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5章 惩治渣渣

时间:2018-02-06作者:半折扇

    “哗啦……”

    姜太医掀开门帘自内室走了出来,瞧着镇南侯老夫人的情形立马跨步上前,连连推开镇南侯与洛冰洁,紧张道:

    “快些散开,莫阻了空气流通,镇南侯老夫人有中风的前兆。”

    镇南侯拉着洛冰洁连连后退,姜太医自腰间取出银针,抽出一根手法熟练吵着镇南侯老夫人人中、耳垂、五指、脚趾一一刺了过去,不断往外挤着血滴。

    许府医在一旁相助,靳国公老夫人则是面色微凝,担忧的看向穆氏与洛冰婧。

    穆氏面露迟疑之色,若是婧儿被从镇南侯族谱之人除名,便是无依无靠无母族相护之人。

    洛冰婧拉过穆氏的葇夷神色坚定,道:

    “母亲,若母亲与婧儿留在镇南侯府定会比以往过的还要艰辛,母亲水姨娘抬了平妻,庶长姐便成了嫡长女,女儿只能是嫡女次女身份一样落差悬殊,母亲难道要看着婧儿与母亲一般,母族只相护着庶长姐对女儿不闻不问,还要娘在镇南侯府之中艰难度日,这镇南侯府的嫡女头衔对女儿来可有可无,女儿只想与母亲平淡度过余生。”

    洛冰婧将穆氏有所顾及的话都了出来,祈求的看着穆氏目光之中带着希冀。

    洛冰洁眼眸之中精光闪过,却想到若是穆氏与洛冰婧离去将镇南侯府掏空,她这个嫡长女的位置又有何用处,当下便心思活络,掩面抽泣道:

    “二妹妹与大夫人居然还有心思在此讨论无关紧要之事,祖母危在旦夕二妹妹与大夫人可真是铁石心肠,还要算计镇南侯府财物将祖母逼至这般。”

    洛冰婧闻言,实在忍无可忍洛冰洁一而再再而三往她与母亲身上泼脏水,她与母亲就要离开镇南侯府,若不好好教训一番洛冰洁,难解心头之气。

    “放肆,洛冰洁你身为庶女,一而再再而三以上犯下对我对母亲出言不敬,若不罚你怕是你不知天高地厚,石竹上前掌嘴,靳国公府众人听令若有人上前阻止,无论是谁务必阻拦。”

    洛冰婧眼神清冷看向镇南侯与洛冰洁,石竹闻言立马摩拳擦掌朝着洛冰洁而去,镇南侯深知姜太医的医术并不担心老夫人会有恙,闻言洛冰婧吩咐,立马相护在洛冰洁身前道:

    “逆女,你不顾手足之情不敬我这个父亲你这是不孝,百事孝为先若传扬出去你便名声尽毁。”

    石竹身形微顿看向洛冰婧,若姑娘被冠上忤逆不孝的罪名便是臭名远扬,这是要将姑娘给逼死。

    洛冰婧心中酸胀不已,虽早已对洛昌平这个父亲不抱希望,但瞧见洛昌平相护洛冰洁对她冷言相对百般威胁,心中还是有所触动。

    “动手,父亲婧儿并非对父亲不敬,婧儿只是好心教导一番庶姐规矩礼仪,这以上犯下在镇南侯府若不及早改正,若进了太子府对太子对太子妃以上犯下出言不敬,父亲是不是要冲去太子府挡在庶姐身前为庶姐的无知得罪太子得罪太子妃。”

    石竹闻言便不在有所顾及大咧咧朝着镇南侯与洛冰洁而去,靳国公老夫人带来的侍卫则是上前将镇南侯团团围住。

    镇南侯面色紧绷,突然双手握拳朝着靳国公府侍卫攻了过去,云青见此大呼道:

    “石竹心。”

    镇南侯轻易突破靳国公府侍卫包围,径直朝着石竹而去,就在此时格尔妈妈迅速出手上前与镇南侯缠打起来。

    穆氏眼眸变了几变,最后不在去瞧镇南侯,吩咐道:

    “去将水姨娘自内室请出来,我与水姨娘之间的账也该清清了。”

    石竹刚才是心惊肉跳,若格尔妈妈刚才不曾出手,老爷定会直直朝着她的脖颈掐过来,当下便稳住心神疾步上前,一把抓过洛冰洁便扬起手臂左右开弓朝着洛冰洁的脸面掌掴起来。

    整个厅堂之内响起“啪啪……”让人闻之肉疼的声响。

    云青与靳国公府的丫鬟一道进了内室,水姨娘半卧在床榻之上十分享受闭目养神,刚才进来的哪位老者可是了穆氏要与侯爷和离,那老者她识得乃是前太医院院首姜太医,没想到侯爷下此深功夫居然将姜太医请来做伪证。

    云青一把将水姨娘身上的锦被掀了起来,道:

    “水姨娘夫人有请还望水姨娘移步前厅。”

    水姨娘猛的睁开双眸,眼神微闪怒喝道:

    “岂有此理你这贱婢不要命了,若我受了风唯你是问。”

    云青懒得与水姨娘在这做戏,吩咐身后丫鬟道:

    “既然水姨娘还在演戏不识时务,你们前去相助水姨娘一把,将水姨娘架去前厅,若在反抗抬去前厅。”

    镇南侯瞧着爱女被一个卑贱奴婢掌掴,怒火攻心招式慌乱越来越急与格尔妈妈过着招。

    镇南侯一个不妨被格尔妈妈钳制住一动不能动,动一下便浑身刺痛不已,镇南侯眼神阴鸷道:

    “狗奴才你对本侯怎么了,还不快快放开本侯,以下犯上乱棍打死。”

    洛冰婧心咯噔一下,格尔妈妈乃是奴婢对父亲动手实属以下犯上实为大不敬,当下便瞧向外曾祖母。

    谁知格尔妈妈确实轻笑道:

    “侯爷怕是眼拙,我何曾过我乃是奴才,侯爷既然能做侯当然不可能孤陋寡闻,侯爷可曾听过边塞格尔一族。”

    洛冰婧一怔瞬时便是欣喜万分,她现在想起为何觉得格尔妈妈如此熟悉,当年她身为帝后之时曾见过格尔妈妈,那时的格尔妈妈乃是边塞游牧大族格尔一族的大统领。

    当年招安之时,格尔妈妈被封为唯一一位异性女王,只不过好景不长侯宏文发动制裁十年之间便慢慢瓦解了格尔一族。

    镇南侯怎会不知格尔一族,现在的格尔一族乃是边塞守护神,格尔一族之人守护边塞安稳极少来中原。

    水姨娘被两个丫鬟抬着出了内室,身上只着了中衣,发髻却是完好无损甚至还带着几支金钗,面色红润饱满完全不像是产之人。

    洛冰婧对此嗤之以鼻,这水姨娘这是连伪装都懒得伪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