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6章 老齐安侯

时间:2018-01-20作者:半折扇

    “嗯……齐安侯……你这杂碎居然敢踹本侯子孙根……本侯与你誓不两立……嗯……。”

    镇南侯双手捂着裆部,面色扭曲姿势十分黯然销魂,臀部微微挺翘着,这出来的话则显得阴气旺盛阳气虚浮。

    “哎呦……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道阴柔尖锐的公鸭嗓音传了过来,但见来人年近六旬发丝发白,面容白白净净一道狭长的眼闪着精光,身后跟随的皆是长相阴柔面容白净的少年郎,大的不过弱冠之年的则才童龀之年,这些男童皆衣着色彩鲜艳的裙袍。

    “父亲,您何时回来的。”

    齐安侯恭敬的朝着老者行礼问安道,态度虽是恭敬有余,但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呦,这是昌平啊,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宝贝没了,来快让老夫给你瞧瞧。”

    老者正是老齐安侯,老者并未搭理齐安侯而是朝着镇南侯洛昌平走去。

    镇南侯身子微僵,连连后退道:

    “世叔伯,我无碍不敢劳烦世叔伯。”

    镇南侯脸呈菜色,姿势扭捏躲避老齐安侯的碰触。

    老齐安侯身姿灵活步伐轻盈一眼便能看出乃是个练家子,老齐安侯一把袭向镇南侯的裆部手握成爪,镇南侯洛昌平心猛然一惊,腾的一踩地立马蹦出两三米远,嘴里道:

    “世叔伯我好了,不必劳烦世叔伯大架了。”

    镇南侯躲在两侍卫之后,他还从未如此狼狈过,这老齐安侯乃是断袖之人。

    来也怪这前几十年老齐安侯还是个顶天立地的壮汉,谁知不过几年的功夫老齐安侯便成了这难不难女不女的怪物没瞧见年近六旬的老齐安侯居然穿着一套骚包的内粉色裙袍,疾走之间隐约能瞧见老齐安侯白花花的腿。

    跟随在老齐安侯身后的这些**十有八九都是下面之人送给老齐安侯讨喜的,还有一部分乃是罪臣的公子。

    “既然无事了,都堵在这水榭院院门处作甚,走一道随老夫进去。”

    老齐安侯发话了,齐安侯与镇南侯岂有不遵从之礼,老齐安侯在前齐安侯与镇南侯洛昌平随后。

    洛昌平走路还有些别扭,夹着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迈着,刚才众人可都是听见镇南侯的怒吼了,当下便瞧着洛昌平的那副模样掩嘴偷笑。

    洛冰婧一眼就被老齐安侯给惊住了,洛冰婧前世里只知道有怎么一个人,却从未见过此人。

    这传言果真不假,老齐安侯怎一个妖字了得,这肤色这装扮比之一般女子还要娇媚上三分。

    “拜见老太爷。”

    众人纷纷向老齐安侯行礼问安,有几位世家贵女瞧见老齐安侯这副打扮在加上身后跟随的那些俊美少年郎瞧的那叫一个耳红心跳。

    洛昌平当瞧见嫡长公主老王妃时,立马上前恭敬道:

    “拜见长公主。”

    老王妃神色显然很是愉悦,洛昌平的这一声长公主可真是喊到了老王妃心坎里。

    几十年了唤她长公主的人少之又少,现在她成了寡居的王妃,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实权没有夫家助力的王妃,还不如一句长公主来的有威严。

    当下便态度温和道:

    “起吧,镇南侯你这可要唤来太医瞧瞧。”

    镇南侯立马道:“不碍事,多谢长公主关心。”

    “长公主您怎有空闲来我这齐安侯府。”

    老齐安侯语气轻佻颇为不善道,洛冰婧恍然之间想起前世所发生的一件大事。

    当年政变之时,扶持太子的乃是老妪婆,当年政变之时第一个死的便是老齐安侯夫人。

    救侯宏文性命的乃是老齐安侯。

    老妪婆当年便是被老齐安侯手刃的,难不成老妪婆与老齐安侯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过节。

    “祖父,您回来了,香儿以为祖父不回京都不为栀儿办及笄宴了。”

    安元香立马上前,撒娇的半挽住老齐安侯的手臂。

    老齐安侯乃是最疼安元香这个嫡长孙女的,当下便喜笑颜开道:

    “老夫若在不回这京都,丫头的心上人意中人怕是要成为她人的夫君了,老夫来是为丫头讨回一个公道。”

    老王妃眼眸中闪过不喜,随机消散不见,道:

    “本宫前来是为了元香及笄的,难不成侯爷不欢迎本宫。”

    老齐安侯上前笑着道只不过笑意未达眼底:

    “本侯岂敢不欢迎长公主,劳烦长公主为安香及笄操心了。”

    老王妃不在理会老齐安侯,而是在哪端坐着品着茶水。

    齐安侯夫人像是没瞧见老齐安侯一般,既不上前相迎亦不起身这公爹还站着,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到做的安稳。

    众位夫人与世家贵女,看着老齐安侯的眼神带着防备,虽然老齐安侯现在喜男色,可就怕他男女通吃。

    老齐安侯四处扫了一眼,当看到洛冰婧之时便猛的一怔,惊讶出声道:

    “香俪……”

    洛冰婧身子被老齐安侯瞧得微微僵硬,朝着老齐安侯施了礼道:

    “老太爷为何如此瞧我,难不成我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安元香上前指着洛冰婧道:

    “祖父这位姑娘乃是镇南侯府二姑娘洛冰婧,与宏文有婚约在身的女子。”

    安元香现在充满了希望,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只顾着寻欢作乐的祖父今日终于出关,而且还是为了给她出气讨回二皇子妃。

    谁知老齐安侯却并未随安元香所期望的方向发展,而是自个整理了一番衣衫道:

    “你这丫头与靳香俪是什么关系。”

    老齐安侯口中的靳香俪乃是她外祖母,洛冰婧眉毛轻佻,这老齐安侯与她外祖母难不成有关联。

    洛冰婧当下便态度不卑不亢不喜不忧道:

    “老太爷口中之人乃是我外祖母。”

    老齐安侯眼眸之中明显闪过一丝痛色,接着哈哈大笑道:

    “老夫道你这丫头怎地瞧着这般眼熟与俪儿如此相似,原来你是俪儿的外孙女,怪不得。”

    安元香眉心微拧,这怎地与她想的不一样,祖父不是要为她讨回二皇子妃之位的吗,这怎地还与洛冰婧续起来关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