一切罪责皆有老身担着。”

    洛昌平虽未尝试过靳国公老夫人的厉害,但知道靳国公老夫人的威仪到做到,穆伯爵爷便是活生生一个例子。

    镇南侯面色阴沉衣袖微甩不曾言语转身离去,水姨娘当下便一瘸一拐紧随其后。

    “宏文,你便送齐安侯夫人与安姑娘一道离去,看在姑祖母的面上莫在此逗留。”

    靳国公老夫人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道,眼眸之中闪着复杂之色,瞧向侯宇辉、侯宏文、洛冰婧、安元香、闫香无人。

    侯宏文起身道:

    “姑祖母有所吩咐宏文在所不辞,宏文就此离去叨扰洛姑娘许久实在是歉意,安夫人、元香我送你们二人离去。”

    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皆是面色不虞,不愿就此离去,但闻侯宏文如此道无奈起身出了花厅。

    靳国公大夫人坐立不安,实在忍耐不住道:

    “老夫人,这墨玉之事您可曾告知了侯爷与叔等人,这墨玉乃是靳国公府的御赐之物并非凡品,这本该作为靳国公府传家之物,岂能赐给表姑娘这,这,这岂不是不顾靳国公府子孙后代。”

    靳国公大夫人此言一出,靳国公老夫人瞬间便寒了面色,直直的看向靳国公大夫人道:

    “你这是在怪老身,这墨玉乃是老身地位权势的象征并非是靳国公府之物,这墨玉老身还是有权利做主赏赐给谁,老身年迈了顾忌便少了许多往后这靳国公府之事老身便不在插手,这靳国公府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靳国公老夫人此番话一出,靳国公大夫人立马慌了神,噗通一声朝着靳国公老夫人跪了下去,悔恨道:

    “祖母孙媳知错,祖母可不能不管孙媳妇啊,若祖母撒手不管靳国公府之事,孙媳可还会有活路,孙媳知罪还望祖母责罚。”

    靳。紧随着靳国公大夫人一道朝着靳国公老夫人跪了下去,声音细弱蚊蝇害怕道:

    “还望曾祖母恕罪。”

    洛冰婧见此情形便将墨玉掏了出来,递于上前道:

    “外曾祖母此物婧儿受之有愧还望外曾祖母收回。”

    闫香这厢刚回来诊治完脸颊便闻洛冰婧所言,紧忙上前两步道:

    “洛姑娘这靳国公老夫人赐给你的物件便是你的了,岂有归还的道理,这长者赐不能辞。”

    闫香上前握住洛冰婧手执墨玉的手,将洛冰婧手中的墨玉紧握在洛冰婧手心之中,与洛冰婧二人面对着面俏皮的眨着眼向洛冰婧使着眼色。

    侯宇辉亦是上前劝阻道:

    “表妹这乃是曾姑祖母的一番心意,表妹难不成是被气糊涂了这是要糟蹋曾姑祖母的心意。”

    靳国公大夫人暗恨道,这闫香与侯宇辉二人怎地如此不识眼色,这洛冰婧马上要将墨玉奉还给老夫人,二人居然敢上前阻拦,真真是气煞她了。

    靳国公老夫人站起身来由格尔妈妈搀扶着行至洛冰婧身前道:

    “这墨玉乃是老身赐予你的,你留着便是莫要推辞,老身若记得不错后日便是婧儿的及笄之礼,这墨玉便是送与你的贺礼。”

    洛冰婧突然朝着靳国公老夫人跪了下去,实实在在的对着靳国公老夫人磕了三个响头。

    侯宇辉听闻洛冰婧后日便及笄,既兴奋又失落。

    闫香凑上前去道:

    “后日莫忘了邀请我。”

    靳国公老夫人略有深意的看了洛冰婧、侯宇辉、闫香三人一眼,便由格尔妈妈扶着出了花厅,姜院首掠着胡须与靳国公老夫人并排走着,但闻靳国公老夫人嘴里低喃道:

    “皆是孽缘啊。”

    靳国公大夫人遂起身,恼怒的瞪视了一眼洛冰婧便快步随靳国公老夫人离去。

    靳,歉意的看了一眼洛冰婧,言语之间有着自责道:

    “洛姑娘莫怪我娘亲,在这我向洛姑娘赔罪了。”

    靳,面色嫣红不待洛冰婧有所回应,便跑追上靳国公大夫人。

    洛冰婧见花厅之中只剩了他们三人,便疲惫开口道:“世子爷劳烦你将闫姑娘送回府邸,冰婧感激不尽。”

    侯宇辉闻闫心疼的看了一眼洛冰婧,道:

    “表妹放心,我定会向闫伯爵爷与福硕公主解释清楚闫姑娘这伤是何处来的。”

    闫香本还处在欣喜之中,但闻侯宇辉所言顷刻间一盆冷水自头顶浇下瞬间便冷彻心扉,嗔怪道:

    “你将我当成了什么人,你意思我这伤如何来的我还不知道向父亲与母亲如何道了,你放心便是我不会诬赖洛姑娘,本姑娘就此告辞不必相送。”

    闫香神色受伤,逃也似的离开穆府。

    洛冰婧轻叹一声,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下便催促道:

    “你还在这站着作甚,还不速速前去护送闫姑娘回府。”

    侯宇辉眼神幽怨的看向洛冰婧,若不是看在今日乃是她乔迁府邸的份上,他岂会容她这般使唤,都怪他脾性温和。

    洛冰婧理也不理侯宇辉哀怨的神情,转身朝着后院而去,不知娘亲现在如何了。

    闫香一路跑出了府门踏上闫伯爵爷府的马车,立马吩咐车夫迅速离去,心中却是将侯宇辉给骂翻了天。

    侯宏文并未将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送回齐安侯府,而是将二人送上马车便转身离去。

    安元香将手中锦帕当做洛冰婧一般撕扯,眼神毒辣,气急败坏道:

    “娘亲,宏文是不是被洛冰婧那个贱人给迷惑住了,靳国公老夫人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还不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