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7章 一枝红杏

时间:2018-01-27作者:半折扇

    不仅仅是侯宏文听到了安元香的惨叫之声,太子亦是听到了。

    当下二人便朝着声音传来之处赶去,苗老眼眸微睁,道:“不好,大红那畜生伤人了。”

    一丫鬟冷汗淋漓,模样十分狼狈脸色煞白行至水榭院便瘫在了地上,哆哆嗦嗦道:

    “夫人,大事不好了,大姑娘大姑娘被一条巨蛇给卷走了。”

    齐安侯夫人正与镇南侯老夫人二人两相对峙,但闻丫鬟所言,当下便身形踉跄面色立马毫无血色道:

    “元香怎么了,你元香怎么了。”

    其她夫人皆是惶恐的看着四周,生怕突然窜出个能卷走人的大蛇来。

    镇南侯老夫人亦是机警的朝着四下扫视了一遍,不过心中却是十分愉悦,安大姑娘若是就此消失了才好,最好被那大蛇给生吞了,到时候就没有人和婧儿抢二皇子妃之位了。

    丫鬟哆哆嗦嗦又道了一遍:“大姑娘被一条艳红色的大蛇给卷走了,不知所踪。”

    齐安侯夫人身子向后仰躺,俞夫人见状立马上前搀扶住齐安侯夫人,道:

    “夫人,你可不能就此倒下了,这府中出现卷人的大蛇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您若是倒下了元香就真的要找不着了。”

    齐安侯夫人闻言强撑着振作起来,指着镇南侯老夫人道: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们镇南侯府带来的大蛇暗害我儿。”

    镇南侯老夫人立马气结道:“安夫人,你道是老身是如何将卷人的大蛇给带进齐安侯府的,难不成齐安侯府的丫鬟厮都是瞎子不成,老身自进齐安侯府一直可是由齐安侯府的人引领。”

    。。

    齐安侯老夫人与老王妃二人正欣赏府中茶娘精湛的茶艺,自院外疾走进来一厮,语气慌张道:

    “奴才拜见长公主拜见老夫人,大事不好了老夫人,大姑娘被一条艳红色巨蛇给卷走了,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哗啦。。”一声老夫人手中的茶杯脱手而出应声而裂,整个人自座椅上弹了起来,道:

    “什么,元香被大蛇给卷走了,若元香有事老身定不会轻饶了苗九。”

    老王妃闻言面色一禀淡淡道:

    “水之苗九在齐安侯府上?”

    齐安侯老夫人立马变了脸色,神色慌张道:

    “长公主您莫要误会,苗九他是安林岳给请来的。”

    老王妃轻笑道:“水之本宫怎会对你有所误会,本宫知道你对安林岳的心思,又怎会理会苗九,走吧本宫随你去瞧瞧元香那丫头莫出了事。”

    当侯宏文与太子二人来到亭之时,水色与顾妈妈等人四仰八叉倒在一旁,亭之中混乱不已,石桌石椅倾斜断裂,支撑亭的石柱摇摇欲坠裂纹开的能放进一个拳头。

    侯宏文心一惊,元香的声音是从此处传出的,可是这亭并无安元香的身影,侯宏文跨步上前,一把抓住水色的双肩,急切道:

    “你家姑娘呢元香呢。”

    水色神情呆滞道:

    “姑娘被蛇给卷走了,姑娘没了。”

    侯宏文闻言,当下便心咯噔一跳,元香被蛇卷走了。

    苗老自腰间抽出一根白玉笛,放在嘴间轻轻吹奏,一股悠扬温润的笛声响起。

    但见童腾腾跑至墙根处那大竹笼处,将大竹笼微微倾斜。

    洛冰婧立马意识到,这是苗老在召唤逃走的大红,但觉背后阴气阵阵,只闻一声划破天际的尖锐喊叫:

    “救命。”

    洛冰婧转过身去,一阵阴风扫来,两并发髻朝后吹去,衣裙扬起但见一条艳红色巨蛇迅速朝此行来,蛇尾处卷着一人,洛冰婧但觉那衣角有些熟悉,猛然间想到今日安元香及笄的华服。

    “畜生还不将人放下,心老夫剥了你的皮炖蛇羹。”

    苗老一声怒喝,手中银针乍现迅速朝着大红七寸之处刺去,大红蛇头高高扬起蛇尾猛然一甩,将安元香给甩了出去。

    安元香继续尖叫,一道暗紫色身影稳稳将安元香接住,只不过两手所握之处乃是安元香两羞之处。

    安元香惊异未定面色绯红,耳边响起一道邪魅轻佻的声音:

    “姑娘莫怕,本宫这厢抱着姑娘可好。”

    安元香这时顾不得害怕娇羞的抬眼朝男子瞧去,瞬间便看呆了,但见这男子唇红齿白,嘴角轻挑上扬,眉眼之间带着一股似有似无的邪魅之气,一双丹凤眼勾人心魄,安元香只觉整个人发烫,心砰砰乱跳犹如鹿直撞,羞涩道:

    “多谢太子爷救命之恩。”

    安元香从未觉得太子这般迷人过,此时此刻安元香犹如怀春的少女一般娇羞的地下脑袋。

    “哈哈哈,能有幸相救安姑娘乃是本宫的荣幸。”

    太子放荡不羁的轻笑更是让安元香迷醉不已,太子这般是侯宏文不曾有过的洒脱。

    洛冰婧瞧着此幕,自内心深处同情侯宏文,这心上人马上就要红杏出墙了,或许前世的安元香嫁给太子为妃乃是移情别恋,只不过给众人的感觉是被逼无奈。

    苗老轻易将大红制服,双手扛起大红至两肩,步伐轻快行至童所扶持大竹笼之处,将大红看似轻巧的丢尽了大竹笼之中。

    “元香。”

    侯宏文紧接而至,担忧唤道,当瞧见太子两手所放之处立马脸色骤变。

    太子神情挑衅,放在安元香两峰之间的手故意捏了捏,侯宏文脸色犹如乌云密布。

    安元香当下脸色红的能滴出血来,心绪却荡漾不已,当瞧见侯宏文要杀人的眼神之时,顿时神情慌乱不知所措挣扎着从太子怀中滑落,泪眼朦胧的朝着侯宏文跑过去,嘴里轻唤道:

    “宏文哥哥,你怎地才来,元香刚才差点就丢了性命。”

    洛冰婧忍不住一个激灵,这安元香能不能再恶心一些,刚才还对着太子垂涎三尺,这见着了侯宏文立马有表现出一副含情脉脉的模样,实乃水性杨花之人,怪不得前世一女能从二夫。

    太子眼神低沉,却是笑道:

    “安姑娘,本宫这救命之情安姑娘是不是要以身相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