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3章 往昔故人

时间:2018-01-17作者:半折扇

    荷香院。

    安元香身着素色的襦裙似中衣,衣缘没有文饰,一条水粉色云锦腰带,在加曲裾深衣。

    待一切完毕之后,安元香便被丫鬟婆子簇拥着朝举行及笄宴之地而去。

    及笄宴在齐安侯府水榭院举行,此时院中莺莺燕燕世家贵女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所议论之事无非就是胭脂阁的水粉店的水粉上乘,锦衣坊的成衣店铺又出了新颖的款式,金玉阁的首饰坊推出了新一季首饰价值千金被那个府上的贵女一掷千金给买了去。

    众位夫人在哪则是谈论着当今京都城的英年才俊、满腹诗书的世家贵女,各位夫人各怀心思不同,家中有适嫁公子姑娘的夫人更是仔细探听。

    安元香自花廊处走来,与安元香有交情的几位世家贵女立马相迎上去。

    其中一位身着桃粉色丝绸束腰宽袖碧玉年华的少女上前讨好道:

    “元香,今日你可真好看,过了今日元香便及笄成人了,到时候二皇子抬着彩礼来齐安侯府提亲,有情人终成眷属可真是让人艳羡。”

    这少女长相平平甚至有些丑陋,蒜头鼻大嘴巴,绿豆眼只占了皮肤白皙这一样。

    “俞晓绾若是不会话便闭嘴,今日乃是元香妹妹的及笄之礼,莫扰了元香妹妹的心绪。”

    另一位身着浅紫色薄纱长裙碧玉年华的少女不悦的将俞晓绾给挤到了一旁,上前握着安元香的柔荑。

    这少女长相貌美,柳眉凤眼玉鼻,樱桃嘴微微轻佻,鹅蛋脸水润肤,粉嫩的好似能掐出水来。

    “惠禾还是你最知我心思。”

    安元香不喜的撇了一眼俞晓绾,这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徐惠禾轻佻的看了一眼俞晓绾,与安元香一道朝着院中走去。

    院中摆放着一张黄梨花木的长桌,桌上摆放着一套杏粉色大袖长裙礼服,按昭顺序分别叠好,衣领朝东。

    “元香见过成夫人,这位气质如兰的姑娘想必是陈二姑娘吧。”

    安元香朝着衣着深绿色锦衣华服的贵妇恭敬道,贵妇身旁站着一位书香气十足的少女。

    少女衣着月白色绣墨兰丝质长裙,眉眼之间都透露着浓浓的书卷气息,少女五官平平却组合在一起煞是好看,不是一眼惊艳之人却是越看越耐得住细细品味之人。

    少女淡淡的回道:

    “恭喜安姑娘今日及笄。”

    贵妇人眉眼之间却露出不喜,不悦道:

    “漪书,难不成平日里读书读傻了,就这般敷衍安姑娘。”

    随对着安元香道:

    “安姑娘漪书性子木讷还望安姑娘不要见怪。”

    安元香娇笑道:

    “无事成夫人,这三姑娘怎滴没来,往日里最喜与我讨要绣品今日元香怎滴没见着三姑娘。”

    成夫人闻此言笑的合不拢嘴道:

    “喜乐前日随着筱香郡主一道前去华光寺为梁太妃祈福,过两日才会回京都。”

    成漪书见成夫人与安元香详谈甚欢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成漪书喜静不喜这热闹的场景,独自一人闲庭漫步在曲径道,齐安侯府景色宜人尤其是这水榭院亭台楼阁精致典雅,花廊径芳香四溢许多奇花异草争相开放,水榭院处处透露着典雅清奇。

    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打打闹闹,石竹、云青、丁香三人跟在身后,洛冰婧突然间顿住脚步,陈广兰顺着洛冰婧的目光瞧去,欢快唤道:

    “漪书。”

    随拉着呆愣中的洛冰婧上前,左手握着洛冰婧右手握着成漪书,洛冰婧神情颇为不自在,尤其是看到兰姐姐握着成漪书的手特别碍眼。

    上一世若不是成漪书,兰姐姐怎会年纪轻轻便红颜早逝。

    “漪书,瞧着你愁容满面难不成你继母又难为你了。”

    陈广兰是个热心的性子,当下便关心问道。

    成漪书轻轻叹了一口气,落寞道:

    “没有,广兰也知我的性子,不喜这热闹只想寻个安静之地。”

    然后轻撇一眼洛冰婧,微微移了移身子,有些嫌弃的意味。

    陈广兰眉心微拧,成漪书这下意识的动作被陈广兰看在眼中。

    “漪书,咱们姐妹三人一道寻个安静的地方诉诉相思之意。”

    陈广兰不知漪书与冰婧之间发生了何事,往昔的好姐妹怎滴二人今日这般疏远。

    成漪书道:

    “广兰,我有些不适,你与洛姑娘一道去便是,我先回去了广兰,一会母亲该责怪我了。”

    话闭便转身离去,不做停留,洛冰婧自始至终没有开口话,眼神冷淡看着成漪书的背影。

    “阿婧,你与漪书这是怎么了,咱们三人自幼玩到大,怎滴今日你们二人互不搭理对方。”

    洛冰婧不知该如何作答,难不成她要告诉兰姐姐前一世成漪书抢了她的夫君害了她的孩儿,亲自灌了她一杯毒酒,将兰姐姐生生给逼死。

    洛冰婧十分懊恼十分自责,若不是前世她弱懦无能明知兰姐姐有性命之忧却无法相救。

    洛冰婧神色复杂,瞧的陈广兰万分揪心,她这离京半年到底发生了何事。

    “阿婧你倒是啊。”

    陈广兰神色急切道,洛冰婧微微叹息道:

    “兰姐姐无事,成漪书怕得罪贵人吧,毕竟我现在可是浪尖中的人物,兰姐姐有一句话婧儿不知当不当讲,往后兰姐姐要当心成漪书。”

    陈广兰并没有将洛冰婧的话放在心上,误以为是成漪书与洛冰婧二人闹了别扭。

    洛冰婧无奈,这一世她定要相护住兰姐姐。

    ……

    “老王妃到。”

    一声拖着尾音的声音自水榭院响起,众人纷纷朝着水榭院院门处走去。

    陈广兰拉着洛冰婧一道朝院门处走去,这老王妃可不是简单之人,乃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姑妈,嫡长公主,因着嫡长公主李驸马破例无功无绩被封为异性王。

    洛冰婧神色讪讪的,这老王妃嫡长公主与她前世不合,若不是这老王妃当年支持安元香打压她,她的皇女怎会被迫远嫁蛮夷之国,和亲还未半年便传来女儿香消玉损的噩耗,待她掌权之后才查明女儿当初是被活活勒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