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4章 搬空侯府

时间:2018-02-05作者:半折扇

    内室门帘被从内掀开,许府医并不知道厅中发生了何事,当看到靳国公老夫人等人时面容微愣,厅中气氛异常诡异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府医看向老夫人与侯爷,谁知老夫人与侯爷只顾着想法子如何糊弄过去,并未给他任何暗示,老夫人与侯爷早有吩咐,当下便心一横按吩咐办事准没错,对着老夫人悲痛道:

    “老夫人、老爷水姨娘产了,水姨娘失血过多现在极为虚弱,因着痛失孩儿几度伤心晕厥……”

    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面色骤变,这才发现从内室出来的许府医,靳国公老夫人闻言面色清冷,冷哼一声道:

    “还想欺瞒老身不成不打自招,姜太医麻烦您老前去瞧瞧这产的姨娘。”

    穆氏此刻对洛昌平心如止水,为了陷害她,如此龌蹉恶心的戏码都用上了,她还有何可留恋的。

    “洛昌平写和离书,你我二人情断义绝,外祖母不必麻烦姜太医了,水姨娘根本没有身孕何来的产。”

    洛冰婧秀眉微蹙不认同母亲的做法,道:

    “母亲,这水姨娘一口咬定是母亲害她产,若不诊断清楚这脏水还是泼到了母亲身上,劳烦姜太医前去诊断清楚。”

    姜太医捋着胡子,身形微微发福面色柔和绕有趣味笑道:

    “老夫就去诊个明白,这无孕还能产实在是怪哉,老夫生平第一次见着,镇南侯府真让老夫开了眼界。”

    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面色难堪羞愧难当,许府医见此便知自个闯了大祸,额上冷汗涟涟。

    洛冰洁慌张不已,闪神之间将茶几上的瓷杯碰翻在地。

    “嘭……”

    众人齐齐朝洛冰洁瞧去,洛冰洁眼神躲闪,双手撕扯着锦帕,道:

    “这茶水有些烫。”

    洛冰婧嗤笑道:

    “庶长姐,你与水姨娘二人真可谓是奇人异士,一个无孕产一个隔空知这茶水烫,实在是佩服你二人这本事。”

    洛冰洁面色微红,泫然欲泣瞧着洛冰婧的眼神埋怨不已,道:

    “祖母父亲,二妹妹究竟是不是镇南侯府之人,处处揭短。”

    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不喜看向洛冰婧,尤其是洛冰婧这副女儿家的姿态让镇南侯父爱大发,道:

    “冰婧不得对你长姐无理。”

    姜太医闻言摇了摇头,直言道:

    “恕老朽多言,怪不得这镇南侯府上姨娘庶女身怀奇能,原来是存有歪邪之气,主非主、嫡非嫡、庶非庶,一股子歪风邪气。”

    靳国公老夫人贵气自发仪姿卓越迈进厅堂,端坐在主位之上,气势凌人道:

    “老身真真是开了眼界,今日镇南侯府不给老身一个交待,休怪老身不给镇南侯府留有情面。”

    姜太医进了内室,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本想阻拦,却被靳国公老夫人带来的随从率先围了起来。

    镇南侯老夫人面色发狠,气的浑身发颤发髻上的八宝珠钗叮当作响,咬牙切齿道:

    “靳国公老夫人休要欺人太甚,这乃是镇南侯府家务事,靳国公老夫人未免管的太宽了些,穆氏洛冰婧你们二人难不成要造反。”

    镇南侯面呈暴跳如雷之色,对着穆氏与洛冰婧横眉怒目,道:

    “我待你们母女二人不薄,你们母女就是如此回敬我的,穆氏你心胸狭隘不配身为镇南侯夫人,若不是顾及多年夫妻情分我早已将你休弃,冰婧天资愚钝为人木讷与冰洁相比为冰洁提鞋都不配,却占着嫡女的身份,我不过是要弥补水儿母女一番,没想到你们母女会如此肚鸡肠。”

    穆氏怒极反笑,她前十几年真是瞎了眼居然会瞧上洛昌平这种货色,道:

    “肚鸡肠、心胸狭隘的人是你洛昌平,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与你和离,镇南侯府欠我的一个子都不能少,外祖母您带来的人可曾将镇南侯府控制住了,是否还有多余之人,我要搬我的陪嫁以及这些年镇南侯府欠我的银两。”

    靳国公老夫人怜惜的看向穆氏,道:

    “玉清,可怜了你这些年忍辱负重,靳国公府之人听令,凡玉清姑奶奶吩咐之事皆是老身的吩咐,此刻起听命玉清姑奶奶之令。”

    穆氏感激之意深藏在心,再多言语都无法将穆氏心中的感恩表达出来,自怀中掏出库房钥匙遂转身教给洛冰婧对着洛冰婧道:

    “婧儿,领人前去库房将库房之中物件全部搬空,去账房将账本派人送来这,还有后花园假山山洞内的银两搬出二百二十万两白银,将这些东西搬去祈福街第三府邸穆府。”

    洛冰婧接过穆氏递过来的库房钥匙,唯一欣慰的是这些年因着母亲的大度,对镇南侯府的补贴,这库房的钥匙老夫人到不曾收走,而是由娘亲一直保管。

    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洛冰洁三人闻言皆是脸色蜡黄,尤其是镇南侯面色阴晴不定一声怒喝道:

    “你这贱人是如何得知假山之内藏的银两。”

    镇南侯老夫人气急败坏身形虚晃,身子歪斜向后仰躺而去,嘴角哆哆嗦嗦道:

    “休要动镇南侯府一两银子,穆氏若你今日敢动镇南侯府一分一毫,明日我便相请洛氏族长将洛冰婧自族谱除名。”

    许府医神色慌张,大声唤道:

    “老爷,快相扶住老夫人,怕是老夫人怒急攻心要中风了。”

    镇南侯紧急之间一手拖住差点仰躺在地的镇南侯老夫人,洛冰洁一声悲戚喊道:

    “祖母……大夫人二妹妹你们这是要将祖母给逼死,大夫人你身为镇南侯夫人难道就不曾用过镇南侯府的银钱,算的这般仔细大夫人可是一笔一笔记着账不成,若是如此你可否将父亲当作你的夫君,若无账册大夫人这是空口无凭镇南侯府何时欠的大夫人银两,大夫人这是要搬空镇南侯府逼死父亲与祖母,心思歹毒让人发指。”

    镇南侯额上青筋暴起砰砰直跳,双手握拳怒对着穆氏与洛冰婧怒目而视,周身散发着戾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