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8章 装聋作哑

时间:2018-01-15作者:半折扇

    这厢齐安侯刚回到府邸,便被安元香的贴身妈妈杨婆子给拦住了,但见杨婆子噗通一声跪在齐安侯身前,嚎啕大哭道:

    “老爷大事不好了,大姑娘上吊自杀了,夫人听闻大姑娘自裁动了胎气,现在府上乱成了一锅粥,大姑娘昏迷不醒,夫人胎儿不保,老爷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杨婆子哭的真切悲痛,半瘫在青石板铺就的地板上,拍着地板嚷嚷哭喊道:

    “我可怜的大姑娘被哪闲言碎语活活要给逼死,可怜的夫人遭了大罪了,老爷你可要为大姑娘、夫人做主啊。”

    齐安侯整个人如遭雷劈,心中惊涛骇浪,耳朵轰轰作响面色惊慌之中夹着一丝怒气,整个人被杨婆子一番话给定住了,元香自裁夫人胎儿不保。

    齐安侯双手握拳,面色铁青额间青筋砰砰直跳,喘着粗气鼻翼剧烈抖动,眼神冷冽的看着杨婆子,厉呵出声询问道:

    “大姑娘为何自裁,那个不要命的在大姑娘跟前嚼舌根了,夫人如何了,还不一一道来。”

    杨婆子眼神微闪,拖着尾音咿咿呀呀道:

    “今日坊间传遍了大姑娘强抢洛姑娘二皇子妃之位,安大姑娘裹不知耻不仅强抢洛姑娘未婚夫而且欲暗害洛姑娘,谁知被洛姑娘识破自食后果不仅如此连累其母亲差点产,而且坊间还传闻夫人……夫人……”

    齐安侯见杨婆子支支吾吾就是不坊间如何传的夫人,一脚踹了过去,齐安侯现在正值怒火冲天,杨婆子还想做个样不知却惹了齐安侯不喜。

    “哎呦……”

    杨婆子四脚朝天姿势十分不雅,面色涨红立马翻爬过来,连忙跪拜整齐不敢在惺惺作态,连连道来:

    “坊间传闻夫人老蚌怀珠,这般年纪了府上妾一个个年轻似玉貌美如花没一个能怀上身孕的,夫人不知会什么狐媚勾人的招数,让侯爷夜夜流连其房中才会怀上这胎。”

    这本是一件老来得子的喜讯却被传成这般不堪,当下齐安侯怒甩衣袖,心中却已认定此流言定是镇南侯府放出去的,欺人太甚他齐安侯府与镇南侯府势不两立,怒气腾腾朝齐安侯夫人的福锦院走去。

    ……

    镇南侯老夫人见洛冰婧如同木头桩子一般,任凭她如何指桑骂槐洛冰婧都在哪雷打不动充耳不闻自得自乐喝着茶水。

    镇南侯早在刚才受不了老夫人絮絮叨叨早就溜了,留下水姨娘母女在哪硬着头皮让老夫人一番教导,洛冰婧至始至终如同一个看客。

    “婧儿,吧你是如何打算的。”

    镇南侯老夫人不在拐弯抹角,直接单刀直入询问起洛冰婧来。

    洛冰婧故作惊讶道:

    “祖母,这话从何问起,婧儿能有什么打算,婧儿天资愚笨祖母还是问清楚些。”

    继续喝着茶水,好似这茶乃是琼浆玉露。

    水姨娘依旧死性不改上前指责道:

    “二姑娘若愚笨这天底下还能有聪慧的,二姑娘就甭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二姑娘如何想的这与二皇子的亲事是退还是不退,二姑娘可是答应了二皇子与安大姑娘的,这出去的话若是不承认的话那可是失信于人的,这亲事若是退了旁人会如何作想镇南侯府的二姑娘难不成是个傻子放着这般好的亲事不要,要妾身道二姑娘聪颖之人这次可办的什么事啊。”

    水姨娘口若悬河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教了一番,洛冰婧唤来身旁一个丫鬟吩咐道:

    “快些到杯水给水姨娘送去,不知水姨娘口渴不渴,水姨娘本姑娘与二皇子的亲事岂是本姑娘能做主的,水姨娘放心就是太祖太后若不应这亲事皇上都做不了住。”

    丫鬟左右为难,手中端着一杯茶水不知该递不递给水姨娘,这是二姑娘吩咐的,但水姨娘要吃了她的眼神亦是不假,这该如何是好。

    镇南侯老夫人厌烦道:

    “左右不过一门亲事,成与不成就看婧儿的福分了,都散了吧各自回自个院子。”

    镇南侯老夫人沉思道,若洛冰婧能当上二皇子妃这般是最好的,若当不上亦不可惜,毕竟她实在不喜洛冰婧与穆氏。

    再者了这镇南侯府唯一的男嗣便是水姨娘所出这将来继承镇南侯府的除了那个庶长子再无第二个人,当下更是不喜穆氏,无用之极堂堂一个当家主母连一个男嗣都未诞下,却不曾想想镇南侯去穆氏房中屈指可数怎会孕育子嗣。

    洛冰婧本就担心穆氏,这厢老夫人刚下了吩咐,洛冰婧便起身朝着老夫人行了礼退了下去,将水姨娘与洛冰洁视若无物,不曾理会。

    ……

    诗歌院。

    “洁儿你这脸如何伤的,哪药膏可真的能让你的脸颊不留疤痕。”

    水姨娘心疼的轻捧着洛冰洁的脸蛋询问道,心中却十分担忧若洁儿落了疤痕这后半辈子可就算完了。

    “砰……”

    洛冰洁当听到水姨娘询问她是如何伤了脸颊之时,心中怨气横生一怒之下躲开水姨娘,将秋香色丝绸流苏桌布一把扯了下来,露出黄梨花木的八脚腿圆桌,桌面上摆放的茶具应声而落。

    水姨娘惊了一跳,顾不得地板上的碎瓷片直直走了过去,一把抓住洛冰洁的蜀锦百蝶宽袖边沿,担忧问道:

    “洁儿到底发生了何事,莫气坏了身子。”

    洛冰洁闻言转身扑进水姨娘怀中,因着大夫吩咐不得流泪以免碰着伤口留了疤痕。

    洛冰洁仰着面,泪珠子在眼中打着转转不敢流露下来,抽噎道:

    “娘,祖母好狠的心,若不是祖母女儿不会伤了脸颊,虽祖母事后答应女儿出嫁之时会为女儿多添上三十六抬嫁妆一万两白银以表安慰,但女儿心中凉意丛生,祖母为了颜面硬生生将女儿脸颊给毁了,娘~”

    洛冰洁的不清不楚,只道出她脸颊乃是镇南侯老夫人所伤,镇南侯老夫人为了安慰她以示对她的歉意要为她多添嫁妆,却没道出发生了何事。

    水姨娘虽听的糊涂,却听明白了其中两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