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5章 阴柔太子

时间:2018-01-27作者:半折扇

    “阿婧……我……我瞧见了鬼,阿婧你有没有瞧见。”

    陈广兰面色惊恐,瑟瑟发抖死死的抓着洛冰婧的葇荑。

    苗老趁陈广兰不备迅速取下银针,陈广兰微惊,立马瞧向苗老,谁知却被盘在苗老身后的两条巨蛇又吓晕了过去,只闻陈广兰一声惊呼:

    “蛇……蛇啊……。”

    ……

    秋色前去前院寻了一遍都未曾寻到侯宏文,当下有些着急,若是她寻不着二皇子,姑娘定不会轻饶了她。

    正当秋色面容沮丧之时,但闻众人齐声道:

    “拜见太子。”

    秋色立马惊的跪了下去,万万没想到姑娘及笄太子爷会前来。

    还未等秋色反应过来,便又听闻众贵公子道:

    “见过二皇子。”

    秋色闻言立马欢喜不已,急忙起身却未看到太子爷正往此处走来。

    “放肆……”

    “砰……”

    秋色整个人被踢出一米远,但见一身着暗紫色衣袍的男子不悦的盯着秋色。

    男子身边一左一右各一玄衣侍卫,秋色就是被其中一人给一脚踹飞的。

    秋色立马忍着剧痛爬起身朝着暗紫色衣袍男子跪了下去道:

    “太子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冲撞太子爷,还望太子爷饶了奴婢,砰……砰……”

    秋色不断的朝着太子磕着响头,太子不为所动饶有兴趣的瞧着秋色磕的前额血红一片。

    太子长相阴柔与当今皇后娘娘十分相似,上挑的丹凤眼,削薄的朱唇,面若刀刻一般精致立体。

    只不过此时的眼神犹如毒蛇一般死盯着秋色。

    侯宏文与侯宇辉一眼便认出这丫鬟乃是元香身边的二等丫鬟秋色。

    侯宏文上前恭敬道:

    “大哥,不知可否饶过这丫鬟。”

    太子懒洋洋的抬起眼眸道:

    “二弟越矩了,这贱婢冲撞了本宫该千刀万剐了才解气。”

    侯宇辉二话不上前便将秋色扶了起来道:

    “秋色退下吧,莫让表妹担心。”

    秋色两腿打颤脸色发白尤其是听到太子爷要将她给千刀万剐,立马整个人三婚丢了六魄,噗通一下又跪了下去,死死抓着侯宇辉的衣袍道:

    “世子爷你要救救奴婢啊,奴婢不想死。”

    侯宇辉转头看向太子,道:

    “太子爷莫要与一个丫鬟计较,这传出去了有违太子爷英明。”

    太子冷哼到:

    “若本宫非要与这贱婢计较,世子又能耐本宫如何,来人将这贱婢拉下去剁碎了喂狗。”

    太子身后所跟着之人立马上前,侯宏文见状隐忍不住立马上前,谁知却被人扣住了手腕,扭头看去,惊讶道:

    “齐篷你是何时回的京都。”

    身后的男子长相粗狂,身着墨绿色青竹衣袍,玉冠束发身姿高大挺拔。

    “今日刚到。”

    着便使着巧劲将侯宏文不动声色的给拉了过来。

    侯宇辉一把捞起秋色道:

    “爷我看谁敢动秋色一根毫毛,太子爷秋色乃是爷所相护之人,动秋色先要问过爷。”

    太子把玩着手中的玉骨扇,讥笑道:

    “世子果然与众不同,先是与赵三姑娘定了亲事二人大打出手,又是在大街上瞧上了一雀斑女,这厢又瞧上了这贱婢,是不是世子爷就好卑贱这一口味,难不成世子要因为这贱婢与本宫为敌。”

    侯宇辉袖子已撸道:

    “太子爷莫扯那些有的没的,爷我还就护着这丫鬟了,有本事放马过来爷我还真不怕。”

    太子面色一寒,玉骨扇一合,身后的侍卫立马朝着侯宇辉攻了过去。

    侯宇辉面色一冷拉开架势,将秋色护在身后,但闻一声怒吼:

    “老夫看谁敢伤了我的孙儿。”

    侯宏文面色立马放松下来,转而看向齐篷眼神询问道你这子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老义亲王会来。

    齐篷点了点头,侯宏文嘴角上扬,不知他这都交了些什么兄弟。

    朝着侯宇辉攻击的侍卫并未住手,老义亲王见状,大手一挥道:

    “莫怪老夫翻脸无情,上。”

    但见不知从哪冒出十几人身着墨色衣物,行动迅速直直朝着那些侍卫攻了过去,还未待众人回过神来,几招的功夫便将那些侍卫一一拿下。

    太子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墨汁来,转身看向老义亲王,咬牙切齿道:

    “见过叔祖父,不知叔祖父这般为何意。”

    侯宇辉得意忘形的朝着老义亲王喊道:“多谢老头救命之恩,老头幸亏你来的及时,若不然你义亲王府的独苗苗怕是没有喽。”

    老义亲王闻言嘴角抽搐,厉喝道:

    “混球你给本王闭嘴。”

    贵公子们这才齐齐回过神来,恭敬道:

    “拜见义亲王。”

    侯宏文与齐篷上前道:

    “见过苏祖父。”

    “拜见义亲王,半年不见老义亲王还是如此健硕。”

    老义亲王直接将太子忽视彻底,对着齐篷道:

    “嗯,好子男儿就该长相如你这般有气魄,阴阴柔柔之人心肠歹毒让人瞧着便不舒服。”

    太子立马眼眸冒火,道:

    “敢问叔祖父这番话是何意。”

    老义亲王似恍然大悟一般,愧疚道:

    “瞧老夫,人真是老了,倒是忘了太子爷乃是阴阴柔柔,老夫可没太子爷心肠歹毒,老夫的是阴阴柔柔之人。”

    “你。。”

    太子气结,这老匹夫明明的就是他,还敢如此狡辩,却有无可奈何,父皇还要对这老匹夫敬上三分更何况是他呢。

    “哈哈哈,老头你就不怕将人给气死了。”

    侯宇辉捧腹大笑,这话语刚出便迎面飞来一只鞋子,但见一贵公子哥面色微微涨红,盯着缺了一只鞋子的脚,又瞧了瞧若无其事的老义亲王,在加上世子爷嗖嗖的眼刀子,公子哥欲哭无泪这个锅他不背。

    当下便结结巴巴的对着侯宏文道:“世子爷这鞋子是我的,可砸世子爷的人可不是我,世子爷大人有大量将鞋子还给人。”

    侯宇辉抡起鞋子,道:“你可接稳了。”

    话虽是对着公子哥的,这鞋子的方向却是直直的砸向了太子爷。

    公子哥面色发白险些晕死过去,但见太子爷身边的其中一人轻松的便接过侯宇辉砸过来的鞋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