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93章 让人不痛快?

时间:2018-02-13作者:半折扇

    “水姨娘可还满意姐姐的力道,既然水姨娘要求姐姐责罚你,姐姐岂有不成全之理,若水姨娘下次还有这样的请求不妨告之姐姐。”

    穆氏的一番话将众人雷的里焦外嫩,合计半天这是穆氏好心来成全水姨娘的请求的,水姨娘面容肿胀,捂着胸口倒在青石地板之上滚来滚去,嘴角支支吾吾的道:

    “疼。。姐姐好狠的心。。居然下如此重手。。姐姐这般是想谋杀了妹妹。”

    焦氏被石竹与云青二人强行按压在座椅之上,瞧着穆云水的惨状,一直在那破口大骂诅咒穆氏道:

    “穆玉清你这个杂、碎,你好狠毒的心思,在穆伯爵爷府你仗着嫡女的身份欺压水儿,到了镇南侯府你仗着镇南侯夫人的位置打压水儿母女,现在你居然敢在众夫人在老身面前虐待水儿,你简直无法无天你当老身是死人不成,怪不得你那死人娘会早早离你而去,那是因为你毒如蛇蝎损了她的阳寿。”

    焦氏口不择言将早已逝世的靳氏给辱骂在其中,本还同情她们母女遭遇的众夫人与贵女们立马变了神色,这焦氏乃是一个侍妾,直到现在焦氏还并非是正儿八经的夫人,一个侍妾居然敢辱骂已逝的先夫人,乃是犯了众人的忌讳,在座的可都是嫡夫人。

    齐安侯夫人暗骂道,这焦氏与水姨娘怎会如此蠢笨,一个不经脑子扮白花,这副打扮蒙骗镇南侯还行,对众夫人可是半点不起作用,若是适得其反还会被众人所唾弃,另一个则是不知自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口出狂言辱骂嫡夫人,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洛冰婧自桌面上到了一杯热茶,端着朝着焦氏走去,嘴里道:“焦姨奶奶怕是口渴了不,婧儿请你喝茶。”

    焦氏转而看向直直朝她前来,眼眸冰冷的洛冰婧,当下便不自觉的向后仰躺这身子道:

    “你,你别过来,我不渴你休要设计与我。”

    洛冰婧冷笑一声,在焦氏身前站定,端起茶杯直直的朝着焦氏嘴边喂了过去,这茶水现在还在冒着热气。

    焦氏被石竹与云青二人钳制住动弹不得,洛冰婧眼眸冰冷犹如利刃直直的逼视着焦氏,猛然将一杯热茶灌入焦氏口中。

    嘴里道:“焦姨奶奶请喝茶,这茶可不是白喝的,婧儿希望焦姨奶奶喝了这杯茶嘴角能干净些,莫在冒犯外祖母,逝者已逝岂容焦姨奶奶如此作践。”

    焦氏立马被烫的手脚挣扎,上半身被石竹与云青二人钳制着,下半身则是被洛冰婧巧妙的给抵在座椅之间,瞬间焦氏便被烫的流出两行泪珠子。

    众人对洛冰婧此行径睁一眼闭一只眼,毕竟这焦氏着实该教训一番才是,闫香此刻看向洛冰婧的眼神分外欣赏十分赞同洛冰婧的这一举动。

    安元香今日乃是打扮的人比花娇,嫩黄色百褶裙,外罩水粉色纱衣本想着能与宏文哥哥二人郎才女貌,谁知宏文哥哥在府门前居然对洛冰婧生了兴趣,本就不喜洛冰婧挡了她的二皇子妃,加上今日侯宏文对洛冰婧的态度,当下讥讽道:

    “洛二姑娘的待客之道真是让人钦佩不已,再怎么焦氏都是洛二姑娘的长辈,洛二姑娘这般对长辈乃是忤逆不孝,洛二姑娘这是将世俗置身事外唯吾独尊了。”

    闫香最看不惯的便是安元香,当下便起身上前两步道:

    “安大姑娘莫不是支持姨娘对主母不敬,莫不是支持姨娘辱骂主母,本姑娘还真不知晓安姑娘乃是嫡出居然会这般护着妾室,若是不知的还以为安姑娘乃是妾室所生。”

    安元香面色羞红,纤纤玉值抬起指着闫香道:

    “闫香你休要中伤与我,我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难不成闫香瞧着洛姑娘持强凌弱不敬长者这般是对的”

    洛冰婧放下瓷杯,转过身来直视着安元香不屑道:

    “安大姑娘你可知何为长者何为强何为弱,冒昧询问一句安大姑娘你可将你府中的姨娘看做是长辈,可是见着了你府中的姨娘要行礼问安,你可见弱者敢在她人府邸撒泼打骂,安大姑娘的认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安元香气结花枝乱颤,众人皆是对安元香指指点点,齐安侯夫人见此低喝道:

    “元香不得无礼。”

    安元香眼眸微红,怒甩衣袖转身回到齐安侯夫人身边,她不能再众人面前失了仪态将来她可是要做二皇子妃之人。

    。。

    “水儿。”

    但闻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自花厅面前传来,镇南侯快步上前搀扶起躺在青石地板上的穆云水,瞧着穆云水此刻的凄惨模样,双拳紧握抬起眼眸朝主位上的穆玉清看去,眼神毒辣恨不得将端坐在主位上的穆玉清给撕碎了。

    水姨娘抬起肿胀如猪头的脸颊,眼神凄惨的看向镇南侯,微弱且深情的唤道:

    “侯爷,你总算来了,妾身以为再也见不到侯爷了,妾身无能被姐姐打成这番模样,亦是没能消了姐姐的气,请侯爷责罚妾身。”

    镇南侯将穆云水抱起,站直身子一声怒吼道:

    “穆玉清,你胆敢伤水儿至深世间怎会有你这般心狠手辣的女子。”

    穆氏轻蔑的看着镇南侯并不起身,而是嘲讽道:

    “不知侯爷大驾光临有何事,若无事便请带着你的姨娘离去,穆府庙容不下侯爷这尊大佛。”

    众夫人皆是鄙夷的看向镇南侯与水姨娘,众位都是当家主母当然是看不得镇南侯如此护着一个妾室,这镇南侯这般表现分明是宠妾灭妻怪不得穆氏与镇南侯和离。

    穆伯爵爷与侯宏文侯宇辉这厢刚刚赶来,谁知还未踏进花厅便听到镇南侯与穆氏的一番话,几人不由得微皱眉头。

    洛冰婧上前阻挡了镇南侯看向穆氏的视线道:

    “不知父亲前来是为何,婧儿不记得邀请了水姨娘与父亲前来,今日乃是母亲与女儿乔迁府邸的大喜之日,还望父亲能大人大量莫在此让众人不痛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