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4章 怪异苗老

时间:2018-01-27作者:半折扇

    “姑娘,姑娘若是不愿无妨,可否让在下瞧上一眼龙石砚。”

    宋齐明误以为成漪书乃是不舍,当下便急切开口道,能观上一观亦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成漪书心思一转道:“后日午时三江楼相见。”

    语毕成漪书便羞涩转身离去,宋齐明满心欢喜虽这姑娘丑了些,但不妨心地善良。

    。。

    洛冰婧依靠在圆柱上喘着粗气,这齐安侯府邸的药房难不成建到了府外,心中万分想念留在水榭院的云青与石竹,不知她们二人会不会去寻她。

    “你们慢些,不知贵府药房几时能到,怎地这般远。”

    洛冰婧喘着粗气唤道,前面不远处两丫鬟顿住了身子,道:

    “洛姑娘快了,绕过前面假山穿过回廊在经过春水院便到药房了。”

    洛冰婧两眼发黑,还有如此远的距离,现在她一刻不想动甚觉双腿都不是自个的了。

    齐安侯与镇南侯二人依旧僵持着,时辰长了众位夫人不在关注他们二人,齐安侯夫人亦是自个喝着茶水与一旁几位交好的夫人侃侃而谈。

    云青与石竹左等右等这姑娘与陈姑娘去了哪里怎地还未回来,瞧着院门处翘首以盼。

    洛冰婧拖着两条沉重无比的腿终于跟在两个丫鬟身后,来到这犹如相隔万里的药房,洛冰婧两眼发直傻笑的看着面前的院子,这下她可以休息片刻了。

    “砰,砰砰……苗老可在。”

    其中一个丫鬟敲了敲门询问道,谁知院中无一人回应,另一个丫鬟道:

    “该不会是苗老又出去云游了吧,早知道我们该去辽府医那,这下好了还要在折回去。”

    洛冰婧闻言,立马脸呈菜色,平静道心中却掀起了万丈怒火:

    “你们是谁刚才来的路上有府医的院子,现在这是另一个府医的院落,可否是这样。”

    两个丫鬟立马便惊慌失措道:

    “洛姑娘奴婢们不是有意要带着洛姑娘与陈姑娘道苗老这,而是辽府医乃是夫人的贴身府医,只管保着夫人腹中的胎儿,这府中其她人都是要找苗老瞧病的。”

    “几个娃娃在老头院门前堵着作甚。”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洛冰婧立马转身朝着声音传来之处看去,但见一位童颜鹤发精神抖擞的老者,身穿一身打着补丁的衣袍身后背着一个竹药笼子,手中还提着两条活蛇。

    两丫鬟见着苗老手中的活蛇时,立马惊的将陈广兰丢下二人连连后退了几步,实在是苗老手中的那两条活蛇乃是两条手臂粗细长约两米的巨蛇。

    苗老嘴角轻扯将蛇举到纹丝不动的洛冰婧身前,道:

    “丫头老头瞧着你不怕,你可想摸一摸这两宝贝。”

    洛冰婧强忍着晕死过去的冲动,她不是不怕而是非常怕,只不过刚才两条腿已不是自己的了,她倒是想躲可她实在是迈不开步子无能无力,当下便咽着口水道:

    “苗老,实不相瞒我不仅怕而且十分害怕,但是碍着我两条腿实在是迈不开步了,所以才会纹丝不动杵在这,苗老可否收回你的两条宝贝。”

    两条蛇头与洛冰婧面对面,吐出的蛇信子只差一指的距离便能贴到洛冰婧脸面上。

    洛冰婧甚至都能闻到蛇信子上所带的腥臭味,若不是害怕被巨蛇咬上两口,洛冰婧早就作呕了。

    苗老立马乐呵呵的将两巨蛇收了回去,自身后背篓掏出俩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肉,血淋淋的就在洛冰婧眼前将两块肉塞到两条巨蛇嘴里。

    洛冰婧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强忍着惊惧道:

    “苗老可否为陈姑娘瞧瞧,刚才陈姑娘被吓晕了过去,期间我掐了她的人中可是无济于事,还望苗老喂完两条宝贝为陈姑娘瞧瞧。”

    待洛冰婧转身朝着陈广兰看去,立马火冒三丈道:

    “兰姐姐,放肆谁准许你们将兰姐姐扔下的。”

    洛冰婧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朝着陈广兰走了过去,陈广兰整个人半卧在地面上,一侧脸颊贴着地面,腰肢强行半压在两腿上,身形十分扭曲。

    两个丫鬟被洛冰婧的一声怒吼给惊到了,这才发现陈姑娘被她们扔到了地上,二人相视一眼惊恐万分立马上前去相扶陈广兰。

    苗老上前将陈广兰身子扶正,伸手探上陈广兰的脉息,脸色微拧道:

    “这位姑娘可真是命大的,今日若不是这位姑娘被吓晕了过去,这潜伏在身上的毒素不知何时才会被发现。”

    洛冰婧闻言,微愣询问道:

    “苗老的意思是兰姐姐中了毒,苗老可知兰姐姐何时中的毒,中的什么毒可能解。”

    苗老子袖中掏出一卷灰布将其打开,但见一排异于寻常银针长短不一的银针出现在洛冰婧面前。

    但见苗老抽出一枚较长的银针自陈广兰食指与拇指之间的空隙处迅速的下了针,又抽出一枚较短的银针自陈广兰耳根后插了进去。

    苗老再次探上陈广兰的脉息,道:

    “丫头放心,这丫头片刻就会醒来,只不过这丫头所中乃是慢性毒,一时半刻老夫不能全部祛除她身上的毒素,毕竟这丫头中这慢性毒最少七年之久。”

    洛冰婧闻言神情紧张的看着陈广兰,心中却想到兰姐姐七年前不过还是一个孩童,是谁如此狠心给一个孩童下慢性毒药,洛冰婧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陈相爷府上的那个姨娘。

    但是转念一想却又不那么肯定,因着世家贵女每月余都会请一次平安脉,尤其是像陈姐姐家这样的府邸客居的府医不会差到哪去,又怎会连陈姐姐中了慢性毒药都把不出来,实在可疑。

    就在此时陈广兰悠悠转醒,眼眸似睁未睁右手微微上抬,对着洛冰婧扯出一抹轻笑。

    洛冰婧立马抓住陈广兰的右手激动唤道:

    “兰姐姐你可算醒了,兰姐姐好些了没,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陈广兰摇了摇头,虚弱道:

    “我已无事,阿婧无需担忧。”

    然后像是猛然间想到什么,面色立马惊恐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