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36章 庶姐毁容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厅中气氛异常紧张,作为东道主的靳国公府亦是冷眼旁观,谁让镇南侯老夫人刚才得罪了靳国公老夫人,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两位夫人这是怎么了,孙媳妇拜见母亲。”

    靳英公夫人姗姗来迟,刚绕过屏风走了进来便看见荣伯爵夫人与镇南侯夫人两厢对峙,本想调解一番,但话还未完,便被厅中嬷嬷眼神提醒了一番。

    “穆玉清你还是不是老身媳妇,是不是镇南侯府之人。”

    镇南侯老夫人突然朝着穆氏发难,她就不信靳国公老夫人不插手。

    靳国公老夫人拍了拍穆氏的手,瞬间穆氏便镇定下来,为难道:

    “母亲,媳妇心中亦是为母亲着急,可是母亲千不该万不该掌掴荣夫人,媳妇是有心无力,若不然荣夫人你打本夫人,子代母劳,本夫人替母亲受了掌掴可好。”

    洛冰婧心中释然,母亲总归迈出了一步,上前扶住穆氏道:

    “母亲,要受也是女儿替祖母受着,荣国公夫人您掌掴我吧,祖母虽疼的是庶姐,但婧儿愿为祖母受着,今日乃是外曾祖母的洗尘宴,莫惹外曾祖母不悦。”

    洛冰婧将外曾祖母几字咬的极重,尾音拖长意在提醒荣伯爵夫人。

    荣夫人会意,当下便驳回道:

    “镇南侯夫人与婧儿姑娘你们莫在争抢,该是谁受着就是谁受着,本夫人退一步不是不可,本夫人瞧着镇南侯老夫人十分疼爱洛大姑娘,不知洛大姑娘可否愿意替你祖母受我十个耳光。”

    荣夫人不仅不傻相反十分精明,怎会听不出洛冰婧话中含义,她倒是愿意买洛冰婧和镇南侯夫人一个人情,不为别的,只因靳国公老夫人与太祖太后关系十分要好。

    镇南侯老夫人松了一口气,洛冰洁却是身子一僵,这是万万不可能的,若是她今日在靳国公府挨了打,太子岂不是会厌恶她落了太子府的脸面,尤其对方还是如妃娘娘的母亲,京都城谁人不知皇后与如妃水火不容。

    洛冰洁迟迟不应,镇南侯老夫人面色愈发不悦,一把将洛冰洁拽了出来。

    由于处在慌乱之中,一个不妨洛冰洁被老夫人一股力道带着向地面砸去,只听洛冰洁失声尖叫道:

    “桃儿。”

    石竹与桃儿还有老夫人的贴身妈妈姜妈妈都在门外候着,通过空隙早已将厅中发生之事看在眼中,桃儿这厢刚迈开步子,石竹暗自一笑伸出脚将桃儿绊倒在地,这一切动作皆落在姜妈妈眼里。

    若是平时姜妈妈定会呵斥一番云青,可是现下姜妈妈装聋作哑不管不问。

    “砰。”

    洛冰洁脸面朝下砸向地面,呈半跪的姿态匍匐在荣伯爵夫人脚下,洛冰洁泪珠子哗哗往下掉,左侧脸颊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哀嚎道:

    “我的脸,我的脸毁了。”

    洛冰婧看向老夫人的目光带着隐晦莫测,她没想到老夫人会这般阴狠,宁愿让洛冰洁摔倒在地,亦不愿让荣夫人掌掴洛冰洁伤了镇南侯府的脸面,老夫人刚刚那力道显然是故意而为之的。

    这厢房中靳国公府的丫鬟婆子连忙上前将洛冰洁扶了起来,当众人看到洛冰洁左侧脸颊时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洛冰婧一声惊呼:“庶姐你的脸,你的脸,可怜的庶姐你这般模样还怎能入得了太子府。”

    “快,传府医,将洛大姑娘好生安置。”

    靳国公大夫人连连吩咐道,镇南侯老夫人傻了眼,她万万没想到洛冰洁会如此无用将脸给毁了。

    荣伯爵夫人见状也不好在不依不饶,虽她挨了一掌但人家洛大姑娘可是毁了容貌。

    洛冰洁哀怨的看向镇南侯老夫人,疼的直嚎叫:

    “我的脸,我的脸毁了,祖母你怎能如此狠心,洁儿的脸。”

    镇南侯老夫人气结暗骂洛冰洁是个愚蠢的,这会子不知道赖在荣伯爵夫人身上,倒是埋怨起她这个祖母了。

    穆氏作为嫡母不能对着洛冰洁这般模样视而不见,当下便上前关心道:

    “洁儿,莫在哭了,泪珠子流进伤口里面怕是要落疤痕的。”

    穆氏这般话刺激到了洛冰洁,明明是一番关心的话却被洛冰洁误以为是穆氏幸灾乐祸,当下便朝着穆氏吼道:

    “大夫人,我都成了这般模样,大夫人还有心挖苦我,大夫人我再怎么着也要尊你一声母亲,万万没想到大夫人的心会怎么狠毒。”

    洛冰婧愠怒上前道:“母亲你是何苦,这般关心庶姐到被庶姐伤了心,庶姐这般不识好歹受不得母亲的一番心意。”

    齐安侯夫人也是瞧够了热闹,上前相劝道:

    “都是一府姐妹哪能置气,元香平日里待她几位庶妹极好,婧儿你庶姐伤了脸颊难免会心气浮躁,玉清你要多一份耐心,都是女儿多花心思教导一番就是。”

    洛冰婧就道是齐安侯夫人不是什么好人,能有安元香那般有心计的女儿她又能好到哪去。贬低她与娘亲的同时不忘抬高她与安元香,不过刚才外曾祖母落了她的脸面,这就将气撒在了她与母亲头上,这还真是柿子捡软的捏给外曾祖母添堵。

    靳国公老夫人脸面上明显不悦,靳国公夫人与靳英公夫人则是同样不喜,唯有靳国公二夫人沾沾自得。

    洛冰婧遂笑着道:

    “娉姨可真是好福气,能有元香姐姐这般大度识礼知数的女儿,不过婧儿可否记错了齐安侯府中只有一位姨娘生有一女,据婧儿所知这庶女自生下来身体孱弱与那姨娘一道住在家庙不曾回过齐安侯府,元香姐姐常年不在京都是如何待这位庶妹极好的。”

    洛冰婧见齐安侯夫人变了脸色,顿了顿继续道:

    “娉姨你身为当家主母当然懂得娘亲的难处,娉姨也是瞧见了娘亲一番关心都被庶姐误以为是挖苦,娉姨婧儿可否问一句齐安侯府如何对待姨娘如何对待庶女,娉姨心慈可将家庙中的庶女接回齐安侯府养身子,都是女儿娉姨不妨多花心思照顾一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