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1章 保是不保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格尔却是将银针收了起来,转身退回老夫人身边。

    齐安侯夫人左右为难,腹愈发疼痛脸色越发惨白,安元香眼中闪过挣扎心有不忍,可是想到今日发生之事便坚定下心来。

    “婧儿,怎么办廖娉不让格尔妈妈医治,这若是出了事岂不是娘亲连累了你。”

    穆氏整个人心神恍惚,紧抓着洛冰婧的柔荑。

    洛冰婧却心道,这胎落了也好,这安公子可不是什么好人,齐安侯府鼎盛之时这安公子可是京都城出了名的恶霸,欺男霸女、闹市行马、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结交许多市井地痞简直是无恶不作邻人发指。

    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千刀万剐之刑,她与安元香争夺储君之位时,幸得宏德相助揭发齐安侯府通敌卖国、暗中培养死士、走私私盐、冶炼铁器种种证据将齐安侯府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她却不知这些证据是真是假。

    “娘,若真出事了有女儿顶着,娘莫担心。”

    洛冰婧给了穆氏一个坚定的眼神,这祸害遗千年不定这安公子是个命大的。

    来也巧刚才二皇子遇刺,靳国公府已派人去请了太医,不过半柱香时间匆匆赶来三四名太医,靳国公夫人立马吩咐太医为齐安侯夫人诊治。

    这几位太医皆是有些怔愣,不是二皇子受伤了吗,这会子怎地变成齐安侯夫人了。

    其中一位太医一眼便看出齐安侯夫人这是产的迹象,立马吩咐丫鬟婆子道:

    “快,将齐安侯夫人抬入内室。”

    众人本想跟着去瞧瞧热闹,靳国公老夫人却下令道:

    “今日府邸事杂,扰了诸位的兴致,今日便到这吧,老身在这向诸位赔不是。”

    众人皆是连连回礼,这老夫人的礼可不是她们能受的,主人家开了口即使在想瞧瞧齐安侯夫人与镇南侯夫人等人的热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纷纷向老夫人告辞。

    靳国公大夫人与靳国公、靳英公、靳水之几人相送众位宾客,今日这宴席是频频出事真是晦气。

    靳怡见人走的差不多了,便上前阴阳怪气的对着洛冰婧母女指责道:

    “曾祖母好好的一个洗尘宴就怎么被你们母女给搅合了,几年不曾联系的亲戚,这会子到上赶着来了,这来就来了没想到却是个惹事精。”

    靳国公二夫人亦是同靳怡一般,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十分不屑道:

    “大姑娘,这有些人贵在不知自厚着脸皮肖想不属于自个的,这安姑娘与二皇子人家那是情比金坚,若是有羞耻之心的怎会故意挑唆二皇子与安姑娘的情义,还有这有些人呢当年将老夫人气的离了京都,这会子怎地还想将老夫人气走不成。”

    穆氏脸色微僵,洛冰婧则是面色从容道:

    “二夫人与靳二姑娘的极是,这人呢贵在有自知之明,不是自个的东西始终不是自个的,这顶替别人始终是个赝品,靳二姑娘要好自为之才是,等哪天靳大姑娘回来了靳二姑娘该如何自处。”

    靳怡面色惊慌气急败坏道:

    “你,你休要胡,本姑娘就是靳大姑娘。”

    靳国公二夫人同靳怡一般往四周瞧了瞧见四周无人,稍稍松了口气,却是惊异洛冰婧是从何得知的。

    靳怡脑中闪过一道精光,指着洛冰婧张口结舌道:

    “你是哪天戏弄我的丑丫头,你在曾祖母房中听到了一切,我道怎地瞧着你好生眼熟,原来是你洛冰婧。”

    洛冰婧嗤笑道:“靳二姑娘本姑娘一位你脑子中装的浆糊,没想到也有清醒的时候,不错当日正是本姑娘,靳二姑娘这嫡长女的位置怕是坐不牢吧。”

    洛冰婧步步紧逼,靳怡连连后退,微微胆怯道:

    “洛冰婧你想做甚,你有何企图,本姑娘告诉你本姑娘不怕你,你尽管告知众人便是,只要靳国公府承认的大姑娘是本姑娘,那本姑娘这大姑娘之位就是真的,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改变我是大姑娘的事实。”

    洛冰婧止住了脚步,云淡风轻道:

    “我不想作甚,靳二姑娘好自为之便是,莫要惹急了本姑娘,若是惹急了我心我将你与二夫人合谋暗害靳大姑娘之事出去。”

    靳国公二夫人跳了出来,玉手指着洛冰婧咬牙切齿道:

    “你敢。”

    洛冰婧本想炸一炸靳怡没想到却将靳国公二夫人炸了出来,果真她猜测的不假,靳大姑娘乃是被靳国公二夫人等人所害,只不过洛冰婧想不明白靳国公大夫人难道没所怀疑吗,靳国公二夫人得手也太容易了一些,这事有蹊跷。

    靳怡却是拉过靳国公二夫人,急切道:“娘,你糊涂了不成,大姐姐是被匪贼所害。”

    靳国公二夫人连连道:“对,对大姑娘是被贼匪所害与我何怡儿无关,洛冰婧你休要胡言乱语。”

    穆氏与石竹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对于洛冰婧与靳国公二夫人、靳怡所讲之事感到不可思议,这靳国公大姑娘靳怡居然是个伪大姑娘,而且真的靳大姑娘还是被靳国公二夫人与靳怡所害。

    洛冰婧却是不在理会二人,轻唤道:

    “娘,石竹我们走去东阁瞧瞧齐安侯夫人这一胎能否保住,顺便看看庶姐与祖母作何反应。”

    东阁正房内室,齐安侯夫人躺在床上,几位太医轮番把脉,经过一番商量以最为年长的章太医为首,得出一番结论这胎保是保得住,只恐怕将来胎儿会出现异样。

    几位太医一番耳语,李太医声道:“章医正这胎是保还是不保,若是保了这胎儿将来恐怕会有残疾。”

    章太医捋了捋胡须郑重道:“这胎定是要保的,事关两侯府之事咱们该做的之事保胎,出了靳国公府便管住口舌。”

    但这话是万万不能告诉齐安侯夫人的,他们只是来保胎的不负责以后这胎儿生长如何,牵连上两侯府之事这不该的话闭嘴的好,经过一炷香的时间齐安侯夫人的这一胎总算是保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