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6章 终于和离

时间:2018-02-07作者:半折扇

    石竹打累了,瞧着洛冰洁肿胀如猪头的脸面,心中甚是舒爽拍了拍手甩开洛冰洁转身朝洛冰婧而去。

    洛冰洁整个人趴坐在青石地板之上,眼冒金星整个人摇摇晃晃。

    水姨娘看着厅堂内的此情此景脸色骤变,洛冰洁背对着水姨娘,自然水姨娘瞧不出洛冰洁的异样。

    水姨娘当瞧见被格尔妈妈钳制的镇南侯时,猛然间朝着格尔妈妈冲了过去,对着格尔妈妈厮打起来嘴里叫喊着:

    “你这狗奴才还不赶快放开侯爷,这是发生了何事侯爷,老夫人怎会口鼻歪斜。”

    洛冰婧真佩服水姨娘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没瞧见厅堂之中局势,居然敢对着格尔妈妈动手真是不知死活。

    格尔妈妈眼眸不喜,抬脚将水姨娘一脚踹开,不悦道:

    “姨娘作妖作乱在镇南侯府反了天了。”

    水姨娘在地面上滚了几滚,左侧脸颊被擦伤,许府医见此心下挣扎几番。

    心下决定朝着水姨娘跑了过去,上前吃力的将水姨娘架了起来,面色涨红。

    镇南侯急剧反抗,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响彻天际道:

    “穆玉清水儿乃是你嫡亲妹妹,你好歹毒的心思如此欺辱水儿,你不是要和离吗,本侯写和离书立马就写,好将你这瘟星赶走。”

    穆氏眼中有些许雾气,心口还是会一抽一抽的疼,洛冰婧搀扶住穆氏,道:

    “母亲,婧儿陪你一道离去,婧儿只希望母亲以后能过的开怀。”

    洛冰婧十分惆怅,母亲对父亲显然还是放不下,若母亲在留在镇南侯府,只有被伤的体无完肤的份上。

    格尔妈妈顺势放开镇南侯,此时靳国公府的奴才将备好的笔墨纸砚呈了上来。

    镇南侯老夫人眼神微斜,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响,显然是不认同镇南侯的屈服。

    镇南侯提起笔,压抑住心中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不适之感,一口作气将和离书写好,执起和离书砸向穆氏,道:

    “这是你想要的,滚立刻给本侯滚出镇南侯府。”

    洛冰婧捡起落在地上的和离书,但见写到:二人心意不合、难归一心一意、自此一别两宽、共生各自欢喜、洛昌平。

    穆氏一行清泪留了下来,接过女儿递过来的和离书,扫过上面的字句,道:

    “婧儿去按照娘亲的吩咐办吧。”

    洛冰洁回过神来立马失声尖叫道:

    “不行,洛冰婧与大夫人不能如此无情掏空镇南侯府。”

    水姨娘闻言神色慌乱,道:

    “洁儿你穆玉清母女要掏空镇南侯府,洁儿你的脸这是怎么了。”

    水姨娘自洛冰洁转过身来,立马惊呼询问道,连连朝着洛冰洁磕磕绊绊跑了过去。

    水姨娘轻轻的碰触了洛冰洁脸颊,但闻一声惨叫道:“疼……娘亲好疼。”

    靳国公老夫人起身,踱步直镇南侯面前,道:

    “府中毫无规矩可言,一个庶女居然唤一个姨娘为娘亲。”

    穆氏上前扶过外祖母,眼神冷冽道:

    “水姨娘多次构陷我与不仁不义,离开镇南侯府我只有一个要求,镇南侯永不得将水姨娘扶正,洛昌平若你不答应,这次水姨娘陷害于我按照规矩本该杖毙,现在我虽不再是镇南侯夫人,但水姨娘确确实实是冒犯了主母,我有权杖毙了水姨娘。”

    镇南侯与水姨娘母女皆是面露狠毒之色,尤其是水姨娘母女恨不得上前撕碎了穆氏。

    靳国公老夫人遂接着道:

    “洛昌平若你按照玉清意愿,老身便不追究水姨娘陷害玉清一事,镇南侯宠妾灭妻一事,若镇南侯不答应莫怪本夫人替玉清杖毙了水姨娘。”

    ……

    洛冰婧拿着库房钥匙在石竹与云青的陪同下打开了库房的房门,这是洛冰婧第一次来这镇南侯府库房。

    来可笑明明身为嫡女却未曾来过自家府邸库房,洛冰婧迈进库房一一扫视库房之中摆满的金银玉器、古字古画、家具器皿、上等瓷具、绫罗绸缎、珍奇异宝……库房之中琳琅满目甚是闪眼。

    洛冰婧大手一挥道:

    “进来吧,仔细些将所有五件搬至祈福街第三府邸穆府。”

    石竹与云青则是诧异,这大夫人的陪嫁可真是羡煞旁人,这些东西往后怕是要当做姑娘的陪嫁,当下便欣喜不已。

    洛冰婧只稍稍感叹了一番,留下石竹登记账册在此瞧着便出了库房,这靳国公府之人虽都是外曾祖母带来的不假,难免会有人起了贼心,人心难防不得不防。

    靳国公府其他之人则是随着洛冰婧与云青朝后花园假山走去,洛冰婧不解娘亲为何会知道父亲将银钱放在了哪里,更是不解父亲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将银钱放在假山山洞,就不怕镇南侯的奴才误闯了山洞将洞内钱财搬运干净。

    当洛冰婧来到假山山洞内时,便瞠目结舌这假山山洞何时变成了这般,她幼时经常来这假山玩耍,这山洞时常进出,何时变成了如迷宫一般。

    但见洞口之内有七八条岔口,不仅如此每一个岔口都极只容得一人进入,而且必须还是要弯腰驼背才能行进。

    洛冰婧瞧着这些岔口,不敢贸然前行,想必只有一条能通其内,不知其它几条会不会设有陷进。

    云青见此,眉头微拧道:

    “姑娘,这该如何是好这洞内不会有要人命的机关吧。”

    洛冰婧思索片刻,便一言不发退了出来,瞧着眼前假山冷笑道:

    “去寻几个设计园林的工匠,我要将这假山给拆了。”

    靳国公府之人面面相窥,这姑娘真是大胆直接要拆假山,不知镇南侯知道了会不会被表姑娘给气死。

    其中一长相尖嘴猴腮之人快步离去,这等拆假山好事定是个油水活,若得了表姑娘赏识这赏赐断然是少不了的。

    ……

    穆氏态度坚决在加上靳国公老夫人在此施加威压,镇南侯唯有无奈妥协,咬牙切齿几乎是自口中挤出来一句话道:

    “本侯答应此生不将水姨娘扶正,但本侯会将水姨娘抬为平妻,此生不在娶正室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