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95章 孰是孰非

时间:2018-02-14作者:半折扇

    侯宏文低声道:“宇辉你过了。”

    侯宇辉抬手敷上侯宏文的手,将侯宏文的手掰了下来,开口道:

    “宏文,你该了解我,知我为何会如此,还有表姑母与表妹乃是受害之人,你我本就亏欠表妹弥补相助她一番有何妨。”

    侯宏文当然知晓侯宇辉的心结,当下便对洛冰婧的好感降到了极点,若不是洛冰婧引诱住了宇辉,今日宇辉便不会如此失态。

    穆伯爵爷被侯宇辉一番言论调侃的面色铁青,镇南侯与焦氏水姨娘三人的面色同样好不了哪里去,毕竟被人直指妾室与庶女身份极其伤其脸面,镇南侯怕的便是传出宠妾灭妻的帽子,他不是穆伯爵爷有那般魄力。

    靳国公大夫人本想坐视不管,但瞧着厅中这一幕深有感触她与穆氏的命运何其相似,她二人皆是当家主母嫡妻正室不假,可都是不被夫君喜爱的那一人,镇南侯与靳国公一般都迷失在姨娘的温柔乡之中,让她受尽了安氏的欺辱,连带着女儿被一个低贱的庶女爬到了头上。

    靳国公大夫人平日里便不喜打扮,若不是众夫人都识得她定是会鄙夷此人穿着朴素,靳国公大夫人不爱出风头,端坐的位置乃是在右上首的后方,到并不是分寸附和自身身份,焦氏等人一直没发现靳国公大夫人的存在,当下便闻靳国公大夫人温婉之中带着清冷道:

    “本夫人万万没有想到穆伯爵爷与焦氏不将皇上的旨意放在眼中,不将靳国公府放在眼中,焦氏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姨娘,穆伯爵爷却将焦氏当做玉清的母亲,将一个庶女当做玉清的嫡亲妹妹,这焦氏何时抬得正室靳国公府怎地不知,穆伯爵爷可上了奏折皇上可是批准了,还有刚才焦氏辱骂三姑母一事,本夫人定当禀明老夫人,请老夫人替三姑奶奶做主。”

    靳国公大夫人的一番话,惊了焦氏与水姨娘一跳,众人齐齐朝坐在不起眼位置的靳国公大夫人瞧去,但见靳国公大夫人端坐在梨花木镂空背椅之上,旁边坐着一位身着水蓝色长裙的少女,靳国公大夫人面色不悦,显然是被刚才穆伯爵爷与焦氏所气到了。

    靳国公大夫人见众人瞧向她,便仪态端庄起身,道:

    “玉清乃是靳国公府的表姑娘,穆伯爵爷府不相护着没关系,靳国公府无论何时何地都是玉清的靠山,孰是孰非并非是穆伯爵爷与镇南侯二人的单面之词,不妨众位来听听玉清与婧儿怎么道,本夫人可是知晓昨日老夫人可是去了镇南侯府,在场之上可是不少。”

    洛冰婧眼眸深邃,自她重生以来她好似忘了前世的遭遇一般,是不是她现在活的太过舒心了,将前世几十年历练出的性子都给懒散没了,所以才会容忍此等人在她眼前上蹿下跳,当下洛冰婧气势全开,让人猛然一震凤眸圆睁自带威仪,道:

    “母亲不便的,不妨由我这个女儿来道一番,水姨娘与父亲一道设计母亲,险险将母亲给掐死,大家可曾听闻过无孕产,可曾见到过为了一个姨娘要将正室给掐死的,水姨娘等人一而再再而三构陷与母亲,今日还不知廉耻前来装扮白花惹人同情,若是大家不信可知道姜院首,想必在座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姜院首为人耿直正是姜院首为水姨娘诊断出的无孕,水姨娘与父亲多母亲咄咄相逼,若是母亲不与父亲和离便是死路一条。”

    镇南侯与水姨娘二人面容羞愧难当,镇南侯将水姨娘放下径直朝着洛冰婧走了过去,愤怒之余扬起手臂便要掌掴这个不孝女。

    洛冰婧虽是世家千金不假,自前些时日拾起前世三脚猫的功夫,虽不能与镇南侯相对抗,但在镇南侯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躲闪还是能躲闪开的。

    当下洛冰婧便错身闪开,闫香闻刚才洛冰婧所言,已在心底为镇南侯打上了渣男渣爹的标签,当下看到镇南侯掌掴洛冰婧的情形,内心耿直的她立马相忍不住,大跨步朝着洛冰婧与镇南侯所在的位置而去,洛冰婧是巧妙的躲开了,镇南侯的这一巴掌可是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闫香脸颊之上。

    顷刻间闫香右侧脸颊便高高肿起“呸。”闫香护着右侧脸颊吐出一口血沫,身形歪斜幸好被身后的一位贵女扶住了身形,当下闫香抬起脸颊眼眶之中水汪汪一片,泪珠子还在眼中打着转转,看向镇南侯愤怒道:

    “镇南侯你掌掴本姑娘作甚,本姑娘可是没招你惹你,更不是你的嫡女,你这一巴掌可是将本姑娘险些打死。”

    洛昌平面色扭曲,他怎会知晓这个闫姑娘会窜出来挡在洛冰婧身前,当下更是将洛冰婧给厌恶至心底,这闫姑娘可是大有来头,父亲乃是闫爵爷母亲乃是当今太后的义女福硕公主,虽是义女不假可这福硕公主的生身父亲乃是战死的异姓王潇王,母亲乃是番邦的部族公主。

    在场之人都识得这闫香,有些看不过镇南侯所作所为的贵夫人皆是掩嘴偷笑,这一巴掌可在打在了刀尖上,这闫姑娘可是闫爵爷与福硕公主的宝贝疙瘩,这若是闹起来镇南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闫香只觉得镇南侯这一巴掌是要打死洛冰婧,她的脸颊只是话便一抽一抽的疼,不知道会不会就此毁容,不知道现在会是一副何等的狼狈模样,若是被侯宇辉给瞧见会不会嫌弃她。

    当下便朝着侯宇辉瞧去,见侯宇辉目光瞧向她,立马抬起衣袖遮住脸颊,此等模样是万万不能留与侯宇辉心中。

    穆氏见此立马吩咐身边婆子前去相请大夫,这闫姑娘虽是被洛昌平所伤不假,但是替婧儿所挡的货心中对闫香甚是感激。

    洛冰婧心中微微动容,闫香虽言语冷了些,但她确确实实是一个心肠正值热心相助她人之人,与前世一般闫香愿为她挺身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