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7章 迎来新生,祈福街穆府

时间:2018-02-09作者:半折扇

    穆氏闻言凄惨笑之,道:“侯爷还真是情深义重。”

    水姨娘与洛冰洁皆是面露狂喜,水姨娘得意的瞧向穆氏,穆氏瞧见了十分恶心,如今脱离了镇南侯穆氏有瞬间的迷茫。

    转身便对着靳国公老夫人深深的弯腰屈膝,道:

    “外祖母玉清愧对外祖母,若是玉清当年听外祖母的劝诫岂会落的如今下场。”

    靳国公老夫人慈爱的摸了摸穆氏的发髻,心酸道:

    “孩子走吧,今后便忘却了这前尘往事。”

    穆氏留下一行清泪,在起身的一瞬间擦拭干净,随着靳国公老夫人一道离去。

    ……

    穆氏与靳国公老夫人一道来到假山之处时,洛冰婧正在一旁瞧着请来的园林工匠在哪拆除假山。

    穆氏微愣,上前询问道:

    “婧儿你这是在作甚。”

    洛冰婧正全身心投入观看拆除假山之中,并未发现外曾祖母与母亲的道来,闻言立马回神道:

    “娘亲婧儿在拆除假山。”

    镇南侯与水姨娘洛冰洁三人随后赶到,镇南侯一声震天怒吼:

    “统统给本侯住手,滚出镇南侯府邸,洛冰婧你这个不孝女你是想气死为父不成。”

    洛冰婧无视镇南侯的暴怒,理直气壮道:

    “婧儿并非忤逆不孝要将父亲给气死,婧儿只不过在拿回娘亲的银两而已,父亲不会做哪克扣嫡妻陪嫁一事吧,这若是传扬出去,父亲的脸面往哪搁,婧儿这般做都是为了父亲为了镇南侯府的脸面着想。”

    镇南侯生生被洛冰婧的一番话气到吐血,指着洛冰婧怒火中烧道:

    “你给本侯与穆氏一起滚出镇南侯府,为父没有你这个不孝之女。”

    洛冰洁现在脸面还火辣辣的疼,哀怨的看着洛冰婧,嘴角扯得生疼瞋目切齿道:

    “父亲,二妹妹可是巴不得随着穆氏一道离去,恨不得将镇南侯府给搬空了才好,父亲她心中哪有父亲的存在,若不是姓洛洁儿深以为二妹妹是捡来的,与父亲相生相克来了。”

    洛冰婧眼眸瞬间冰冷无比瞧向洛冰洁,这洛冰洁原来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色。

    洛冰洁浑身发颤,却壮着胆子道:

    “二妹妹这般瞧着我作甚,难不成还要打我。”

    穆氏拉过洛冰婧,道:

    “婧儿莫要与人计较,委屈你了孩子随娘亲一道去穆府。”

    遂转身对着镇南侯道:

    “洛昌平莫在胡搅蛮缠,你去拿出二百二十万两银票来,你我二人从此再无任何关系,若不然休怪拆了你府假山毁了你的藏金之处。”

    镇南侯脸色青筋暴起,眼神锋利无比恨不得凌迟了穆氏,遂撩起衣袍咬紧牙关,肉疼无比朝假山而去。

    洛冰婧见此,吩咐下去道:

    “都停手,石竹前去付了工钱。”

    所来工匠都喜滋滋的领了工钱,这力气还未出就领了工钱,买上两壶酒回家与婆娘喝上两杯,想想都美。

    水姨娘与洛冰洁则是胆怯的离靳国公老夫人、穆氏与洛冰婧远远的,这身上的伤还疼着,以防她们在动手脚。

    洛昌平阴沉着面容,自假山之内抱着一个楠木包金边锦盒走了出来,递给穆氏无情道:

    “这锦盒之内是一百八十万两银票,剩余的四十万两银票等本侯周转一番在送去你府邸。”

    穆氏接过锦盒,抬手将锦盒打开细数了一番一百八十万两一分不少,镇南侯见此见都绿了,低喝道:

    “本侯还能诓骗你不成。”

    穆氏将锦盒递给洛冰婧,眼神再无一丝爱恋之意,清冷道:

    “这钱财还是点清了好,莫出了差错吃亏的只能是自个,麻烦镇南侯立个字据相欠我四十万两银子。”

    镇南侯衣袖一甩,唤道:

    “好好好,来人呐笔墨纸砚侍候。”

    立马有厮奉上,镇南侯大笔一挥立下字据,不忘自腰间掏出章印盖了上去,将字据甩到地面上,道:

    “滚,拿着字据立马滚出镇南侯府。”

    石竹上前将字据捡了起来,递给穆氏。

    穆氏将字据扫视了一遍,放入怀中,吩咐靳国公府之人将墨锦抬去穆府,虽最后看了一眼镇南侯洛昌平,潇洒转身与洛冰婧靳国公老夫人一道离去。

    镇南侯面色铁青道:

    “洛冰婧今日若你敢踏出镇南侯府一步,本侯便将你自族谱除名。”

    洛冰婧脚步微顿,这渣爹或许脑子有病,刚才还让她与娘亲一道滚出镇南侯府,这转脸的功夫便又这般道。

    镇南侯见洛冰婧顿住了身子,心中十分快意道:

    “婧儿只要你与穆氏断绝母女关系,你依旧是镇南侯府的嫡姑娘,为父不会亏待了你。”

    穆氏见冰婧顿住身子不在前行,心中酸胀不已,紧张唤道:

    “婧儿……”

    却又不敢要求洛冰婧随她一道离去,毕竟没有一个母亲不盼望着自个子女好的。

    洛冰婧并未转身,嗤笑道:

    “要除名便除名吧,娘亲我们走。”

    镇南侯气节,指着洛冰婧的背影道:

    “逆女,本侯真后悔当初没掐死你。”

    ……

    镇南侯与穆氏和离的消息不胫而走,洛冰婧与穆氏出了镇南侯府邸便去了祈福街的穆府,靳国公老夫人则是与格尔妈妈先行回了靳国公府,留下了一半的人手为穆氏与洛冰婧清扫穆府。

    当洛冰婧与穆氏二人来到穆府门前时,二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穆府还算气派乃是五进五出的院落,这祈福街居住的乃都是御史大夫、大理寺少卿、常士等,所以穆氏与洛冰婧不必担忧祈福街的治安。

    怕是除了世家贵族所在的街坊,这祈福街乃是治安最好之处,毕竟弹劾官员的御史大夫、大理寺少卿的府邸可都是在这条街上。

    “娘亲,往后便是你我母女二人相伴,再无牛鬼蛇神来欺压娘亲。”

    洛冰婧搀扶着穆氏进了府门,瞧着府中景色不由感慨道,母亲与父亲和离乃是对母亲最好的结果。

    穆氏拍了怕洛冰婧的葇夷道:

    “婧儿因着娘亲的连累,婧儿若往后嫁入了二皇子府,怕是会被二皇子瞧不起,婧儿会不会怪罪娘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