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6章

时间:2018-01-14作者:半折扇

    侯宇辉本就觉得这事侯宏文与安元香对不起洛冰婧,先前只想着侯宏文与安元香了,到没想到还有这一茬,若是表妹提出退亲可不是别人都会以为她是个缺心眼的吗。

    “表妹这事宏文与元香愧对表妹,表哥亦是倒忘了这茬,表妹等着表哥这就回去,这退亲之事只能是宏文提出,对了表妹你与姑母当心些,齐安侯带着大队人马杀了过来,估计这会在该到镇南侯府门了。”

    完一阵风似的从窗口消失不见,洛冰婧翻了翻白眼,侯宇辉怕是也缺筋的,专门替侯宏文做这种吃力不讨好之事。

    “咦,姐你这窗怎地是开着的,姐是现在沐浴吗,奴婢等人提来了热水在外间候着。”

    石竹两手各提着一木桶热水,狐疑的看着开着的后窗。

    洛冰婧上前将后窗合上,看着石竹手中的两桶热水十分想沐浴一番,但想到侯宇辉所齐安侯已带着人向镇南侯府杀了便歇了沐浴的心思,当下神态怏怏道:

    “这水放着吧,你去白露院瞧瞧娘亲,瞧瞧墨锦如何了,告知娘亲齐安侯这会子正朝镇南侯府赶来,怕是一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石竹闻言,将两木桶往外室一放,腾腾的朝着穆氏的院落赶去。

    洛冰婧唤来一丫鬟让其替她绾了发,整了衣衫这厢刚插上最后一件首饰,便有前院的婆子前来道:

    “二姑娘,侯爷有请二姑娘前去前院,事态紧急侯爷让二姑娘做好准备。”

    洛冰婧起身,这齐安侯来得还真不是时候,当下便随着婆子一道去了前院。

    洛冰婧还未进前厅便听到一声怒喝:

    “镇南侯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本侯夫人自个要挨洛夫人一脚,真是岂有此理。”

    但闻镇南侯洛昌平阴声怪气道:

    “这可不是本侯所,是你自个承认的,贵夫人明知自个有了身孕不在府中好好养胎跑去靳国公府前去凑什么热闹,若不是安姑娘厚着脸皮向我儿讨要皇子妃之位,能发生冲突吗,若不发生冲突我儿怎会踹安姑娘,本侯夫人又怎会踹齐安侯夫人,这要怪罪便怪罪安姑娘好了。”

    洛冰婧若是场合不对便笑了出来,这镇南侯如此维护她与娘亲是因着二皇子妃的关系,没想到父亲亦是一位气死人不偿命之人。

    洛冰婧掀开门帘,饶过屏风中规中矩的走进了厅中,望向主位上的父亲与齐安侯恭敬有礼道:

    “婧儿见过爹爹见过齐安侯,不知爹爹唤女儿前来所谓何事。”

    镇南侯一脸宠溺的看向洛冰婧,慈爱道:

    “为父唤婧儿前来乃是接手齐安侯的赔罪的,这安姑娘为了争夺二皇子妃之位想要刺杀我儿,可是将婧儿惊了一跳,齐安侯你这该不该赔罪。”

    齐安侯人高马大,长得玉树临风一副儒雅君子的模样,这会在让镇南侯的一番话气的是面色铁青,指着镇南侯破口大骂道:

    “本侯今日可真是开了眼界了,镇南侯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本侯今日前来可是要为夫人与元香讨回公道的,该赔罪的是你镇南侯府,莫要欺人太甚,元香与二皇子青梅竹马两无猜只差元香及笄二皇子便会前去齐安侯府提亲,这洛姑娘与二皇子的亲事乃是太祖太后与靳国公老夫人定的,这一没经过皇上与娴淑妃娘娘的二没告知二皇子,这亲事不作数,元香何来抢二皇子妃一位之。”

    镇南侯蓦地站了起来,怒目圆睁道:

    “齐安侯你莫要信口雌黄,婧儿与二皇子的亲事乃是板上钉钉牢靠的很,这太祖太后与靳国公老夫人为二皇子与婧儿订下的婚事怎地不算数,这乃是凤意岂是能违抗的,婧儿及笄便会嫁入二皇子府,齐安侯与安姑娘还是歇了那份心思的好。”

    洛冰婧好整以暇看着他爹镇南侯与齐安侯二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言辞是越发激烈,若不是碍着两人的身份,洛冰婧十分肯定这二人定会大打出手。

    齐安侯最终败在镇南侯洛昌平的毒舌之下,整个人脸黑的能滴出墨来,转而看向洛冰婧道:

    “洛姑娘老夫奉劝你一句,这不是自个的东西千万不能往自个怀中拦,今日你殴打元香一事若是传到二皇子耳中洛姑娘可想过后果,洛姑娘老夫相劝洛姑娘做人要识好歹,看在洛姑娘答应元香愿意让出二皇子妃一事上,洛姑娘殴打元香一事便算了。”

    齐安侯见洛冰婧默不作声误以为洛冰婧是认同了他的话,紧接着话锋一转道:

    “但是镇南侯夫人差点将本夫人踹产一事,不能就怎么算了,本侯大度只要镇南侯夫人前去齐安侯府门前跪上一天一夜这事便算了,若不然本侯定会将镇南侯夫人失仪殴打本侯夫人上禀给皇后娘娘。”

    洛冰婧眼神蔑视的看向齐安侯,语气玩物似的道:

    “齐安侯与安姑娘一般不自知,这人呢贵在自知,与二皇子有婚约的乃是本姑娘而不是安姑娘,这求人的态度都没有,还想暗害本姑娘,安姑娘哪一脚本姑娘还是踹的清了,没将安姑娘的脑子踹明白。”

    齐安侯闻言整个人愤怒的站了起来,手指哆嗦着指着洛冰婧道:

    “简直不可理喻,本侯万万没想到镇南侯府之人都是真般德行牙尖嘴利只会逞口舌之快,这做错了事了不知前去赔罪还振振有词,这齐安侯府与你镇南侯府这梁子接下了,本侯这就进宫状告镇南侯府。”

    洛冰婧莞尔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着齐安侯道:

    “本姑娘不是哪逞口舌之快之人,本姑娘一般都是动手的,齐安侯尽管前去告御状便是,正好将本姑娘与二皇子身有婚约一事告知圣上,不准圣上会立马下一道赐婚圣旨,本姑娘在此多多感谢齐安侯的大仁大义,到时候本姑娘做了正室大发慈悲让安姑娘进府为贵妾,这样可好啊。”

    镇南侯当下便哈哈大笑道:

    “还是我儿大度,还赏个贵妾位置给安姑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