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9章 算计冰婧

时间:2018-01-22作者:半折扇

    “游历千山万水,登险峰跨江河坐观云起云落,体验异域塞外风情,不知二师兄可曾见过一望无际的大海,不知边缘的大荒大泽,穿过云端的群峰与你我长相不同的异族人。”

    贺楠侃侃而谈,神情甚是享受回味无穷,侯宇辉只听着便是心痒难耐,若不是碍着身份若不是义亲王府就他这一根独苗,他早就随着师傅一道游历这万千世界。

    “啧啧,二师兄还有那异域风情十分奔放的异族姑娘,那衣着那开放程度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贺楠继续眼馋侯宇辉,侯宏文在一旁听着十分艳羡贺楠能跟随师傅见多识广,不像他与宇辉只能在这京都城之中坐个井底之蛙。

    “五师弟你这裙子十分符合你的气质,真是妖娆魅惑,跟着师傅回到这京都五师弟就这般穿着吧,不知道让世伯与伯母瞧见了不知心中做何感想。”

    侯宇辉本就眼馋贺楠等人能追随师傅一道游历这万水千山,谁知这家伙居然还敢这般赤果果的眼馋与他,当下便撩着贺楠的裙袍道,露出贺楠毛发浓密的腿。

    其他几位师兄弟瞧见了,则是面色涨红若不是碍着师傅在京都城的名声,他们这些个贵公子岂会穿着这般放、荡。

    “臭子还不滚进去,要不要掀开师傅的裙摆瞧瞧。”

    老齐安侯一脚踹在侯宇辉屁股上,侯宏文连连拉着侯宇辉向老齐安侯道:

    “师傅的腿我们就不看了,徒儿先行进府了。”

    侯宏文难得肆意一次,到让老齐安侯一愣不知所措,随笑道:“这俩臭子。”

    安元香去了齐安侯老夫人的清尘院,此时齐安侯老夫人似乎与老王妃俩人之间发生了不悦,还未进内回廊安元香便听到祖母激动尖叫道:

    “不行,你是了解我的,这事我做不出来。”

    老王妃显然十分愤怒道:

    “水之,这几十年来安林岳他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对他还心存幻想,水之你醒醒可好,你已不是二八年华的少女,你现在是年近六旬的老者,这情情爱爱的东西早已不适合你,心中最重要的是权力抓在手中的权势,你可懂水之。”

    安元香闻言便躲在内回廊之后,以往守门之人发现了她,心砰砰乱跳,这祖母与老王妃相谈要事为何不知将房门观赏。

    齐安侯老夫人失声怒吼道:

    “我做不到做不到,我怎么能杀了他我不能怎么做,长公主我求求你放过林岳,他以后都不会再回京都,我保证他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林岳不会扰乱长公主的计划,求你了放过他。”

    安元香一惊,这安林岳乃是祖父的名讳,难不成老王妃要杀了祖父,安元香惊的立马捂住了嘴口生怕自个忍不住会尖叫出声。

    但闻老王妃冷淡道:“水之,你知道李王是为何而死的,华阳又是为何远嫁蛮夷的,水之你是了解我的,没有什么能阻碍本宫,任何人任何事。”

    安元香此时此刻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紧张不已,李王难道不是因为久病缠身而病死的吗,华阳郡主因为民族大义远嫁蛮夷被人们所歌颂,难不成李王的死与华阳郡主的远嫁都是一场阴谋。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老奴拜见大姑娘,不知大姑娘为何不进院子。”

    安元香闻言整个人差点瘫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白妈妈,哆哆嗦嗦道:

    “白妈妈,我这刚到了祖母的院子还未进去呢,便被白妈妈给喊住了。”

    安元香故意得很大声,让祖母与老王妃都能听得见。

    房中老王妃眼眸阴沉,齐安侯老夫人则是露出担忧之色,只不过待安元香到是刚到院子还未进院子,便整个人放松下来,老王妃眼神闪烁着深疑并未表现出来。

    这白妈妈乃是齐安侯老夫人院中的二等管事妈妈,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这大姑娘明显是在撒谎,可是瞧着大姑娘这般惊吓的模样,并未拆穿安元香,而是扯着嗓子道:

    “老奴刚才就瞧着前边走着之人像是大姑娘,老奴便试探的喊了一句,没想到还真是大姑娘,快随老奴进内院吧。”

    这时房中老王妃的神情才彻底平淡下来,对着齐安侯老夫人道:

    “水之,瞧你吓得本宫还能吃了你那宝贝孙女不成,即使她听到了又何妨,本宫相信水之定有办法管住安大姑娘的嘴。”

    齐安侯老夫人对着老王妃一番感恩戴德,心中却知若是元香真的听到了她与长公主的谈话定是会丢了性命,长公主在外端着一副和蔼可亲慈祥端庄的模样,内里却是冷清冷血。

    。。

    洛冰婧心绪慌乱,起身便想离去,今日虽未用的上她这副妆容达到目的,但是老齐安侯可是答应了她帮她解了与侯宏文的亲事,不管怎样达到的目的只要达到了便是好的,现在她也无须再留在齐安侯府了。

    当下便起身对着陈广兰道:

    “兰姐姐,我要先行离开,今日身子不适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兰姐姐若不然你随我一道离去可好。”

    就在这时成漪书走了过来,气吐如兰端的是一副高傲的模样,却是上前亲近的拉过陈广兰与洛冰婧,道:

    “兰姐姐与婧儿妹妹这时要去哪,刚才因着继续的原因慢待了婧妹妹还望婧妹妹不要怪罪才是,不知兰姐姐和婧妹妹可愿与我一道寻个安静的地方品茶赏景。”

    陈广兰当下便应道:

    “阿婧正身子不适呢,这下好了咱们姐妹三人一道寻个地方休息片刻阿婧便不会如此难受了,我道是漪书刚才为何那般冷淡原来还是因着你那个继母,现在好了咱们姐妹三人都不要在互相怪罪了。”

    洛冰婧瞧着成漪书总觉得成漪书那个地方不对,当直视着成漪书的眼眸之时,洛冰婧却是发现了一丝异样,这成漪书的眼神可是与前世她害死广兰姐姐之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平静之中带着一丝癫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