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9章 前去参宴

时间:2018-01-16作者:半折扇

    冰洁伤成这般模样乃是老夫人所为,老夫人愿赔冰洁这般丰厚的嫁妆那是因着老夫人心中有鬼愧对冰洁。

    再听到老夫人是为了颜面才会毁了冰洁的面容,当下便误以为是洛冰洁大义为老夫人挡了灾,老夫人对她们母女心生愧疚,却不知是老夫人硬拉硬扯拿着洛冰洁挡了灾。

    ……

    建安五十六年四月二十六。

    今日乃是齐安侯府嫡长女安大姑娘安元香及笄之礼。

    齐安侯府热闹非凡一大早上便有宾客陆陆续续登府,齐安侯夫人与妯娌三堂夫人安御史夫人一同在府门处接待前来的贵夫人与贵女。

    “砰……”

    “还举行及笄作甚,宏文与洛冰婧的亲事乃是板上钉钉,现在坊间将本姑娘传成了什么模样,不知廉耻强抢她人未婚夫,更有难听的道本姑娘乃是残花败柳之身为了留住二皇子侯宏文,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今日前来恭贺的宾客有几个是真心前来的,其他的还不是为了瞧本姑娘笑话,这及笄宴本姑娘不办了。”

    “砰……哗啦……”

    安元香身着中衣披头散发,赤果着玉足将梳妆台上准备的及笄之物一一摔落在滴,不仅如此更是疯了一般将齐安侯夫人为她准备的衣服从衣架之上撕了下来,踩在脚下。

    “哎呦,我的大姑娘呦你这是作甚,你这岂不是要亲者痛仇者快吗,这及笄的簪子发急怎滴都掉落在地上了,这衣物怕是不能穿了,巧儿速速去为大姑娘挑选几身合适的衣物来。”

    杨婆子手中拿着一柄团扇,身后跟着的丫鬟婆子依次序拍开,首位丫鬟端着青铜盆里面盛放着花瓣水,其次的丫鬟捧着一叠干净的布巾,在依次往后丫鬟们有提热水桶的有提着一篮子花瓣的,还有拿着体粉的,皆排在门前为今日安元香及笄做好准备。

    安元香夺过丫鬟手中的青铜盆朝着一众丫鬟婆子泼了过去,失声怒骂道:

    “滚,都滚啊,一个个的都骗本姑娘,太祖太后老不死的你怎么还不死还不死。”

    齐安侯夫人正在府门处迎接宾客,画眉急匆匆赶来,神色匆忙上前附在齐安侯夫人耳边声道:

    “夫人,您快去荷香院瞧瞧,大姑娘今日又闹腾了起来,这个时辰了大姑娘不让奴婢们为其梳妆打扮,扬言不要办及笄宴。”

    齐安侯夫人闻言身边大丫鬟画兰吩咐道:

    “你去将二堂夫人请来同三堂夫人一道在府门迎接各府夫人世家贵女。”

    画兰应道:“是,奴婢这就前去。”

    画兰看到画眉之时,就已知晓怕是大姑娘又闹腾起来,这事与愿违大姑娘在如何闹腾亦是无济于事。

    当齐安侯夫人来到荷香院时便听到安元香大逆不道的叫骂声,惊的扶住腹紧走两步,上前一把捂住安元香的嘴,训斥道:

    “你不要脑袋了,这话若是传了出去这齐安侯府便算完了,太祖太后岂是你能辱骂编排的。”

    ……

    诗意院。

    “姑娘,姑娘您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若是去该动身了。”

    云青无可奈何,今日这是第三十二次提醒姑娘是不是要去齐安侯府参加安大姑娘的及笄宴。

    不知齐安侯府打的什么心思,居然给姑娘下了帖子,邀请姑娘前去参加安大姑娘的及笄宴。

    洛冰婧放下手中的棋谱,端起一杯茶水抿了一口道:

    “去,为何不去,安大姑娘亲自派人前来下帖子岂有不去的道理。”

    石竹闻言立马抱着怀中哪不成样的绣品上前来,劝解道:

    “姑娘依奴婢看姑娘还是莫去为好,安大姑娘现在定是恨不得将姑娘抽筋剥骨,这姑娘与二皇子的亲事可是无比牢靠。”

    洛冰婧将茶杯撂下,她万万没想到前几日还未等外曾祖母进宫与太祖太后商量一番,退却她与侯宏文的亲事,太祖太后便为她与侯宏文下了一道赐婚懿旨,不仅如此圣旨上连嫁娶日期都给定了下来,建安五十七年五月初五。

    这懿旨一下她与侯宏文这亲事可不是退就能退了,坊间不知谁放出风来,将那日靳国公府发生的事一一传了出来。

    这一传十十传百,传来传去万变不离其宗皆是齐安侯府安大姑娘不知羞耻强抢镇南侯洛二姑娘二皇子妃之位。

    不知是谁在背后推动此事,越传越厉害,时至今日起坊间已传出侯宏文与安元香有了首尾。

    ……

    二皇子府。

    “宏文,你不可以这般对待表妹,爷我不允许。”

    侯宇辉围着侯宏文转来转去,焦急万分,宏文居然起了要毁了表妹的心思。

    “侯宇辉莫怪本皇子心狠手辣,若洛冰婧不毁元香该怎么办。”

    侯宏文无可奈何,他何曾想去毁了那个有趣的臭丑丫头,可若是不毁了她,元香定不会愿意以侧室的身份嫁给他。

    “侯宏文,爷不管其他,你不能为了安元香毁了洛冰婧,本就是你与元香对不起洛冰婧,现在还想毁了洛冰婧,爷既然已经知道了,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表妹被你们给毁了,今日元香及笄若不想闹的太难看就不要动哪歪心思。”

    侯宇辉眼神复杂看了一眼侯宏文便转身离去。

    侯宏文瞧着侯宇辉远去的背影低喃道:

    “我宁愿负了天下人都不会伤害元香一丝一毫,怪只怪洛冰婧挡了元香的位置。”

    ……

    “姑娘,这,姑娘你穿着这般合适吗。”

    云青眉头微拧,姑娘不知怎地想的,居然穿了一套藕荷色极其素净的衣裙,头上只带了两朵白玉兰绢花再无其他首饰。

    “姑娘,你这是作甚,这水粉可是不能在摸了。”

    石竹一声惊呼道,但见洛冰婧对石竹与云青的话充耳不闻,继续手上的事。

    当看到铜镜中露出一面色灿白毫无血色的女子,一身素净的藕荷色衣衫在加上哪发髻上仅有的两朵白玉兰绢花,整个人给人一种病殃殃病入膏肓的模样。

    洛冰婧瞧着铜镜之中的人儿十分满意,愉悦道:

    “好,就这就般模样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