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4章 及笄之礼

时间:2018-01-18作者:半折扇

    “臣妇拜见王妃。”

    “臣女拜见王妃。”

    洛冰婧随着众人福着身子,一道同众人向老夫人请安问礼。

    “起来吧,今日乃是高兴的日子,莫因本宫的到来有所拘束。”

    洛冰婧抬眼瞧去,这老妪婆衣着素净典雅,右手腕上带着一串隐隐发着亮光的佛珠,据洛冰婧所知这佛珠乃是国光寺一位羽化飞仙的得道高僧所佩戴之物,老妪婆头上所佩戴的九根木簪子乃是先祖皇帝亲手所制,这九根木簪乃是权势的象征。

    老妪婆端的是面目慈善和蔼让人倍感亲近,骨子里却早已坏透。

    齐安侯夫人随着老王妃一道进的院子,右手扶着腰这才刚刚有孕这般到让人瞧笑话。

    老王妃话虽是这样,众位夫人贵女依旧是规规矩矩丝毫不敢造作,这老王妃乃是除了太祖太后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这太祖太后深居深宫她们这些人瞧不见便也罢了,可这老王妃可是独居在李王府,她们的一言一行现在可都在老王妃眼下。

    众人簇拥着老王妃朝院内走去,洛冰婧与陈广兰落后一步,但闻陈广兰道:

    “阿婧,老王妃和蔼可亲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老王妃好似戴了一张假面,怎么瞧着怪怪的。”

    洛冰婧心道陈广兰真是个眼毒的,这老妪婆就是戴了一张假面,表面上慈祥却是比任何一人都要歹毒。

    老妪婆现在寡居一人,一生只有一女,且这一女远嫁蛮夷,众人皆怜惜老妪婆中年丧夫亲女为了国家安稳远嫁蛮夷,却不知这乃是先祖皇帝对她的惩罚。

    这李老王爷乃是被老妪婆生生给气死的,华阳郡主乃是被老妪婆逼着远嫁蛮夷。

    老妪婆心狠手辣,在过两年这老妪婆便会露出原型。

    “兰姐姐要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面善的不一定心善这面恶的不一定心恶。”

    洛冰婧饱含深意道,二人随跟了上去。

    宾客皆来齐了,这安元香的及笄之礼正式开始举行了。

    为安元香加戴发笄的乃是老王妃,这份殊荣安元香可是独一无二的。

    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坐在下首,老王妃与昨日刚刚归京的齐安侯老夫人坐在上首。

    有司乃是俞夫人,手上端着发笄、发簪、钗笄,赞者乃是徐惠禾,洛冰婧一怔安元香怎滴没让侯凤娇来当赞者,怎么想来洛冰婧四下看了一番都未瞧见侯凤娇的身影。

    东侧几上摆放着三套服侍,一套色彩艳丽的采衣一套淡雅清浅的襦裙还有一套象征及笄的宽袖长裙礼服。

    旁边几之上放着玉酒杯酒壶。

    俞夫人端着托盘站在齐安侯夫人身侧,众位夫人与贵女皆端坐在原黄梨木圆椅上,安元香自阁换上采衣采履。

    由丫鬟扶着出了阁,徐惠禾上前净手,待安元香走来向宾客行礼作辑然后跪坐在铺垫之上,徐惠禾上前拿起白玉梳上前为安元香梳发。

    老王妃起身净手,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立马起身相随,俞夫人紧随其后,老王妃来到安元香身前接过俞夫人奉上的发笄,和蔼吟诵道: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语毕为安元香梳头加笄,遂转身回到上首位置坐定。

    安元香起身,众夫人贵女起身作辑祝贺,安元香眼眸微微不耐回以一礼转身回了阁,徐惠禾立马自几之上拿了第二套襦裙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洛冰婧明显瞧见老妪婆眼中闪过一抹不喜,仅仅一个及笄之礼安元香便觉繁琐。

    待安元香自阁出来,身后的徐惠禾明显左侧脸颊微微肿起,不做他想便知是安元香所为。

    安元香身着襦裙屈膝下跪朝着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行跪拜之礼,老王妃在此净手上前,接过发钗为安元香戴上,依旧是和颜悦色道:

    “吉月令辰、乃申尔福、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受万年、永寿胡福。”

    安元香此时神色更为不耐,起身朝着众位夫人作了辑还未等众人回礼便朝着阁而去,徐惠禾胆怯的拿起最后一套华服怯怯弱弱的朝着阁而去。

    陈广兰低声对着洛冰婧道:

    “这安大姑娘这性子可真是不讨喜,阿婧你可瞧见了徐二姑娘哪脸上的红肿,怕是被安大姑娘给掌掴的。”

    洛冰婧低声道: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兰姐姐过几日便是我及笄之日了,到时候兰姐姐要为我加衣。”

    安元香再出来之时,整个人气质愈发显得高贵,真所谓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与前两次相同老王妃起身净手接过钗冠为安元香戴上,不过这次老王妃自袖中掏出一根金钗一并戴在安元香发髻之上,道: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

    待老王妃吟诵完祝词,安元香便朝着老王妃行了大礼,道:

    “元香跪谢王妃赏赐。”

    老王妃闻言笑了起来,亲昵道:

    “本宫瞧着你这丫头与本宫的华阳有六七分相似尤其是这性子几乎一模一样,看到了你本宫就像看到了华阳。”

    众贵女嫉妒的看向安元香,这安元香烧了八辈子高香才会这辈子先是与二皇子情比金坚,又得太子青睐,现在更是因着长相性子得了老王妃嫡长公主的眼,什么好事都让安元香给摊上了。

    俞夫人当看到洛冰婧之时,眼中闪过一抹算计道:

    “洛二姑娘你这身子还撑的住吗。”

    众人皆顺着俞夫人的目光瞧去,但见洛二姑娘面色苍白黯淡无光,纯色发淡眼睛无神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洛冰婧本随着陈广兰坐在角落之处,这一时到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老王妃仔细打量了一番洛冰婧,尤其是见洛冰婧被众人一瞧露出一副胆怯的模样,老王妃嘴角微挑。

    安元香恶狠狠的瞪着安元香恨不得食其血肉,碍着身份面容柔和朝洛冰婧走去。

    “洛姑娘,几日不见你怎滴成了这副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