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7章 态度诡异

时间:2018-01-20作者:半折扇

    老王妃明显不悦老齐安候提起外祖母,老王妃面色不喜道:

    “安老太爷,这先伯爵夫人的名讳安老太爷称呼的未免太亲切了些,安老太爷水之还在这,以往的事便让它随着已逝之人一起埋葬了吧。”

    老齐安候却是冷声道:

    “长公主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些,老夫现在清心寡欲,怀念一下故人碍着长公主的眼了。”

    老王妃面色不虞,却未在开口,就在这时老齐安候夫人清醒过来,当瞧见老齐安候时,欣喜唤道:

    “你回来了,何时回来的怎么不派人知会我一声,还走吗身体好些了吧,用过膳食了吗,渴不渴你瞧我,来人为老太爷倒杯茶水。”

    齐安候老夫人话语连连,关心的话脱口而出,齐安候老夫人站起身来,双手不知往哪放十分不自在,很明显齐安候老夫人很在意老齐安候。

    老齐安候闻言只是淡淡的答道:“我来的匆忙,不必麻烦,我这是回自个府邸用不着忙活。”

    齐安候老夫人微微失落道:“回来就好。”

    老王妃瞥了一眼齐安候老夫人叹了口气,安元香早已习惯祖父祖母这般相处,心中着急祖父这不会不管她了吧,试探喊道:

    “祖父,祖父。。”

    老齐安候转过头来道:”香儿怎么了。“

    转头又朝着洛冰婧瞧去,洛冰婧到不似刚才那般不自在了,或许老齐安候并未如外界传闻那般,甚至老齐安候断袖都是故意表现出来的,洛冰婧很肯定老齐安候与齐安候老夫人二人并非入前世传闻恩爱有加,这明显就是齐安候老夫人单相思老齐安候。

    “你这丫头怎么了,老夫瞧着你面色为何如此苍白,身子不适吗。”

    老齐安侯着话有些拘束,上前接着道:

    “老夫曾拜在华医子名下,可否让老夫为你把把脉。”

    镇南侯这才发现自己的闺女洛冰婧,瞳孔大睁着,惊喝道:

    “婧儿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铜钱的果然不加,为夫还以为是铜钱夸大其词,谁知我的婧儿病的如此严重,都是他齐安侯府与二皇子欺人太甚,生生将我儿逼成了这样。”

    镇南侯虽不喜洛冰婧不假,但洛冰婧怎么也是他的女儿,他镇南侯府之人,怎能被外人随意欺辱,这不是打他镇南侯脸面吗。

    镇南侯这一番话让齐安侯、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等人齐齐变了面色,尤其是齐安侯怒喝道:

    “洛昌平我齐安侯府何时欺辱洛二姑娘了,你将这话给本侯道明白,若是二姑娘病死了洛昌平你是不是还要我齐安侯为洛二姑娘偿命。”

    洛冰婧直接将他爹镇南侯与齐安侯无视彻底,这二人见面就掐全然诠释了什么叫君子动口就不动手的道理。

    洛冰婧本想拒绝老齐安侯,尤其老齐安侯还是出自华医子门下,她这装病怎会瞒的过老齐安侯。

    当下便要开口拒绝,谁知镇南侯却是话锋一转没在怒对齐安侯而是对洛冰婧道:

    “婧儿快让老太爷瞧瞧,旁的不这老太爷的医术没几个是能比的上的。”

    老齐安侯不由分直接抓过洛冰婧的手腕探起了脉息。

    洛冰婧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砰砰砰马上就要破口而出,老齐安侯狐疑的看了一眼洛冰婧,洛冰婧猛然间身子紧绷,祈求的看着老齐安侯。

    镇南侯心急如焚瞧着老齐安侯探着婧儿的脉息神情一会这般一会那般,难不成婧儿真得了不治之症,若是如此他定要为婧儿讨回公道。

    但见老齐安侯收回手,看着洛冰婧询问道:

    “可否告知老夫,你这般是为何。”

    洛冰婧心下一松,只要老齐安侯不拆穿她一切皆好。

    洛冰婧心酸道:

    “我这乃是心中焦虑所致,终日里彷徨不安夜不能寐茶饭不思,都是我的不是挡了二皇子与安大姑娘,我虽为未来二皇子妃可我深知二皇子对我不喜,就算嫁入二皇子府也是不讨喜的,若在如此下去,我怕我命不久矣,老太爷你可懂我这症状该如何医治,女感激不尽。”

    洛冰婧最后一句话饱含深意,意有所指,她这是明明白白告知老齐安侯她无意二皇子妃之位,她也是无可奈何被逼无奈,安元香想要的便是二皇子妃之位,若齐安侯府能有法子解了她与二皇子的婚事,她定当感激不尽。

    老齐安侯当下便明了洛冰婧的态度,轻松道:

    “丫头,你这病无碍,放心就是,老夫定会为你解决。”

    洛冰婧感激的朝着老齐安侯行了礼,早知道今日老齐安侯会回齐安侯府,她就不用做打算了,更不用扮成这副模样了。

    安元香却是着急上火了,祖父怎滴一字不提二皇子与她之事,还好心的为洛冰婧这个贱人诊治。

    洛冰婧就此死了才好,当下便有些埋怨道:

    “祖父……你回京都作甚来了。”

    老齐安侯闻言不免有些失望,元香难不成没听出洛二姑娘无意二皇子妃之位吗,只不过苦于无奈无法退了与二皇子的亲事。

    齐安侯夫人这时站起身来,对着老齐安侯阴阳怪气道:

    “元香,莫打扰8祖父,老太爷好不容易愿意回一次京都,你的事就不要拿来打扰你祖父了,爹爹儿媳立马派人将爹爹的清阁院给清扫清扫,若是爹爹无事便回清阁院休息一番,待明日为爹爹举办洗尘宴。”

    齐安侯夫人双手扶着腹慢悠悠的朝着老齐安侯走去。

    这语气十分傲慢,虽是的话恭敬,但态度却是十分不屑。

    洛冰婧哑然,这老齐安侯乃是长辈齐安侯夫人怎会如此大胆这般态度对老齐安侯。

    老齐安侯瞧见齐安侯夫人亦是不喜,十分直白道:

    “老夫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操心,你这是怀了身孕吧,看样子不会超过三个月,你这般捧着肚子能捧着什么,到让人瞧不少笑话,若是担心害怕就回院子休息。”

    齐安侯夫人被老齐安侯一番道立马面红耳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