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8章 算计感应

时间:2018-01-22作者:半折扇

    齐安侯见自家爱妻受了委屈不悦了,这老爷子不帮着自家人到帮起了外人,老爷子这几年可是出尽了洋相,若不是老爷子断袖,他齐安侯府能到现在还被京都勋贵人家瞧不起。

    “父亲,这厢都是女眷父亲的随从衣着不雅,父亲还是早些回清阁院休息才是。”

    齐安侯委婉的劝老齐安侯,希望老齐安侯快点走,别在这碍眼。

    这时自院门匆匆走进来一厮,甩了甩衣袖朝着齐安侯行了礼,道:

    “老爷,现在已是巳时三刻大姑娘礼已成,男宾开始登府请老爷前去府门接待男宾。”

    厮这话的有些不自在,若按照规矩这迎宾之人该是大姑娘的兄长或幼弟,再不济是大姑娘的叔伯亦是可以的,这来也巧齐安侯兄弟三人还有一庶妹,这其他二位老爷皆是在外任职无法赶回京都,这庶妹乃是靳国公二夫人,齐安侯老夫人不喜安瑾,安元香及笄当然不会相请安瑾前来参加。

    老齐安侯闻言,对着厮道:

    “老夫前去府门待客,安询你在这陪你媳妇便是,可千万莫让你媳妇受了委屈。”

    老齐安侯话毕便转身离去,身后的少年郎皆是快步紧跟着离去,齐安侯老夫人眼眸之中明显有一丝受伤的神色。

    这老齐安侯离去了,又剩下针锋相对的齐安侯与镇南侯,二人又开始怼上了。

    老王妃与齐安侯老夫人见怪不怪,并不管齐安侯与镇南侯之事,而是两位老者相随离去。

    安元香瞧见洛冰婧就来气,又碍着镇南侯在此不能正大光明的上前整治洛冰婧,一时气恼不已,与几位相熟的世家贵女相谈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借口身子不适离去。

    “安大姑娘请留步。”

    安元香本想回荷香园,谁知被成漪书喊住了。

    安元香转过身来,瞧着私下无人只有她与她的贴身丫鬟与成漪书与她的贴身丫鬟四人对立相视。

    “不知成姑娘唤我所谓何事。”

    安元香对成漪书印象不深只知道她是成大姑娘,当下便不远不疏问道。

    成漪书淡淡一笑十分绚烂,道:

    “安大姑娘难道就甘心吗,安大姑娘今日乃是除掉洛姑娘的最好时机,安大姑娘就不做点什么吗。”

    安元香秀眉微蹙她不是个傻的,当下便询问道:

    “成大姑娘难不成与洛冰婧有仇,成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若这洛冰婧死了本姑娘可就成了罪魁祸首了。”

    成漪书栀花间掐断一朵花骨朵,用手慢慢碾碎道:

    “本姑娘只是看不惯洛冰婧而已,与安姑娘心思一般最是厌烦瞧见洛冰婧,若是安达姑娘能容忍洛冰婧,就当我前面的话没,我不曾见过安大姑娘。”

    成漪书这般性子正对安元香的心思,当下便爽朗笑道:

    “不知成大姑娘可有好的计策能除去洛冰婧。”

    成漪书缓步上前,附在安元香耳处细声道,安元香眼神愈发闪亮,当听闻整个计策之时,立马道:

    “没想到成姑娘是如此聪慧之人,这事就这般定了。”

    安元香兴奋离去,按照成漪书所她现在要去的是祖母那,成漪书瞧着安元香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不知为何最近她老是做同一个梦,在梦中她抢了陈广兰的夫君,杀了陈广兰她本以为会幸福的生活下去,洛冰婧却突然出现了,让人将她生生溺死那梦太过真实就好似现实发生的一般,为了防范于未然她定要先除去洛冰婧。

    洛冰婧不知为何,心咯噔一下子,整个人立马不适起来,捂着胸口,陈广兰见状,着急问道:

    “阿婧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洛冰婧点了点头道:“兰姐姐,有不好的事要发生,我这心绪不宁。”

    。。

    老齐安侯来到府门处之时,正有两三位结伴而来的大臣,当瞧见府门处站着之人是谁时,当下便上前行礼问安道:

    “拜见老太爷,不知老太爷是何时回的京都,老太爷还是老当益壮,这精神头十足。”

    其中一位长相丑陋的大臣道,这人一脸麻子不而且还是鸳鸯眼,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不仅如此,这人头发稀疏胡子寥寥几根却非要留着,宽额头大鼻子厚嘴唇犹如两根腊肠。

    老齐安侯这一生皆是追求完美,当看到这位大臣时不免流露出一丝不适来,连连回道:

    “快,快些进府时才是。”

    其他两位大臣不明所以,立马紧随着哪位丑陋的大臣一道进了齐安侯府。

    “哈哈哈,师傅是不是感觉自个污了眼。”

    其中一位身着粉衣裙袍的少年郎哈哈大笑道,只不过他对老齐安侯的称呼耐人寻味,师傅。

    其他少年郎皆是暗自憋笑,这幅场景可看不出来被逼迫被欺压的场景。

    不一会登门的宾客便多了起来,与先前的几位大臣一般这见着老齐安侯的皆是一番惊讶,尤其是担忧一会前来的自家公子会不会被老齐安侯给看中了糟了毒手。

    当侯宏文与侯宇辉一道出现在齐安侯府门前时,但见侯宇辉神情激动,上前声喊道:

    “师傅,你可算是愿意回这京都了,你老人家可是好狠的心呢,这一走便是三载,比以往走的时间都要久。”

    侯宏文亦是神情喜悦,不过没有侯宇辉那般雀跃,上前恭敬道:

    “师傅,不知此次师傅回来是否还会离开,师傅可否进宫一趟救救徒儿的母妃。”

    老齐安侯上前扶过侯宏文道:

    “宏文老夫已知晓娴淑妃娘娘一事,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一番才是,不了你们两个臭子快进府去吧。”

    侯宏文与侯宇辉二人依依不舍,好不容易逮着了师傅,在一转身的功夫师傅在离去可三载五载可有他们哭的。

    侯宇辉拉过其中一个少年郎语气酸酸的询问道:

    “贺楠,这三年师傅带着你们去了哪里,快与二师兄道道。”

    贺姓乃是耀州一大姓氏,此姓氏代表的是泼天的富贵,贺氏一族嫡系公子不比皇子的地位相差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