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4章 穆氏反击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看着穆氏这般坚强冷淡的模样心疼不已,娘亲爱慕洛昌平这些年来倾心为镇南侯府付出不求回报,为了洛昌平将自己本来的脾性皆改变不少,现在娘亲这般怕是娘亲对洛昌平往昔的爱慕全部化为恨意。

    镇南侯却是面红耳赤,一下子将穆氏甩开,却没在上前甩穆氏耳光。

    洛冰婧面色凝重上前道:

    “娘,女儿从不知娘亲心中这般苦,娘亲若你有任何打算女儿都支持娘亲,爹爹扪心自问娘亲待你如何待水姨娘如何,上孝敬祖母下照顾洛冰洁与女儿,为了镇南侯府呕心沥血,爹爹还如此这般作践娘亲。”

    镇南侯本想对着洛冰婧发火,但转念想到洛冰婧与二皇子身有婚约,这往后若是二皇子得了皇位,洛冰婧可就是皇后娘娘。

    当下便耐着心性对着洛冰婧道:

    “婧儿爹爹以往待你母亲相敬如宾,今日实在是你母亲丢了镇南侯府的脸面,为镇南侯府招惹了是非,婧儿爹爹不为难你娘亲,只要你娘亲前去齐安侯府负荆请罪任凭齐安侯夫人处置,爹爹便饶过你娘亲。”

    镇南侯本以为他着般妥协了穆氏与洛冰婧会领他的心意,谁知洛冰婧却反对道:

    “爹爹,你怎可这般糊涂,娘亲乃是镇南侯夫人,若是娘亲负荆请罪任凭齐安侯夫人处置那才是丢了镇南侯府脸面,爹爹难不成要将镇南侯府的脸面奉上任齐安侯府踩在脚底下。”

    镇南侯却沉思道,婧儿的极是,镇南侯府岂不是矮了齐安侯府一截,这可万万不可。

    镇南侯老夫人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洛冰婧,当下便道:

    “穆氏必须前去齐安侯府赔罪,今日的齐安侯府可是非同一般,二皇子倾心安大姑娘,婧儿答应了二皇子与安大姑娘要与二皇子退亲,不仅如此坊间传闻太子一心要将太子妃之位留给安大姑娘,这安大姑娘可是人中龙凤,不似婧儿这般什么都不是。”

    镇南侯老夫人有意刺激洛冰婧,若能打消洛冰婧退亲事的念头那是再好不过的。

    水姨娘则是阴阳怪气的道:

    “姐姐与二姑娘清高,看不上二皇子,姐姐这般厉害差点将齐安侯夫人踹流产,二姑娘又得罪了安姑娘,不知会不会惹怒了太子与二皇子,到时候甭负荆请罪了,就算打杀了姐姐与二姑娘怕是也难消几位怒意。”

    洛冰洁紧接着道:

    “二妹妹可是将姐姐害的好惨,姐姐身为太子侧妃到时候若惹太子不喜,姐姐如何取得太子宠爱为镇南侯府谋福利,如何为大弟铺路,二妹妹与大夫人可曾为镇南侯府着想过,忍一时风平浪静,大夫人与二妹妹受一点委屈算什么。”

    水姨娘与洛冰洁母女二人话里话外皆是指责穆氏与洛冰婧。

    镇南侯老夫人却一改常态没有与往日一般为难穆氏与洛冰婧,而是持静观其变的态度。

    穆氏却是冷声笑道:

    “水姨娘与大姑娘如此为镇南侯府着想实在令本夫人汗颜,既然水姨娘与大姑娘这般,不如水姨娘与大姑娘代替本夫人去一趟齐安侯府受一顿责罚好了。”

    镇南侯却是忍不住道:

    “穆氏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今日之事你必须要去齐安侯府给齐安侯夫人赔罪,婧儿与安姑娘一事便算了,婧儿你与二皇子的婚事不能退,女儿啊你可不能犯傻啊,这二皇子妃之位是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

    洛冰婧深知洛昌平对她这般和颜悦色那是看着她与二皇子有婚约的份上,若是她执意要与二皇子退了亲事,怕是她与娘亲今日便不回这般站在厅中了。

    老夫人在靳国公府还恨不得吃了她们母女,现在只观看着多是因为她亲事一事。

    缓兵之计必须要用,当下洛冰婧道:

    “爹爹、祖母婧儿不是傻的,婧儿在靳国公府那般道,全是权宜之计,二皇子倾心安姑娘,若是婧儿不识好歹不答应二皇子,怕是二皇子会厌恶女儿,到时候女儿即使嫁给了二皇子也是不讨喜的。”

    洛冰婧道这,镇南侯甚觉有道理便点了点头,洛冰婧见状继续道:

    “女儿与安姑娘有抢夺未婚夫之恨才娘亲之所以相踹齐安侯夫人全是为女儿着想,当时安姑娘想要刺杀女儿,齐安侯夫人亦是上前找女儿麻烦,娘亲为了相护女儿才会这般失礼,女儿还请父亲莫要怪罪娘亲,若咱们镇南侯府前去赔了罪便是胆怯齐安侯府便是愿意拱手将二皇子之位相让给安姑娘。”

    镇南侯大笑道:

    “还是婧儿想的周到,这齐安侯府安姑娘是个不知羞耻的,明明知道我儿与二皇子有婚约还敢请求我儿退了与二皇子的亲事,她齐安侯府当镇南侯府是傻的不成,放着好好的二皇子妃不当想让给她人,这事镇南侯府没错全是属于正当防卫,再则了她齐安侯夫人老蚌怀珠不知在齐安侯府歇着还跑去参加宴会,还敢冲撞婧儿,这胎若是落了也是赖她自个,碍不着咱们镇南侯府什么事。”

    穆氏与洛冰婧相对一眼,洛冰婧从穆氏眼眸之中看出一丝漠然,对洛昌平的漠然。

    “既然无事,本夫人便与婧儿告退了,自明日起这镇南侯府的一切花销用度本夫人概不负责,本夫人本就是一个没有实权的主母,这权利想让给水姨娘也罢,老夫人也罢。”

    洛冰婧朝着镇南侯与镇南侯老夫人行了礼便随着穆氏一道退了出去。

    石竹自始至终没有开口讲一句话,这主子们讲话可没有她开口话的份。

    刚才侯爷要打夫人耳光时,她都做好了准备营救夫人,谁知夫人却是自个知道反击了,真可谓是可喜可贺。

    待穆氏母女走后,镇南侯自个在哪心情甚是愉悦的同时又有一丝怪罪穆氏,毕竟若没穆氏嫁妆的支持镇南侯府不会像现在这般比之一般勋贵人家要富裕的多,水姨娘与洛冰洁母女二人则是狠的咬牙切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