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37章 龙阳之好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齐安侯夫人脸色已明显维持不住温和之色,出现裂痕。

    其她夫人见状暗骂活该,这厅中之人除了靳国公二夫人其她皆是当家主母嫡妻正室,谁府邸上没有一两个糟心的姨娘庶出,她们厌烦还来不及,岂会为姨娘庶出上几句好话。

    穆氏心中通透,任凭洛冰婧打齐安侯夫人脸面并不阻拦,厅中气氛较之刚才更加诡异。

    唯有洛冰洁在哪疼的不断嚎叫:“府医来了没有,我的脸毁了,呜呜~若知会有此劫难,今日什么我也不该出府。”

    靳国公老夫人被洛冰洁吵的脑仁子疼,手一挥不耐烦道:

    “将镇南侯老夫人洛大姑娘送去东阁,让府医直接去东阁为洛大姑娘医治,厅中人多气杂免得一会手忙脚乱耽搁了医治。”

    镇南侯老夫人脸面尽失早就想逃离此处,靳国公老夫人这一番话正合镇南侯老夫人心意,当下便与洛冰洁一道去了东阁,这主子走了奴才们当然要跟着,姜妈妈与桃儿跟随离去,桃儿走之前不忘踩了云青一脚,疼的云青是咬牙切齿。

    齐安侯夫人面色讪讪,闷气没出到闹的个面红耳赤,平白无故让人瞧了笑话,气的衣袖一甩坐回了原位。

    洛冰婧扶着穆氏坐在了齐安侯夫人对面,刚才镇南侯老夫人与洛冰洁所处之位,齐安侯夫人心中有气将脸撇向了一边。

    ……

    这厢靳国公与靳英公、靳水之兄弟三人招待男宾客。

    与之女宾客那边有所不同,谈论的皆是朝堂之事。

    “国梁兄此次老夫人归京都不知所为何事。”

    兵部尚书周大人询问道,这老夫人每次回京都都会出一次大事,不知这次又是所谓何事。

    周大人年岁与靳国公相仿,矮矮胖胖一双眼似一条线,虽是睁着眼却让人误以为是睡着了,因着眼第一次觐见圣上之时还差点被冠上藐视圣颜的罪名打了板子。

    靳国公神情略显悲伤道:“为了三姑母办忌辰。”

    靳英公与靳水之兄弟二人同流露出忧伤怀念之色。

    众位大人面面相窥不在过问,周大人则是略显不自在,这靳三姑奶奶可是靳国公的一大痛处。

    当年因着靳三姑奶奶的离世,靳国公老夫人差点跟着去了,若不是太祖太后让太医院院首和数十名御医没日没夜守在床前,靳国公老夫人当年就仙逝了。

    靳国公老夫人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发落了穆伯爵爷府,当初穆伯爵爷只差一点便成了异姓王,因着靳国公老夫人这仕途一直停留在伯爵爷之上未曾再进一步。

    侯宇辉来到靳国公府,门房厮本想前去禀报,侯宇辉不喜这繁文礼节当下便制止了,大咧咧进了靳国公府。

    当侯宇辉捧着礼盒来到男宾客所处待客厅之时便是一愣,这不是曾姑祖母洗尘宴吗,怎地气氛如此压抑。

    “爷难不成错过了什么重要环节。”

    侯宇辉摸不着头脑,开口询问道。

    靳国公等人这才发现厅门口站着之人是义亲王府世子爷侯宇辉,当下便上前迎接道:

    “世子爷有所误会,并未发生任何事,世子爷这次怎地没与二皇子一道前来。”

    不怪靳国公会如此作闻,侯宇辉与侯宏文二人时常形影不离,所到之处皆是二人相随的情景,有一段时间京都城曾传言二人乃是断袖有龙阳之好。

    侯宇辉状似伤心之色,哀怨如怨妇一般道:

    “二皇子见色忘义,被美人相绊住了,怎会理会我这个昔日故人昨日黄花。”

    侯宇辉可是瞥见了他的准岳父护国大将军,当下心中窃喜玩性大发。

    侯宇辉这番话刚完,护国大将军脸色骤变,气愤道:

    “坊间传闻果真不假,你与二皇子果然是断袖,靳国公本将军告辞事有缓急还望靳国公见谅。”

    靳国公等人皆是尴尬异常,尤其是几位上了年纪的老顽固,瞧着侯宇辉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脏污一般。

    靳长易与几位公子哥进了客厅,便热情与侯宇辉打着招呼:

    “世子爷大驾光临,舍蓬荜生辉。”

    靳国公连忙将靳长易拉了过来,生怕侯宇辉对靳长易起了非分之心,他可就怎么一个传宗接待的子嗣。

    靳长易怔愣,这父亲平日里不是让他好生与侯宇辉二皇子等人打好交道吗,今日这般是为何。

    其他大人皆是拉过自家儿子,以免遭了侯宇辉毒手。

    侯宇辉见此状哈哈大笑,道:

    “真是有趣,不过试探一番瞧众位大人惊吓的,渍渍爷我喜欢的可是貌美如花娇滴滴的大姑娘,就算爷有龙阳之好也不是什么烂菜叶子入的了爷的眼,众位大人放心就是。”

    厅中众人脸面皆黑,这世子爷不按常理出牌,又听闻世子爷将自家儿子比作烂菜叶子心中暗骂侯宇辉是个没眼光的。

    “呐,国公爷这是祖父为曾姑祖母准备的礼品,快些派人给曾姑祖母送去,若是人手不够爷不怕多走几步去亲自送给曾姑祖母,到时候好生瞧瞧那位大人的千金生的俊俏。”

    侯宇辉着将手中礼盒递给了靳国公,不忘挤眉弄眼十分急色的模样,又是将众人刚放下的心提了起来。

    这还了得世子爷若是没有未婚妻他们还喜,毕竟义亲王府就世子爷一个独苗苗,将来继承义亲王之位的非世子爷莫属。

    但世子爷可是有未婚妻的,而且还是护国大将军府的嫡三姑娘,要赵三姑娘也是个泼辣的连世子爷都敢打,他们的女儿岂不是够受的。

    靳国公接过礼盒,双手猛的向下一弯,差点将礼盒摔落在地,看着侯宇辉拿的轻巧,他是万万没想到这礼盒会如此沉,暗骂侯宇辉是个混球,明知如此还不出声提醒。

    靳国公唤来厮将礼盒递给了厮,吩咐送去老夫人那,厮已做妨还差点接不稳,可知这礼盒有多沉。

    侯宇辉装作不知,他就是故意而为之。

    ……

    靳国公老夫人唤过来穆氏自怀中掏出一块男子玉佩,洛冰婧见此物便知外曾祖母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