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33章 赴宴打脸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侯宏文嘴角轻扯,身形猛然翻转,右手朝着侯宇辉手中拖着的大盒子袭去。

    “喂……喂,快住手这东西要散了,祖父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侯宇辉火烧眉毛连连后退,护住大盒子。

    侯宏文一掌打去,只听“哎呦,侯宏文爷今日给你拼了。”

    侯宇辉紧紧将大盒子搂在怀中,摔了个四肢朝天好不滑稽。

    “两位爷,别再闹了时辰不早了。”

    一道阴寒的声音打断道,侯宇辉站了起来拍了拍臀部道:

    “武九,不是爷嘴碎,你瞧你长相粗狂,皮肤黝黑整日里还摆着一张死人脸,呐呐呐不仅如此就连这声音都带着煞气,还有整日里一身墨衣打扮,不知你老子娘愁不愁你找不到夫人,不妨学着爷我多笑笑。”

    武九脸色更黑,世子爷这嘴可不是一般的碎,简直是字字句句往他心上插刀子。

    这长相岂是他能左右的,试着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

    侯宇辉一个激灵道:

    “武九,你还是少笑点,这样笑会吓哭姑娘家。”

    武九此时此刻心中怒吼问苍天。

    ……

    “老夫人靳国公府到了。”

    车夫勒紧马停下马车,恭敬道。

    镇南侯老夫人缓缓睁开眼眸,身后的马车紧跟着停了下来。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得体的婆子,此婆子乃是镇南侯老夫人的贴身妈妈姜妈妈。

    洛冰洁的贴身丫鬟桃儿紧随在姜妈妈身后,桃儿身后跟着一穿粗布衣的丫鬟。

    “老夫人请下马车。”

    姜妈妈将车帘掀开上了马车将镇南侯老夫人慢慢的扶着,粗衣丫鬟半跪下身子,姜妈妈扶着镇南侯老夫人一脚踩在丫鬟背上,下了马车。

    粗衣丫鬟自始至终神情不变习以为常。

    镇南侯老夫人下了马车,桃儿便上了马车扶着洛冰洁与老夫人一般踩着粗衣丫鬟下了马车。

    镇南侯老夫人端着架子由姜妈妈搀扶着,洛冰洁与桃儿紧随其后身后还跟着一个丫鬟一个婆子朝靳国公府府门而去。

    在府门迎宾客之人乃是靳国公二老爷靳英公。

    靳英公与镇南侯老夫人一般年岁当然识得镇南侯老夫人是谁,当下便笑脸相迎上去:

    “可是镇南侯老夫人,快请进府邸,老夫人这气派还是与年轻时一般,岁月虽增长,老夫人却没多少变化。”

    靳英公这番话很是受听,当下镇南侯老夫人便笑开了,道:

    “老了老了,今日靳国公老夫人洗尘宴,老身许久没与老夫人叙过旧了,今日定当好好叙上一番。”

    靳英公却瞧了瞧洛冰洁询问道:

    “这可是婧儿,都这般大了生的一副好模样。”

    洛冰洁面色涨红,镇南侯老夫人道:

    “婧儿今日身体不适不能前来,这乃是老身的长孙女洛冰洁。”

    靳英公脸色有一丝变化一闪而过。

    遂笑着将洛冰洁夸奖了一番将镇南侯老夫人请了进去。

    洛冰婧与穆氏来到靳国公府府门时,宾客几乎都来齐了,派出去的帖子唯有二皇子与义亲王府还未来人其他都来了。

    靳英公正准备进府,那厢洛冰婧与穆氏便走了过来。

    靳英公初瞧见洛冰婧猛的一惊,道:

    “你,你你是谁。”

    洛冰婧心知为何这长者会如此惊讶,完全是她与外曾祖母十分相似。

    洛冰婧莞尔一笑,答道:

    “镇南侯府嫡女洛冰婧随家母一同前来拜访外曾祖母。”

    穆氏眼眶微红,二舅舅居然不认得她了,激动喊道:

    “二表哥,我是玉清啊。”

    靳英公神情激动道:

    “清儿,你可算来看二表哥了,来快些进府,这婧儿与祖母长得真是相似。”

    洛冰婧与穆氏一道随靳英公进了靳国公府。

    镇南侯老夫人与几位老夫人详谈甚欢,将洛冰洁一一介绍给这几位老夫人,与她们的孙女不一会便打成一片,镇南侯老夫人并未名言洛冰洁庶女的身份,只道是她的长孙女。

    让众人误以为是镇南侯夫人所出嫡女洛冰婧。

    就在镇南侯老夫人与洛冰洁混得如鱼得水之时,厮高声唱到:

    “镇南侯夫人与嫡姐到。”

    一般报名讳之时只需报镇南侯夫人即可,这是靳英公让厮加上去的。

    众人皆是一愣,镇南侯老夫人在此,这长孙女在此,怎么会又来了一个镇南侯嫡女,众人一头雾水。

    镇南侯老夫人脸色愠怒,洛冰洁整个人面色煞白。

    刚才还与她相称姐妹的世家贵女,纷纷一个个的远离了她。

    “母亲,您也来了。”

    穆氏刚踏入院中便恭敬询问道。

    “祖母,庶姐。”

    洛冰婧紧接着便朝着镇南侯老夫人道了万福,一声庶姐唤的洛冰洁身子一僵。

    “原来是个庶女,怪不得言谈举止一股家子气。”

    “我道是刚才镇南侯老夫人介绍她身份时有些奇怪,只道她是长孙女却没嫡庶,呀!长孙女,这这镇南侯府居然让一个庶女占了嫡女的长字。”

    刚才还与洛冰洁详谈甚欢的几人,皆是一番交头接耳嘀嘀咕咕道。

    虽是嘀咕但声音并不,让院中众人真真切切听到她们所言,洛冰洁整个人瑟瑟发抖泫然欲泣,羞愧难当心中十分愤恨这些嚼舌根的。

    镇南侯老夫人亦是被指指点点。

    “这老夫人糊涂了不成,居然替一个庶女撑场面抬身份,若不是镇南侯夫人与嫡姐前来,咱们这些人啊还真被蒙在了鼓里。”

    “镇南侯府的规矩让人不敢苟同,勋贵人家有严明利律庶不可长与嫡出,看镇南侯老夫人如此捧着这个庶长女,怕是镇南侯老夫人破了规矩欺压了镇南侯夫人。”

    另一个大嗓门的夫人声嘀咕道:

    “你们怕是不知,这镇南侯夫人与这府中的水姨娘同出自穆伯爵爷府,之时一个先伯爵夫人所出,一个是现任伯爵夫人所出,先伯爵夫人乃是靳国公老夫人的嫡三女,若不是靳国公老夫人在上面压着甭庶长女了,就连镇南侯夫人的位置都得要换人坐了”

    这几位嘀咕的夫人皆是与镇南侯府不对付的几位,最后一位则是靳国公府的旁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