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5章 初步开始

时间:2018-01-20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半死不活的道:

    “安姑娘祝贺你及笄成人,咳咳……安姑娘我这几日终日不得心安,因着我安姑娘与二皇子有情人不能眷属,我实在是有罪,还望安姑娘与二皇子大人大量莫要怪罪我才是。”

    洛冰婧一番话的情真意切,只不过让众人听了心中很是不适,尤其是洛冰婧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生怕她一口气提不上来甍了。

    安元香嫌弃的退后了两步,口不由衷道:

    “洛姑娘,我并没有怪罪洛姑娘的意思,我与宏文有缘无分吧,洛姑娘莫自责才是,不知洛姑娘这可是得了什么怪病。”

    众人皆有疑问,前几日还好好的人突然之间成了这副模样难不成真的得了什么怪病了。

    但见洛冰婧拿着巾帕掩着面嘤嘤的抽泣起来,抽噎道:

    “我命不久矣。”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震惊无比,尤其是离洛冰婧近的几位夫人、世家贵女纷纷起身躲的远远的,皆掩口捂鼻生怕洛冰婧将怪病传染给了她们,责怪的看着洛冰婧这将死之人还跑出来作甚不在府中等死。

    左侍郎夫人面色担忧关心询问道:

    “洛姑娘可是患了不治之症可请御医瞧过了。”

    洛冰婧感激的看了一眼左侍郎夫人,道:

    “多谢王夫人关心,婧儿并未得病。”

    众人则是狐疑的瞧着洛冰婧,这既然没有得病怎滴会是这副模样。

    洛冰婧见众人瞧向了她,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道:

    “我之所以现在会是这副模样乃是因为我忧心忡忡所导致,自从接了安姑娘的帖子我便整日不得安宁,现在安姑娘及笄了这二皇子却与我身有婚约无法向安姑娘提亲,我胆子弱闭上眼便是梦见我被人暗杀的情景。”

    众人皆是脸色变了变同情的看向洛冰婧,这洛姑娘实属可怜与二皇子定有婚约本该是一件喜事,谁知二皇子与安大姑娘郎情妾意,再加上今日坊间传闻二皇子与安大姑娘有首尾更是为洛姑娘鞠了一把同情泪。

    这件事从头至尾受到伤害的唯有洛姑娘一人,这亲事还退不得太祖太后直接将二人的成婚之日都定了下来。

    真难为洛姑娘了,若是二皇子为了安大姑娘暗杀洛姑娘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怪不得洛姑娘会将自己吓成这般模样。

    洛冰婧见初步效果达到了,她要做的便是先挑起众人对她的同情接下来的事才好进行吗,她想通了这婚事定是要退即使成全侯宏文与安元香这两个贱人也无所谓。

    现在坊间的传闻她敢断言十有八九便是齐安侯府放出去的,为的就是激怒侯宏文。

    她可了解侯宏文,若安元香在做出稍稍刺激侯宏文的事情,侯宏文定会想方设法将她这个拦路虎给灭了。

    老王妃朗声一笑道:

    “你便是宏文那子的未来皇子妃吧,老身瞧着你这丫头是个有福气的,你外曾祖母可还好。”

    洛冰婧心中略有警惕,这老妪婆惯会使的伎俩便是让人对她放下戒备之心,一步一步落入她的圈套。

    洛冰婧先是对着老王妃福了福身子,恭敬回道:

    “臣女正是二皇子的未来皇子妃,臣女惶恐臣女乃福薄之人,臣女的外曾祖母与以往一般硬朗安康。”

    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等人皆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乱,难不成洛冰婧得了老王妃的眼不成。

    老王妃轻轻招手,道:

    “丫头上前来,本宫仔细瞧瞧。”

    洛冰婧莞尔一笑被石竹与云青搀扶着上前,待离老王妃三步远的距离便顿住步子道:

    “王妃娘娘见谅,臣女身体不适不敢上前以免将病气过给王妃娘娘。”

    老王妃却是和蔼可亲道:

    “你这丫头畏首畏尾怎滴什么都怕,安丫头给你下帖子你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宏文那子与安丫头将你怎么着了,现在本宫仔细瞧瞧你这丫头,谁知你又是害怕,你这性子着实不适合宏文。”

    洛冰婧满面惶恐道:

    “臣女生性胆子,正如王妃娘娘所言,臣女并不适合尔虞我诈过活的战战兢兢的日子。”

    “齐安侯你这老匹夫给本侯滚出来。”

    一声怒吼自院门出传了出来,洛冰婧闻声心中一喜道爹爹来的还真是时候。

    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二人面色十分难堪,齐安侯朝着老王妃告罪道:

    “还望王妃娘娘见谅,臣有要事处理耽搁片刻,元香的及笄之礼还望王妃娘娘操心了。”

    “齐安侯你缩到龟壳去了不成,还是躲在女人怀里不敢出来了。”

    镇南侯毒舌起来与乡野村妇并无二样。

    齐安侯大跨步朝着府门而去,迎来便是镇南侯一拳:

    “砰……”

    齐安侯连连后退左侧眼窝立马乌青一片,齐安侯怒吼道:

    “洛昌平你这杂碎,你居然敢殴打本侯,来人呐将这贼人给本侯绑起来。”

    镇南侯洛昌平大手一挥,气势汹汹道:

    “你以为本侯是傻的不成,不带够人手就来你齐安侯府,脑子缺根筋不成,来人呐谁动手便打谁。”

    齐安侯与镇南侯二人两厢对峙身后皆站着两房人马。

    齐安侯老夫人面色怏怏的整个人老态龙钟,精气神很差眼皮半合着好似睡着了一般。

    谁知这会子却来了精神道:

    “发生了何事,还不派人前去瞧瞧,长熙你何时来的。”

    齐安侯老夫人对着齐安侯夫人不悦道,随看见老王妃亲切询问道。

    侯长熙乃是老王妃的名讳,但见老王妃亲切道:

    “水之我啊来了有一会了,你这毛病怎么还没医治好啊,一日里能清醒几个时辰啊。”

    齐安侯老夫人刚才还与老王妃着话,这会子又恢复了刚才的那副模样。

    老王妃轻唤了两声道:

    “水之,水之可还醒着。”

    齐安侯老夫人默不吭声,老王妃眼眸闪过一丝心疼之意。

    众夫人贵女无人发现齐安侯老夫人的异样,都探着脖子支起耳朵仔细听院门出发生的事,碍于身份不得前去相看。

    只闻镇南侯一声惨绝人寰的悲嚎,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