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90章 各方人马齐聚府门

时间:2018-02-11作者:半折扇

    水姨娘被勒的生疼,却强忍着不敢发出声来。

    ……

    辰时三刻便有宾客陆续登门拜访,但见一辆‘香车宝马’停靠在穆府府门前,一股浓重的脂粉香气扑面而来。

    侯宇辉与洛冰婧二人眉头微皱,这熏死人的香气怕是闫爵爷府的嫡出二姑娘闫香,这闫香生来便有狐臭,为之掩盖狐臭气味每日里将自个熏成香气十足行走的香包。

    马车停靠稳妥,便有丫鬟上前跪伏在地面,洛冰婧强忍着刺鼻的香气迎了上前。

    闫爵爷府不亏是开钱庄珠宝行的,这闫二姑娘的马车可是晃人眼目,马车四周皆镶嵌着各色宝石,不仅如此这马车轮轴之上居然还镶嵌着蓝宝石,这价值几百两甚至几千两银子的宝石在闫二姑娘这好似寻常石头一般不值钱。

    但见一双玉手执起绫罗绸缎的马车帘,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不似马车所传出来的浓香,这股香清淡雅致。

    洛冰婧抬眼瞧去,但见一张芙蓉美面出现在眼前,身姿纤细玉肤胜雪青黛娥眉幽深杏眼,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闫香的鼻梁微微下塌。

    “你是冰婧?宏文哥哥的未婚妻,样貌一般身材太过扁平,但瞧着不碍眼,不似安元香矫揉造作。”

    闫香轻启朱唇将洛冰婧品头论足一番,由丫鬟扶着下了马车,并未前去踩踏跪伏的丫鬟。

    洛冰婧不知是欣慰居多还是感触居多,前世闫香如了深宫位居一品皇贵妃,不过闫香并不倾心侯宏文,至死仍是处、子之身。

    洛冰婧轻扯出一抹轻笑道:

    “闫二姑娘谬赞,多谢闫二姑娘今日能前来,请进府邸。”

    洛冰婧对闫香生不出敌意,前世若不是闫香多次相助,她怕是活不到寿终正寝便夭折了,对于闫香一两句挑衅的话并不放在心上。

    闫香远远便瞧见侯宇辉,当下便冷哼一声指着侯宇辉娇喝道:

    “哼!你这混蛋怎地也在。”

    侯宇辉立马上前却是绕过闫香朝着洛冰婧而去,遂转身对着闫香道:

    “爷我不与女人计较,莫在左一句混蛋右一句混蛋,表妹你可要相信我的清白,乃是闫香这女人泼辣胡搅蛮缠。”

    闫香眼眸之中伤过不悦之色,尤其是看到侯宇辉急切像洛冰婧解释的模样,心中更是不喜。

    洛冰婧瞧着闫香的模样,立马想起前世侯宇辉死了不久之后,闫皇贵妃闫香便郁郁寡欢不治而亡。

    洛冰婧猛然一怔,难不成闫香倾心的乃是侯宇辉。

    闫香眼眸之中带有警告,道:

    “洛姑娘你已是身有婚约之人,莫与男子走的太近以免毁了名声。”

    洛冰婧更加肯定她的猜测果真不假,怪不得前世自侯宇辉战死之后,闫皇贵妃每每都会在侯宇辉战死的宫门前停留徘徊许久,去世的前一天一直坐到深夜入睡才被奴才们给抬回了宫殿,第二日便在未醒来。

    闫香气恼的看了一眼侯宇辉便转身进了穆府,洛冰婧立马与侯宇辉拉开距离,道:

    “世子爷,可否告知你与闫香姑娘你们二人情谊如何。”

    侯宇辉紧跟上前两步,道:

    “表妹你莫误会,我与闫大公子乃是手足兄弟的交情,闫香我只当她是妹妹再无其他。”

    “微臣拜见世子爷。”

    一道声音打断了侯宇辉与洛冰婧二人之间的僵持,洛冰婧立马凑次机会离侯宇辉远远的。

    侯宇辉不悦的看向京兆尹许大人,清冷出声道:

    “许大人赏脸登府恭贺,实乃爷的荣幸,许大人请。”

    许大人年过半百,两鬓已有白发,因着中年发福许大人整个人瞧上去白白胖胖的,此时一副呆愣的神情更是喜气。

    洛冰婧立在一旁不言不语,许大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迷糊糊进了穆府,心下却道这洛姑娘与二皇子身有婚约,怎地世子爷是来代替二皇子提他为洛姑娘迎接宾客的,一定是这样。

    靳国公府所来之人乃是靳国公大夫人与嫡三姐,母女二人与洛冰婧简单交谈两句便进了府邸。

    刚送进去第六十五位宾客,洛冰婧与侯宇辉二人只觉得口舌发干,不知还有没有前来的宾客,这格尔妈妈是否忘了给他们留下一副名单。

    待二人想要进府之时,一阵马车的滚滚的声响传来。

    二人立马瞧去,但见侯宇辉与洛冰婧齐齐变了脸色,走在前排的乃是二皇子府邸的马车,后面一排的则是齐安侯府的的马车。

    这厢两府马车还未停下,便自另一方向迎面而来两辆马车,顷刻间洛冰婧拉长了脸面。

    镇南侯府邸与穆伯爵府邸的马车并排前来,洛冰婧心道这瘟神都聚集在一起了,要来一个不少都来了。

    但见马车帘同时掀开,洛冰婧与侯宇辉二人立在府门前完全没有上去迎接的意思。

    几方人马皆是一愣,尤其是镇南侯洛昌平拿捏不准二皇子前来所谓何事。

    几方人马面面相窥,洛冰婧与侯宇辉二人对视一眼,转身就要进入府邸。

    “宇辉,你这是要去哪。”

    “洛冰婧你眼中可还有我这个父亲。”

    齐安侯夫人与镇南侯同时开口道,侯宏文则是饶有趣味的看着洛冰婧与侯宇辉。

    洛冰婧顿住身子,转身回道:

    “父亲这般话的,父亲你不仅在婧儿眼中更是在婧儿心中,昨日父亲的话难不成忘了,父亲能忘婧儿可是不敢忘,昨日父亲刚刚将婧儿赶出了镇南侯府与婧儿断绝父女关系。”

    洛冰婧一番话下来,将镇南侯道的面色涨红眼眸喷火。

    侯宇辉不悦看向齐安侯夫人,道:

    “不知齐安侯夫人有何指教。”

    齐安侯夫人气结,她是他姨母又并非是他的仇人,这吃里扒外的东西与洛冰婧这个贱人走的如此近是要气死她不成。

    一道沧桑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自穆伯爵爷府马车之上传来道:

    “去将穆玉清唤来迎接老夫。”

    洛冰婧闻言眼眸冰冷无比,此人乃是她的外祖父穆伯爵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