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9章 脸皮极厚侯宇辉

时间:2018-02-11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狐疑的瞧着脸皮极其厚的侯宇辉,这家伙刚才那势头简直如过无人之境,这岂止是擅闯府邸简直是强闯府邸。

    碍于今日有求与他,当下便遣散围着侯宇辉的护院,这护院乃是昨日外曾祖母特意送来的,据格尔妈妈道‘这些人并非京都人士,乃是自宜州前来。’不识得侯宇辉这个世子在所难免。

    “表妹,你是自那寻来的这些蛮人,若不是爷我武艺高强身手敏捷,你这府邸爷我还真要被阻拦在外。”

    侯宇辉凑上前去,与洛冰婧之间只隔了石竹一人,若不是石竹瞧着世子爷马上要贴姑娘身上,立马阻隔在二人之间,怕是现在世子爷已与姑娘二人面对面了。

    洛冰婧稍稍后退两步,道:

    “世子爷,这护院乃是外曾祖母派来的,世子爷可是对这护院不满意,若不是这护院阻拦着怕是世子爷要冲到了母亲院中。”

    侯宇辉脸色微微忸怩道:“表妹甚,爷我并非那登徒浪子,表妹表姑母可好。”

    侯宇辉将脸瞥向一旁,看向院落水池中的水仙花,好似入迷一般漪来缓解尴尬之意。

    穆氏此时自院中迎了出来,今日穆氏比往昔多了两分洒脱之意,趁的整个人愈发精神,侯宇辉见过穆氏几回,每次瞧见穆氏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今日的穆氏倒是让侯宇辉眼前一亮,这表姑母细看之下与表妹有六七分相似。

    穆氏目光柔和笑脸相迎,半伏腰身道:

    “世子爷大驾光临鄙府蓬荜生辉,婧儿若有冲撞之处还望世子爷莫要与她计较才是。”

    侯宇辉跨步上前,紧忙将穆氏扶起身来,道:

    “表姑母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您怎可对侄行礼真乃是罪过。”

    洛冰婧强忍着笑意,这那还像是当初在南雀大街与赵三姑娘对骂对打的侯宇辉,这般瞧着侯宇辉违和感十足。

    穆氏只听闻过侯宇辉的顽劣事迹却从未见过,见了几回这世子爷都是彬彬有礼待人和善,完全不像是外界所传闻那般,闲言碎语不可信也。

    穆氏慈爱的目光瞧得侯宇辉拘谨了不少,洛冰婧实在相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道:

    “母亲,女儿与世子爷有要事相商,母亲不如收拾一番去前院待客厅,这世子爷都登府了,其他宾客怕是也该到了。”

    穆氏瞧着洛冰婧与侯宇辉的眼神十分暧昧,道:

    “好……”

    完便转身离去,洛冰婧却是傻了眼了,娘亲不会误以为她与侯宇辉有什么吧。

    穆氏打心底喜欢侯宇辉,甚觉侯宇辉与婧儿到十分般配,二人年龄相仿,侯宇辉长的一表人才为人谦恭有礼,待婧儿十分好瞧着侯宇辉瞧婧儿的眼神那都是带着爱慕之意。

    穆氏越想越是舒心越是觉得婧儿与侯宇辉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表妹,表姑母待人真是温和,不知表妹与我有何事相商。”

    侯宇辉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瞧着又上前挡在他与表妹之间的石竹十分碍眼。

    洛冰婧轻移莲步朝府门而去,遂道:

    “劳烦世子爷替鄙府迎接宾客,不知世子爷意下如何。”

    侯宇辉闻言喜不自禁,眼眸之中微微发亮,拔腿追了上去道:

    “承蒙表妹看的上眼,表妹你我乃是表亲本就该是一家亲。”

    洛冰婧不在理会侯宇辉的疯言疯语,径直朝前走去,二人并排而行,虽无言语但却十分协调自在,二人穿过花廊经过三道院门,一清池、绕过花圃,在经廊门来到府门之处。

    “表妹府中景色甚是优雅,不知是哪位园林大师所设计的,表妹可喜欢这种调调,我好将义亲王府改造成这般,待表妹将来嫁过去之时便不会觉得不适。”

    侯宇辉眼眸瞧向别处,自顾自的着,洛冰婧闻言面色羞红道:

    “莫要在胡言乱语,我何时过要嫁与你登徒浪子,若让护国大将军府之人听到,非要将你揍得不识东南西北。”

    石竹时刻警惕着世子爷,将侯宇辉当做那食人的白面老虎都不为过。

    云青则是眼眸微亮,姑娘现在与夫人一道居住在穆府,这身份自然而然降低了不少,再加上二皇子心系安大姑娘,逼迫姑娘退却亲事。

    若姑娘与二皇子退却了亲事,怕是无人敢向姑娘提亲,若世子爷对姑娘有意,别人不敢提亲可世子爷敢啊,当下便对侯宇辉好感十足。

    “表妹,难不成你还想着宏文,表妹你可知宏文心系元香,你若是嫁了过去只会独守空房,再加上元香对你的误解恨意,表妹这一生孤苦无依。”

    侯宇辉一惊一乍,立马好言相劝洛冰婧,生怕洛冰婧被侯宏文的一副好皮囊给迷住了眼。

    ……

    镇南侯一大早便梳洗穿戴整齐,面色铁青今日他若不将穆氏母女俩给接回府来,圣上定当不会轻饶了他。

    水姨娘面色幽怨,未施粉黛整张面容瞧上去憔悴了不少,眼眸微微红肿,今日倒不似往昔一般身着衣鲜亮丽,今日居然穿了一袭白衣,更加趁的水姨娘羸弱。

    “侯爷,都怪妾身,若不是妾身侯爷与姐姐又怎会生了间隙,若不是妾身想给冰洁一个得体的身份嫁入太子府,央求侯爷将妾身抬为平妻,侯爷又怎会与姐姐二人和离,侯爷妾身万万没想到姐姐居然会如此气,都怪妾身高看了姐姐,妾身跟随侯爷前去,到时妾身向姐姐赔罪任姐姐打罚出气,妾身定不会有半句怨言,妾身为了侯爷愿意忍辱负重。”

    洛昌平将水姨娘揽在怀中,心疼水姨娘如此懂事识大体之时,心中对穆氏的无理取闹肚鸡肠更是厌恶不已,若不是圣上不许,他是一刻都不愿看到穆氏那张死人脸。

    “水儿为夫定不会辜负与你,现在水儿虽受的屈辱,本侯定要穆氏百倍千倍奉还回来。”

    洛昌平眼眸阴狠,搂着水姨娘的手臂不自觉收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