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92章 穆氏怒打小白花

时间:2018-02-13作者:半折扇

    水姨娘生怕洛冰婧将她假孕诬陷穆氏一事给道出,急忙出言道:

    “二姑娘千错万错都是姨娘之错,还望姐姐与二姑娘能不计前嫌回镇南侯府,姐姐与二姑娘愿打愿骂我皆会听之任之。”

    水姨娘一番话深明大义立刻彰显的穆氏不明事理,众夫人当下便对穆氏言语上有些指点,穆氏怒极反笑,水姨娘还真将她当成了软柿子不成,任由她污蔑拿捏,当下便出声道:

    “水姨娘可的是真的,任由本夫人打骂绝不反手?”

    ……

    侯宇辉熟门熟路朝着待客厅而去俨然将自己给当做了穆府的主子,侯宏文则是一道与镇南侯和穆伯爵爷由厮引领穿过水池行至待客厅。

    众位大人见来人是世子爷,当下便围了上来,其中一位留着山羊胡身材瘦的大人上前恭维道:

    “世子爷不仅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还是一副热心肠实在是让下官钦佩。”

    此人乃是潇郎中为人滑脱惯会溜须拍马,众位大人皆是鄙夷的看向潇郎中,若不是因着潇郎中的胞妹进宫被封为常在,潇肖怎会位居郎中之位。

    潇郎中的一番话侯宇辉很是受用,当下便畅怀大笑道:

    “过谦了,虽爷真的是京都城出了名的风流倜傥冠绝京都,这话放在心里就成,不必时常拿出来炫耀,潇郎中切记切记。”

    来者皆是正三品以下的官员,当下便簇拥着侯宇辉向主位走去,谁知正在此时厮高唱道:

    “恭迎二殿下、镇南侯、穆伯爵爷。”

    众位大人立马转了方向,朝着厅门瞧去,但见二皇子侯宏文率先走在首位跨进厅堂,穆伯爵爷其次镇南侯未尾。

    “下官恭迎二殿下。”

    众大人皆俯首恭敬道,侯宇辉则是转身笑脸相迎道:

    “宏文,请。”

    对于镇南侯与穆伯爵爷侯宇辉选择无视,穆伯爵爷不做停留径直朝着上首座而去,撩起衣袍端坐在右上首,穆伯爵爷不是狂妄之人,这左上首乃是二皇子的位置。

    侯宇辉眼眸微眯,对于穆伯爵爷的行为一笑而过,侯宏文微微蹙眉宇辉这行径怎地比他还要像是洛冰婧的未婚夫婿。

    镇南侯则是性子急切,上前拦住一位厮询问道:

    “穆氏现在在哪,快引领本侯前去。”

    厮乃是靳国公府之人,还跟着靳国公老夫人大闹了镇南侯府,虽镇南侯不识得他,可是他识得镇南侯啊,当下便恭敬道:

    “侯爷,夫人在女眷之处招待众夫人贵女,侯爷前去怕是不妥吧,侯爷前来恭贺心意到了便是,奴才定当回禀给夫人侯爷的一番心意。”

    镇南侯面色一冷,上前便是一脚相踹在厮身上,怒喝道:

    “你这个狗奴才胆敢不将本侯放在眼里,本侯的话你岂敢不听从还不快引领本侯前去寻找穆氏。”

    众大人皆心中清明,这镇南侯与穆氏和离今日又如此气势汹汹前来穆府,怕是前来寻穆氏不痛快的。

    穆伯爵爷眼眸不喜看向镇南侯,却没开口冷眼旁观。

    侯宇辉面色一禀,上前挡在厮身前道:

    “侯爷,若你是前来恭贺表姑母乔迁府邸的爷我将你待为上宾,若侯爷前来惹是生非的莫怪爷对侯爷不敬。”

    镇南侯面色铁青,这义亲王世子三番五次坏他好事,虽对侯宇辉怀恨在心,但碍着老义亲王镇南侯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意道:

    “世子爷怕是有所误会,今日本侯前来是迎回穆氏,这镇南侯夫人的位置还是穆氏来当,本侯前来并非惹是生非。”

    众大人皆是面露狐疑之色,这昨日刚刚和离今日便来迎回穆氏,还有这镇南侯不情不愿的模样,怕是其中另有隐情。

    穆伯爵爷自上首起身,清冷出声道:

    “即使如此,还不派人带路前去寻玉清,还呆愣在这作甚。”

    镇南侯对穆伯爵爷有一丝惧怕,不知为何这些年来每每见到老岳父镇南侯便浑身不自在,当下便低声答道:

    “是,婿立马前去寻玉清。”

    侯宏文则是拉过侯宇辉,声询问道:

    “快带我去寻洛冰婧等人,莫错过一场好戏,若我所猜测不假,怕是父皇给镇南侯施压了。”

    侯宇辉一拍脑袋,他怎地就没想到真是个榆木脑袋,当初穆伯爵爷不就是被靳国公老夫人给压制住了吗,镇南侯与表姑母和离靳国公老夫人岂有坐视不管之理。

    。。

    穆氏自上首起身,轻移莲步一步一步慢悠悠的朝着水姨娘走了过去,但见穆氏面容平淡无波并未有怒气,穆氏越是这般平静水姨娘越是心惊,强制镇定道:

    “姐姐,妹妹所言当真,若姐姐惩处了妹妹能与侯爷破镜重圆,妹妹甘愿受罚绝无任何怨言。”

    洛冰婧气恼,这水姨娘越是这般道越是体现她自个的知书达理,反衬着娘亲的无理取闹不识时务,当下便要上前开口争辩,谁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中,穆氏二话不上前便是对着水姨娘一记响亮的耳光。

    焦氏震怒不已,走路生风裙摆四荡开来朝着穆氏冲了过去,洛冰婧立马吩咐道:

    “还请焦姨奶奶位居坐下首,石竹云青还站着作甚扶焦姨奶奶入座。”

    石竹与云青二人对望一眼,立马上前一左一右架住焦氏道:

    “焦姨奶奶请上座。”

    焦氏怒目相视道:“贱婢还不将我速速放开。”

    石竹与云青二人充耳不闻,面容笑容恰到好处二人暗中使劲,将焦氏稍稍架离地面朝左下首而去,由于裙摆过长众人无从发现,焦氏破口大骂道:

    “贱婢还不速速将本夫人放下来,贱蹄子岂有此理。”

    水姨娘此时还处在呆愣之中,嘴角流出血迹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穆氏。

    穆氏轻扯出一抹笑意,在众人惊呆的眼神之下朝着水姨娘接连甩了数十个耳光,不仅如此好似还不解气抬脚便是相踹在水姨娘的波涛汹涌之上这才作罢,霸气转身朝上首位而去,坐定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