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50章 老蚌怀珠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哎呦,哎呦我的肚子。”

    齐安侯夫人到不似安元香那般狼狈在众人面前失仪,不过整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肚子哎呦呦直嚎叫。

    穆氏整个人身子隐隐发颤,洛冰婧立马上前扶住娘亲,只见娘亲脸色煞白,显然刚才娘亲是为了她才会第一次突破诸多规矩踹了齐安侯夫人一脚。

    靳国公二夫人则是一声惊呼,指着齐安侯夫人的罗裙惊叫道:

    “齐安侯夫人产了,齐安侯夫人产了。”

    洛冰婧明显感觉到娘亲身子一僵,脑中轰然想起安元香当年确实是有一个幼弟与安元香相差许多,却想不起安公子是哪一年的了,该不会娘亲一脚将其踹流产了吧。

    丫鬟婆子皆是有条不絮上前查看齐安侯夫人,这时府医与石竹二人赶了过来,那厢靳国公等人亦是一步赶到。

    喝的醉醺醺的大理寺少卿严大人打着酒嗝,道:

    “二皇子殿下呢,二皇子殿下伤势如何了,可有性命之忧,这齐安侯夫人你作甚你这裙摆上的血该不会是二皇子的吧,嗝。”

    着便左摇右晃朝着齐安侯夫人走去,伸出手去掀齐安侯夫人的裙摆。

    严夫人眼疾手快一把将严大人扯了过来,吩咐身边丫鬟婆子将严大人架住,连连向齐安侯夫人赔罪,转而又向靳国公老夫人告辞,遂与丫鬟婆子架着醉醺醺还大声吆喝的严大人离去。

    靳国公老夫人亦是坐不住了,立马让格尔妈妈扶着一道朝齐安侯夫人走来,眼神则是安抚的扫过穆氏母女。

    靳怡随靳国公大夫人一道去搀扶齐安侯夫人,心下却暗喜斗吧斗吧最好斗个鱼死网破才好,众人各怀心思,两个丫鬟将安元香扶了起来,安元香脸面上一片红肿,眼神恶毒的直视着洛冰婧,转而却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自个的娘亲。

    石竹双手轻微包扎,上前着急询问道:

    “姑娘,发生了何事,姑娘你与夫人无事吧,有没有受伤。”

    洛冰婧摇了摇头,道:

    “无事,石竹若待会有事,切记护住夫人。”

    府医满头大汗,还未站稳便被齐安侯夫人身边的姚妈妈给拽了过去,道:

    “快,快瞧瞧我家夫人肚中的公子有没有事。”

    齐安侯夫人闻言则是立马哭喊着道:“我的儿,都是娘亲无用,镇南侯夫人欺人太甚,本夫人定当讨回公道。”

    洛冰婧一直观察着齐安侯夫人,显然齐安侯夫人的反应并不知晓自个已经怀孕,若她怀有身孕定不会刚才如此冲动朝她冲过来吗,刚才她与靳姣、靳潋入花园之时还瞧到了齐安侯夫人饮了酒。

    诸位大臣见着没有二皇子的影子,便兴致怏怏的,正准备离去,谁知却被告知齐安侯夫人产还是被镇南侯夫人踹掉的,勾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府医还未见过如此场面,不觉便有些紧张,上前探上齐安侯夫人的手腕,脉细弱无力隐有双脉却似若有若无,随抽回手向着靳国公老夫人禀道:

    “齐安侯夫人怀有身孕一月有余,不过齐安侯夫人有滑胎之像脉息不稳。”

    穆氏听闻则是面无血色,齐安侯夫人与齐安侯二人感情甚笃,虽齐安侯夫人一直无子只有一女,但齐安侯却从未嫌弃过齐安侯夫人,这若是齐安侯夫人相隔十几年好不容易怀上的一胎被她给踹掉了,可想而知齐安侯会与镇安侯府不死不休,洛昌平正想方设法休了她,此一事正合洛昌平心意。

    “娘,只是滑胎并未已是产,娘莫担心。”

    洛冰婧安抚道,心下却不敢笃定齐安侯夫人是否如前世一般生下安公子。

    靳国公老夫人闻言却是吩咐格尔妈妈上前,道:

    “格尔你去瞧瞧,尽力保住齐安侯夫人这一胎。”

    格尔妈妈闻言立马上前,自怀中掏出一个布包袋,一一展开一排比之一般银针要长的多的银针展现在众人眼前。

    齐安侯夫人却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不敢置信的抚摸着腹,她居然怀孕了欣喜之余立马流露出紧张的神色,一把抓住姚妈妈道:

    “快,快去请御医,一定要将我的孩子保住,快去。”

    安元香上前抓住齐安侯夫人,眼中闪过挣扎之色,若娘亲就此产齐安侯府定当不会饶了洛冰婧母女,若娘亲这胎保住了,看着两府的颜面洛冰婧母女只会吃些挂落不会伤及元气。

    格尔妈妈抽出其中三根银针,手指扣住齐安侯夫人手腕,齐安侯夫人立马抽动手腕道:

    “格尔妈妈你这是作甚,快放开本夫人。”

    齐安侯夫人大惊失色,生怕格尔伤及了她腹中胎儿。

    当洛冰婧看到格尔妈妈特殊的银针之时,便知齐安侯夫人腹中胎儿保得住了,当年她的大儿媳妇皇后便是被一个妖姬美人下了药,腹中胎儿难保,就在众太医束手无策之时,皇后的同胞妹妹便进了宫,当初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拿出这特殊的银针,用特殊的手法保住了皇后腹中胎儿。

    因为此事皇后的胞妹名声受到牵连,毕竟贵女习医有违闺誉,但不置可否这医术救了她的皇长孙一命。

    格尔声音冷淡道:“若夫人想保住腹中胎儿便让老奴为夫人医治,刚才老奴探了夫人的脉息若在迟疑怕是腹中胎儿不保。”

    齐安侯夫人听闻立马一把抓住格尔妈妈的衣袖祈求道:“格尔妈妈定要保住我腹中胎儿。”

    但见格尔妈妈不言不语并不理会齐安侯夫人,而是抽出银针找准穴位这厢还未扎下去,安元香却是有了动作,闪身挡在齐安侯夫人与格尔妈妈空隙之间。

    “娘,姚妈妈等人派人回了齐安侯府,靳国公府之人亦是派人进宫去请了太医,娘在稍等片刻太医就会到了,这格尔妈妈医术如何娘亲可知,若误伤了娘亲可该如何是好。”

    安元香苦口婆心相劝道,却是给齐安侯夫人使了个眼色,看了看靳国公老夫人,又看向洛冰婧与穆氏,暗中提醒靳国公老夫人与洛冰婧母女的关系。

    齐安侯夫人则是犹豫不决,既担心格尔妈妈会下黑手又担心耽搁久了会真的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