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9章 不知情动

时间:2018-01-30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在厢房之中将侯宇辉所听的真真切切,微微动容开口朝着厢房门外喊道:

    “世子爷,我无事兰姐姐还未清醒过来,待兰姐姐醒来之后我与兰姐姐便会离去,世子爷放心回吧。”

    侯宇辉闻言将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当下便朝着厢房门而去,在厢房之外道:

    “表妹,我在这守着你与陈姑娘,这院中都是毒蛇虽被斩杀了这蛇还未死透。”

    齐篷无可奈何只能陪着侯宇辉守在厢房门之外,警惕着残蛇。

    童见此情形当下便笑的合不拢嘴道:

    “多谢贵人出手相助将这些畜生斩杀,这下可省了我不少力气,大黄莫在调皮快将贵人放下,进食了。”

    但见那卷着公子哥的大黄蛇猛地将人给甩了出去,砸在众人身上,当下便接连摔倒了数十人。

    ……

    老王妃与齐安侯老夫人赶到此处时,便瞧见众公子哥狼狈不堪的模样。

    “拜见老王妃拜见老夫人。”

    公子哥们纷纷起身朝着老王妃与齐安侯老夫人行礼道。

    老王妃眼神四处扫视了一番,并未见到想见之人,端的的是温润祥和道:

    “你们可瞧见这院中的老者了,老义亲王去了哪。”

    齐篷跨步上前道:

    “拜见长公主拜见老夫人。”

    老王妃神色明显不悦,道:

    “篷儿何时回的京都为何没派人告知本宫。”

    齐篷低着脑袋神色隐晦不明,跪伏在地面,道:

    “望长公主恕罪,齐篷归来匆忙家母病重还未来得及向长公主禀报。”

    侯宇辉上前一把将齐篷给提了起来,吊儿郎当道:

    “拜见长公主、老夫人,不知长公主为何要为难齐兄,若不是长公主多加阻拦齐兄怎会现在才回京都,以至于……”

    “好了世子爷莫在了。”

    齐篷立马阻止侯宇辉脱口而出的话,老王妃面色柔和眼神冰冷道:

    “宇辉对本宫甚是不满,不知本宫有何地方得罪了义亲王府。”

    侯宇辉朝着老王妃拱手道:

    “长公主这得罪可不敢当,辈若是有冲撞之处,还望长公主多多体谅才是,毕竟长公主深明大义。”

    “你……”

    老王妃眼神迸射出寒芒,道了一个你字便凤目微闭强压下心中那一股怒气。

    “苗九……你这混蛋将我府邸当成你蛇谷了不成。”

    一声尖锐阴柔的怒吼之声自院门传来,但见老齐安侯单手掐腰,一手捏着兰花指面红脖粗道。

    “安林岳你这老不羞的可算是回京了,老头我要回蛇谷,契约已满老头我不欠你的了。”

    自四面八方传来苗老激昂的吼叫,余音绕梁徘徊不断。

    紧随着便是老义亲王犹如洪钟怒吼道:

    “苗九你将本王给解开,混子还不快来救你祖父,与老妖婆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老王妃闻言立马面色铁青道:

    “混账,你居然敢对长姐不敬。”

    苗九自院墙翻墙而入飞身而下,派了派粗布衣衫之上的灰尘,当瞧见老齐安侯的模样时,当下便仰头大笑道:

    “你这老儿何时成了公公。”

    着还不忘妩媚的扭转腰身两手插腰瞧着兰花指。

    侯宇辉则是急忙朝院外赶去,这祖父不敌苗老还死赶上凑上前去,真是死性不改。

    童鬼灵精撒腿便朝着苗九跑了过去,邀功道:

    “师傅,我可是将大黄给喂饱了。”

    苗九嘴角微微抽搐尤其是看见满院子的猩红,当下便敲了敲童的脑袋道:

    “暴殄天物,你这混球可知这蛇血能炼制多少毒粉,一包就能将院中之人全部毒死,现下可都被你给浪费了。”

    “蛇……”

    自厢房之中传来一声惊恐喊加,刚将老义亲王扶过来的侯宇辉闻言,立马将义亲王丢给一位傻站着的公子哥,飞也似的朝着厢房冲去,一脚将厢房门给踹开,紧张喊道:

    “表妹别怕我在这。”

    洛冰婧此时正安抚着刚刚醒来的陈广兰,不想陈广兰的尖叫将侯宇辉給引了过来,当下便对着侯宇辉道:

    “多谢世子爷挂心,我无事,只不过是刚才陈姐姐受了惊吓。”

    侯宇辉面色微红道:“你无事便好。”

    ……

    侯宏文将安元香一路抱至荷香院,进了院门侯宏文便冷声吩咐道:

    “都滚出院子。”

    院中丫鬟婆子皆识得侯宏文,更是知道大姑娘与二皇子之间的关系,当下便齐齐退了出去。

    安元香自知侯宏文已然生气,当下便低声下气道:

    “宏文,我刚才乃是被吓着了,太子出手救了我,所以才会脱口而出太子,宏文你知我的心思。”

    侯宏文一言不发,抱着安元香径直朝安元香闺房走去,一脚将房门给踢开,待进了房侯宏文将房门带上抱着安元香朝内室走去。

    安元香立马露出一丝惊慌,道:

    “宏文你这是要作甚。”

    侯宏文继续不言不语,待进了内室直直朝着床榻走去,安元香见此更是惊慌失措道:

    “宏文,不行你我不能这般,你是知道的我安元香不会给人做侧室。”

    侯宏文脚步微顿,仅仅只是一瞬间便抱着安元香继续朝着床榻走去。

    侯宏文将安元香放在床榻之上,立马欺身压了上去,眼眸之中带着怒气,嘴角清扬有一丝邪气。

    安元香见状立马推开侯宏文道:

    “宏文,你……”

    侯宏文不待安元香将话完,便发狠的朝着安元香吻了上去。

    双手不老实自安元香腰间慢慢往下移动攀附上安元香身前的双峰。

    安元香身子微僵,双手开始推脱侯宏文,她不能怎么无名无分失身于侯宏文。

    “元香,你心仪太子。”

    侯宏文突然停下一切动作,眼眸冰冷直视着安元香道。

    安元香眼眸微闪道:

    “宏文你怎能这般想我,你知我对你的心意。”

    侯宏文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嘴角有着苦笑。

    “嘶啦……”

    “宏文……”

    安元香一声惊叫,立马双手环抱,侯宏文将安元香身上之物撕扯开来,眼眸微红将自身衣物一一褪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