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3章 女人汗香

时间:2018-01-27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并不理会侯宇辉,转身便随着两个丫鬟一道离去,只不过她行动不便不如两个丫鬟走的快些,一步一步往前挪着,瞧在侯宇辉眼中一阵心疼,瞧在侯宏文眼中便只觉得这死女人死倔。

    。。

    当安元香满怀期待来到后院与前院廊门时便顿住了脚步,唤来一厮吩咐道:

    “去将二皇子请来,告知镜宛亭处相见。”

    语毕安元香面容娇羞转身朝着后院的镜宛亭而去,心中心思百转千回,今日她便及笄成人了,她与宏文二人终于可以谈婚论嫁。

    成漪书走到水榭院院门之时,突然改变了主意朝着前院而去,她梦中所抢陈广兰的夫婿乃是至孝伯府大公子,今日安元香及笄,不定前院前来的公子哥们其中就有至孝伯府的大公子。

    成漪书并非胆受约束之人,简单的整理了一番仪容便朝着前院而去,中途唤来一个齐安侯府的丫鬟让其为她在前面带路,来到刚才安元香所处之处时,从怀中掏出一两碎银子递给丫鬟道:

    “你前去将至孝伯府大公子请来此处,记住不要提及是谁相请的。”

    丫鬟得了赏银,当下便眯着眼笑,对着成漪书恭敬道:

    “成姑娘放心就是,奴婢定当将此事办妥,奴婢在此恭祝成姑娘心想事成。”

    成漪书自然表现的落落大方,道:“快去吧,若事成了少不了你的赏银。”

    丫鬟立马屁颠屁颠朝着前院而去,成漪书眼神瞬间闪过狠厉,今生她不但要抢陈广兰夫婿,而且还要在陈广兰之前嫁给至孝伯大公子,做将来的至孝伯夫人,她有信心至孝伯大公子对她一见钟情,毕竟前世里她可是逼死了陈广兰赢得了至孝伯的心。

    丫鬟环顾一圈,贵公子们三五成群她并不识得谁是至孝伯大公子,自荷包之中掏出一枚铜钱,唤来一厮道:“去将至孝伯大公子请来,这枚铜钱便是你的,请来之后再付你两枚。”

    厮立马将铜钱塞到袖口之中,道:“姐姐就请放心吧。”

    正当成漪书神游之时,突然一身着紫袍的俊俏男子出现在成漪书身前,嗓音沙哑磁性十足道:

    “敢问可是姑娘唤在下来此处,不知姑娘有何要事。”

    。。

    洛冰婧一步一步终于艰难的挪出了院门,额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因着抹了太多的脂粉这汗珠都是白白的,直让侯宇辉倍感惊奇,上前指着洛冰婧脑门上粉白的汗珠道:

    “表妹,难不成你体质异于常人,这出的汗珠都是粉白的。”

    着不自觉的伸出爪子自洛冰婧额头沾了一滴汗珠,放在鼻尖闻了闻,眼眸大睁道:

    “表妹你的汗液居然是香的,怪不得你们姑娘家都男子出汗是臭男人,因为你们姑娘家出的汗是香的,实乃奇事。”

    洛冰婧嘴角抽搐不已,尤其是侯宇辉身后的侯宏文强忍着憋笑的模样,更是刺激到了洛冰婧。

    旁边的那两个丫鬟亦是想笑却不敢笑的模样,洛冰婧深深的怀疑侯宇辉非同常人实乃怪胎。

    “宏文,你闻闻这女人汗居然是香的。”

    侯宇辉居然转身举着手朝着侯宏文的鼻尖凑了过去,只听“啪。”一声,侯宏文无情的将侯宇辉的爪子打落,道:

    “宇辉,看来老义亲王真该为你安排两房通房丫鬟。”

    侯宇辉猛地转过身来,着急的对着洛冰婧道:

    “表妹你放心,我绝不要通房丫鬟,我定会洁身自好表妹你可不要嫌弃我才是。”

    洛冰婧黑着脸,这侯宇辉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要不要通房丫鬟管她屁事,当下便无视侯宇辉对着两个丫鬟道:

    “将陈姑娘扶到贵府邸府医处。”

    两个丫鬟立马搀扶着陈广兰离去,洛冰婧紧随其后,只不过还是落两个丫鬟一段路。

    侯宇辉疑惑不解道,对着侯宏文道:

    “宏文我可有错什么,为何表妹有一丝不悦。”

    不仅是洛冰婧不悦,这侯宏文亦是感到一丝别扭,现在洛冰婧还是他的未婚妻,这宇辉便给惦记上了,若是他与洛冰婧的婚事无法退却,这子惦念的可就是他的二皇子妃,当下便道:

    “你不知,我又怎会知道你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洛冰婧,走吧元香这会不定前去寻我们了,莫让她等着急了。”

    安元香在镜宛亭饮了一壶茶水,都未见着侯宏文的身影,当下便有一丝气结,举起手中瓷杯便朝着身旁的一个丫鬟砸了过去,道:

    “你还在这站着作甚,还不去前院瞧瞧二皇子为何到现在还未前来。”

    被砸的丫鬟乃是安元香身边的二等丫鬟秋色,丫鬟左侧额头立马红肿一片,应道:

    “奴婢该死,奴婢即刻前去前院,姑娘莫生气都是奴婢的不是。”

    。。

    成漪书瞧着眼前的俊俏公子,还是那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与梦境之中有所不同的便是现在的他还略微显得稚嫩,立马双颊绯红,娇羞道:

    “公子,你可寻着了龙石砚。”

    俊俏公子正是至孝伯府大公子宋齐明,当下宋齐明眼神一亮,激动万分道:

    “姑娘是如何得知龙石砚的,姑娘可曾见过龙石砚,没想到这龙石砚不仅仅是只存在传之中。”

    成漪书知道这龙石砚还要归功于所做的那个梦,梦境之中便是陈广兰摔碎了宋齐明好不容易寻着的龙石砚,自此宋齐明便十分厌恶陈广兰。

    成漪书以为这宋齐明眼神发亮是因为被她所迷惑,殊不知她现在这副模样在宋齐明眼中可无半点美感。

    宋齐明见成漪书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瞧,并不回答他所问,心中虽有不快,但因着龙石砚的下落当下便唤道:

    “姑娘,姑娘可否告知在下你在哪见到的龙石砚,姑娘手中可有龙石砚,本公子愿出高价姑娘可否割爱。”

    成漪书手中根本就没有龙石砚,何来割爱一,梦境之中并未明宋齐明当初是在哪寻到的龙石砚,面容上当下便出现一丝慌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