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1章 齐安侯府

时间:2018-01-17作者:半折扇

    荷香院。

    “元香,你在这般闹下去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你难不成是怕了洛冰婧,前几日母亲以你的名义邀请了洛冰婧前来参加你的及笄宴,今日乃是收拾洛冰婧的好时机,母亲定要让洛冰婧这次有来无回,为我儿报仇争回二皇子妃之位。”

    齐安侯夫人扶着腹相劝道,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安元香。

    安元香闻言,激动万分欣喜之余一把抓住齐安侯夫人,道:

    “娘亲你的可是真的,洛冰婧今日真的会前来参加女儿的及笄宴。”

    齐安侯夫人下意识躲避安元香突然碰触,双手紧护着腹,谁知这下意识的动作惹了安元香不喜。

    安元香原本欣喜万分的神色立马转变,整张脸拉了下来,面容清冷,冷笑道:

    “娘亲,莫不是嫌弃了女儿,怕女儿伤着你动了胎气,也是女儿虽为嫡长出却不是个男孩,现在女儿对娘亲来成了无用之人,一来及笄之后便不能再去江南祖母身边为娘亲尽孝,这二来女儿本与二皇子之事乃是板上钉钉谁知半路杀出了洛冰婧,女儿无缘二皇子妃之位,现在的女儿对娘亲毫无益处,加上娘亲怀了身孕定是以为腹中怀的是公子吧,更是心中再无女儿的地位。”

    齐安侯夫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元香,眼眶湿润面容悲痛万分,痛心疾首唤道:

    “元香,你怎会这般想娘亲……”

    安元香这番诛心的话深深刺激到了齐安侯夫人,她倾尽心思让老夫人喜欢上元香这个嫡长出全然是为了元香着想。

    齐安侯老夫人乃出自清流之首俞太傅府上,她花费心思将元香放在齐安侯老夫人身边那是让元香多多接触俞太傅府上之人,将来落的好名声。

    她万万没想到元香居然这般曲解她的心意,将她作想的如此不堪。

    安元香却是不耐烦道:

    “母亲可还有事,若无事女儿还要精心打扮一番,不知母亲可将有司、正宾、乐者、笄者夫人给请齐了。”

    齐安侯夫人心中酸楚不堪,上前轻轻哄道:

    “元香娘亲待你……”

    安元香立马不耐打断道:

    “娘亲女儿都知,娘亲为女儿请了何人。”

    齐安侯夫人无可奈何,深知元香对她误解已深,现在越是解释元香便会越是不信任,当下便道:

    “娘亲请了李王府老王妃、孝亲伯夫人、兵部尚书夫人、荣爵爷夫人、俞夫人、相国夫人……”

    安元香面色这才缓和,娘亲看来还是为她下了一番苦心思,居然能将李王府老王妃给请来。

    ……

    洛冰婧主仆三人来到齐安侯府门前,还未下马车便闻马车外传来一厮高声唱到:

    “镇南侯府二姑娘到。”

    洛冰婧主仆三人相视一眼,这厮明显是故意如此的,怕是齐安侯夫人早已吩咐过厮留意镇南侯府马车。

    才会出现人还未下马车,厮便高声唱到她是谁来,只不过这厮这名讳报的镇南侯府二姑娘,若不是前几日她与安元香侯宏文声名大噪,怕是旁人定会误解来的是镇南侯府的庶女,毕竟镇南侯府只有两位姑娘一嫡一庶,这厮报名讳报的又是如此隐晦。

    石竹率先跳下来马车,将哪洋洋得意的厮猛的一撞,但见哪厮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吃屎。

    这世家姑娘下马车该是要踩着垫背丫鬟的,齐安侯府故意给洛冰婧难看,垫背丫鬟就在府门侯着,齐安侯府负责迎接宾客的二堂夫人与三堂夫人在府门处瞧着洛冰婧的笑话。

    石竹见此,一把提过刚才哪厮,这厮还处在呆愣之中,身形还未站稳,石竹猛的就是一脚将厮踢趴下在地,迅速一脚踩在哪厮背上,一脚踩在地板上,恭敬道:

    “姑娘请下马车。”

    厮痛的眼珠子哗哗往下落,这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痛深处,这钻心裂骨的疼厮没哭爹叫娘算是硬气了。

    云青掀开马车帘,扶着面色苍白神态怏怏半边身子靠在云青身上的洛冰婧下了马车。

    “姑娘,慢点您身子还未痊愈当心。”

    石竹一边道,一边将洛冰婧前去扶洛冰婧,云青猛的一脚踩在厮后背上,底下厮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心中却是将蔡总管的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一遍。

    洛冰婧整个人娇娇弱弱可这下马车踩厮的劲比云青还要大,只差一点这厮便伏在地上了。

    齐安侯府门处聚集了两三位前来参加安元香及笄的夫人,还有两位世家贵女。

    其中一位身着紫色暗纹绣荷色云锦长裙、头带珐琅彩金步摇、六支金钗的夫人道:

    “洛姑娘这是怎么了,前几日在靳国公府参加宴会时还好生生的,不过几日的时间怎滴成了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

    另一位夫人立马进了府门轻唤道:

    “左侍郎夫人你还不快些过来,这洛姑娘明知自个身子不好却还前来参加安姑娘及笄宴这不晦气码,这模样不知得了什么怪病。”

    这话的夫人身着一身玫红色绣百花云锦长裙,头戴赤金流苏步摇,并插八支金簪子,整个脑袋明晃晃看着着实累人,这夫人生的一副好相貌,明目皓齿巧玉鼻只不过美中不足的便是嘴口大了些嘴唇厚了些。

    “俞夫人,这话可不能这般,洛姑娘若真是得了怪病这会子镇南侯夫人怎会放心洛姑娘前来参加安姑娘及笄宴,依本夫人看来这洛姑娘怕是伤心过度才会这般。”

    左侍郎夫人道,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俞夫人闻言立马轻哼一声,阴阳怪气道:

    “本夫人倒是忘了,左侍郎与镇南侯交情甚笃,左侍郎夫人好自为之,怪夫人我多嘴多舌。”

    随扭着腰肢大摇大摆进了齐安侯府,左侍郎夫人眼眸微凝,这俞老太傅清明一世德高望重怎会让重孙娶了个这样的货色。

    二堂夫人与三堂夫人自然是心向着俞夫人了,这左侍郎夫人一时到被二人给孤立了起来,既不上前相迎,亦不开口讲话,一时间气氛显得无比尴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