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0章 算计逼近

时间:2018-01-31作者:半折扇

    侯宏文压在安元香身上,双手在安元香娇躯之上胡作非为,尤其对那一对跳脱深爱不已,深情亲吻着安元香的玉颈。

    双手开始慢慢下滑,停在腰间粉色亵裤之上。

    安元香一声惊叫:

    “宏文住手,你这是要毁了我。”

    侯宏文停住手上褪安元香亵裤的动作,声音沙哑道:

    “元香你认为我是在毁你。”

    安元香死死的抓住侯宏文不规矩的双手眼神责怪,道:

    “宏文你这般无名无分要了我,便是毁了我。”

    侯宏文苦笑一声神情受伤,甩开安元香的葇荑,捡起自己的衣物一一穿上,转身离去。

    安元香惊慌失措,急忙喊道:

    “宏文,宏文……”

    侯宏文身形微僵,加快步伐快速离去。

    安元香气恼将床榻之物一一砸落,伏在床榻之上嚎啕大哭。

    侯宏文并未离去,而是站在门外听着安元香的哭声心疼不已,几次想要推开房门但想到元香与太子之间的一幕,又将抬起的手放了下来,几次三番下来衣袖微甩闪身而去。

    ……

    老王妃瞧见苗九眼迸精光,柔情唤道:

    “苗九,你这些年过的可还好。”

    苗老闻声一个激灵,态度疏离道:

    “老头子这些年过的极好,多谢长公主挂念,咦这丫头醒了,醒来了就好快些离去吧。”

    苗老瞧见洛冰婧搀扶着虚弱的陈广兰走了过来,上前相迎道。

    洛冰婧感激的朝着苗老行礼道:

    “多谢苗老救命之恩,兰姐姐多亏了苗老。”

    苗老摆了摆手道:“医者本分,丫头可将我交待你的话记住了。”

    洛冰婧微颌首点了点头,苗老知她话中含义,她亦是知道苗老话中含义不必言明,兰姐姐中毒一事不亦外人知晓。

    苗老唤来童,师徒进了厢房,将房门一关不在理会院中之人。

    老义亲王左眼乌青显然刚才是与苗老动了手,这厢看见老王妃烦不胜烦,连找苗老麻烦的心思都消散了,猛地将扶着他的公子哥推开,转身离去。

    老齐安侯见故人躲得躲离去的离去,当下便撩着裙摆扭着腰身哼着调潇洒离去。

    老王妃面色不虞,别有深意看了一眼洛冰婧一言不发出了院门。

    齐安侯老夫人紧随其后,犹如老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一般。

    “表妹,表哥送你回镇南侯府可好,你这身子还能受得住吗。”

    侯宇辉关心问道,尤其是瞧见洛冰婧额头上又起了一层薄汗,掏出汗巾心翼翼的上前替洛冰婧擦拭。

    “啪……”

    “表妹你又打我作甚。”

    侯宇辉抓耳挠腮道,他可是又做错了什么,惹了表妹不喜。

    洛冰婧淡淡回道:

    “男女授受不亲。”

    ……

    安元香回了荷香院一事已有婆子前来告知齐安侯夫人。

    齐安侯与镇南侯二人早在老义亲王追苗老之时,二人便出了苗老院子,现下二人正处在水榭院。

    镇南侯老夫人阴阳怪气道:

    “这世风日下还真有许多不知廉耻之人,光天化日与男子独处这闺誉名声简直臭不可闻。”

    齐安侯夫人安心心来,端着一杯茶水,神态自得缓缓道:

    “有些人呢为老不尊,看不得有情人终成眷属,毕竟当初可是被义亲王落了脸面,连做妾义亲王都不留。”

    其她夫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世家姑娘们则是好奇齐安侯夫人口中之人可是镇南侯老夫人,若是这般还真是有趣。

    镇南侯老夫人面色一禀道:

    “你……”

    齐安侯夫人眼角微挑,轻启朱唇道:

    “我怎么了,老夫人您倒是。”

    镇南侯不屑开口道:

    “莫在东扯西扯,二皇子与婧儿有婚约在身,安大姑娘这般缠着二皇子不知羞耻,本侯将话撂下若安大姑娘贼心不死,休怪连贵妾的位置都没有,母亲莫与人计较,这齐安侯府乌烟瘴气母亲随我一道离去。”

    镇南侯此言一出,镇南侯老夫人立马起身,派了派衣衫好似沾染了脏东西一般,一道随着镇南侯离去。

    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见状,二人皆是咬牙切齿瞧着镇南侯与镇南侯老夫人离去的背影。

    ……

    洛冰婧与陈广兰坐在相爷府马车之上,陈广兰虚弱道:

    “阿婧发生了何事,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百花院里是人是鬼,那老头是谁还有那蛇……”

    洛冰婧眼见陈广兰流露出恐惧之色,立马握住陈广兰的葇荑安抚道:

    “兰姐姐,百花院里的老者是人,是齐安侯府之人兰姐姐莫怕,那老头乃是救兰姐姐之人,那蛇不伤人,兰姐姐你可知道你身中慢性毒。”

    陈广兰强撑着直起腰身,不敢置信道:

    “什么,阿婧你我中了慢性毒药这怎么可能,每到月尾月初府医都会为我请平安脉,我不可能中慢性毒药。”

    洛冰婧深知兰姐姐一时半会不会相信,便将苗老所一一告知了陈广兰。

    但见陈广兰面色越发阴沉,道:

    “阿婧替我保守秘密。”

    洛冰婧点了点头,二人一路无语各自心怀心思,二人来到相府门前。

    桃儿自镇南侯府马车之上下来,紧接着便是石竹与云青跳下了马车。

    “姑娘请下马车。”

    守门厮立马相迎上来,恭敬道:

    “拜见大姑娘拜见洛姑娘,大姑娘夫人吩咐大姑娘回府之后立马前去夫人院子。”

    语毕便看向洛冰婧,当下洛冰婧便对着陈广兰道:

    “兰姐姐,婧儿就不前去府中叨扰,过几日便是婧儿的及笄宴,你我二人到时在好好叙叙旧。”

    陈广兰歉意道:

    “阿婧此生有你我便知足。”

    洛冰婧眼眶微湿,道:

    “兰姐姐,婧儿告辞。”

    洛冰婧转身上了镇南侯府马车,陈广兰眼眸微闪转身进了相爷府。

    洛冰婧刚刚回到镇南侯府邸便被一婆子拦了下来,但见那婆子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道:

    “姑娘您可算是回来了,水姨娘产了,侯爷与老夫人回到府邸便将大夫人抓了起来。”

    洛冰婧闻言,脑中嗡嗡作响这怎么可能,前世水姨娘可未曾怀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