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6章 大黄大红

时间:2018-01-27作者:半折扇

    水榭院。

    一厮灰头土脸的冲了进来,噗通一声便是朝着齐安侯跪了下去,慌张道:

    “大事不好了老爷,您快去瞧瞧吧,义亲王府世子爷与太子爷二人打了起来,要将前院给拆了,吏部尚书韩大人的二公子晕死了过去,至今还未清醒过来。”

    齐安侯与镇南侯二人闻言,立马撩起衣摆全然不顾及形象,朝着水谢院院门冲了出去,二人这般还要挣个先后,你推我挤出了院门。

    齐安侯夫人立马扶着腹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丫鬟婆子急忙道:

    “快去瞧瞧,去将老王妃给请过去,顺便瞧瞧老侯爷在不在前院,怎地就没阻拦一番。”

    其中一夫人面色煞白,倏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犹豫急切将一旁的几给带翻在地,茶水果子一片狼藉。

    齐安侯夫人见状,立马上前道:

    “韩夫人你莫担心,我这就吩咐府医前去为韩公子医治。”

    谁知韩夫人衣袖猛然一把抓住齐安侯夫人,道:

    “我儿有先天心疾,安夫人快快吩咐才是,我儿片刻不能耽搁。”

    齐安侯夫人闻言脸色变了几变,立马唤来身边丫鬟道:

    “真儿快去药房院将苗老请老片刻不得耽搁。”

    “镇南侯老夫人到。”

    这厢齐安侯夫人还未刚刚落下音来,便听闻一婆子高声唱到。

    齐安侯夫人立马落下脸面,这镇南侯府的人来者不善啊。

    ……

    苗老人虽看着瘦弱萧条,但力气可是惊着了洛冰婧。

    但见苗老一把捞起又晕死过去的陈广兰,将其扶正唤来那两个丫鬟道:

    “还不过来扶着陈姑娘,难不成要我老头子扶进院子不成。”

    这两丫鬟深知苗老的古怪脾气,立马上前一左一右搀扶住陈广兰。

    苗老走近院门,抬起手臂“砰……砰砰……”

    将院门敲的震耳欲聋,洛冰婧眉心微拧,但见苗老敲的不耐烦了,当下便是抬脚猛然朝着院门相踹过去。

    只听“哎呦……”一声嚎叫,不知是不是过于巧合,这厢苗老相踹院门,那厢院门自内被打了开来。

    苗老这一脚实实在在踹在开院门之人身上。

    洛冰婧哑然,原来这院中还有人在,洛冰婧艰难的挪动着双腿朝着院门处走去,但见一个厮装扮的男童四肢八叉的仰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哎呦呦直嚎叫。

    苗老看也不看那童,大跨步从童身上迈了过去,童见此乌黑的眼珠闪闪发亮,腾的一下一个鲤鱼挺身翻跃起身。

    紧跟着苗老身后喊道:

    “师傅好狠的心,居然对着徒儿下此狠手,若师傅将徒儿一脚给踹没了去,不知师傅会不会自个偷偷躲起来抹眼泪。”

    那两丫鬟架着陈广兰走了进去,洛冰婧当进了院门看到院中布置之时微微有些傻眼。

    这院子自院外看去到没什么与一般院子相差无几,但这院内却是大有不同之处。

    进了院门便看见院中堆积如山的药渣子,洛冰婧哑然这苗老熬制了多少药才会有堆积如山的药渣。

    在往里去便是各种竹笼子,洛冰婧不知是不是自个的错觉,但闻:

    “嘶嘶……”声响,还有极其细的“吱吱……”之声自竹笼之中传来。

    洛冰婧突然僵住不动,后颈处有东西在爬动正慢慢的朝着她的左侧脸颊爬去。

    洛冰婧心中虽怕,却强压制心中恐惧道:

    “苗老,救命。”

    苗老与那童齐齐回头朝着洛冰婧瞧去,但见那童神情欣喜道:

    “你这畜生,我以为你被大黄给吃了,这位姑娘你莫动,莫惊扰了这畜生,我这就将它给拿下来。”

    但见那童腾腾的朝着洛冰婧跑了过来,迅速出手,猛然朝着洛冰婧的脖颈抓去。

    “吱吱……”

    洛冰婧倏地朝着童手中看去,立马翻起一股恶心。

    童手中抓着一只通体发黑毛发程亮的老鼠。

    童扬起手中的黑鼠道:

    “姑娘莫怕,这黑乃是我养的不会伤人的,这畜生胆子极。”

    洛冰婧强忍着心中的不适道:

    “无碍,公子你口中的大黄是何物。”

    洛冰婧心中有所猜测,她现在所处之地左右摆放的几十个竹笼子之中,既有可能里面盛放的是蛇与老鼠。

    果然不出洛冰婧所料,童笑靥道:

    “大黄乃是老头子养的蛇,不过姑娘莫怕,这大黄大绿大红都很乖巧,若饿不急眼不会伤人的,对了姑娘你多多注意一番,大红今个出了竹笼我还未找到它,姑娘莫被它吓着。”

    洛冰婧但觉背脊发凉,朝着童所指右侧的竹笼瞧去,其中靠墙根之处一个一人高水缸粗细的竹笼敞着并未盖上盖。

    洛冰婧惊愕不已,这竹笼中装的大红怕是要比苗老身边的那两条巨蛇都要大的多,不知这大红跑去了哪里。

    亭处。

    安元香见派去的秋色迟迟未归,当下便急上心头,该不会是宏文今日没来吧。

    “姑娘,姑娘莫动。”

    突然安元香的贴身丫鬟与奶妈纷纷朝后褪去,丫鬟水色面色惨白惊恐万分道。

    顾妈妈面上起了一层冷汗,手指指着安元香身后哆哆嗦嗦道:

    “姑娘……姑……娘莫要动,奴婢这就唤人来救你。”

    其她丫鬟婆子亦是与顾妈妈与水色一样,慢慢的退出亭,各个脸色发白神情惊恐万状。

    安元香僵硬的坐在石凳之上,额上冷汗连连,虽不知背后发生了何事,但觉背脊凉意阵阵。

    突然落到安元香脸面上一滴粘液,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腥臭味。

    安元香是个爱干净的,忍受不了脸面上的粘液,当下便抬手拿起帕子将脸面上的粘液擦了干净。

    忍不住抬起脑袋朝着上方看去,但见一颗硕大的艳红色的蛇脑袋正在她脑袋上方。

    不仅如此而且那一对绿豆眼紧盯着她的脸面,蛇信子朝着她的脸面吐了过来,安元香失声尖叫道:

    “蛇……蛇……啊。”

    侯宏文猛然间胸口一痛,他好似听见了元香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