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9章 母女挨打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石竹摩拳擦掌,衣摆一掀系与腰间,衣袖半撸握了握拳头痞气一笑朝着洛冰洁走了过去。

    “既然姑娘吩咐了,奴婢却之不恭大姑娘吃奴婢一拳。”

    石竹坏笑道,握紧拳头朝着洛冰洁的面门打去。

    一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声自洛冰洁口中传来:“啊。。。杀人了。”

    伴随着一股子尿骚味,石竹拳头带着拳风扫过洛冰洁面门,并未动洛冰洁一根毫毛。

    “噗。。庶姐石竹是与你开个玩笑,你怎地就吓的尿了裤子。”

    洛冰婧嗤笑道,洛冰洁羞愧难当气的眼眶微红捂着脸面嘤嘤哭泣着跑出了院子,经过丫鬟婆子身边时还恼恨的撞了过去,直将几个丫鬟撞到在地。

    “大姑娘,大姑娘你慢些跑。”

    梅婆子等人急慌急忙的追了上去,心里直悔啊大姑娘今日落了面子定会从她们身上找回来,若是知道大姑娘会吓的尿了裤子,就算挨揍她们也要上啊。

    石竹放下衣袖整了整衣摆,十分解气道:

    “姑娘真是解气,平日里大姑娘总在姑娘面前耀武扬威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奴婢还未曾想过大姑娘居然如此的胆量,也不知她哪里来的底气还敢代替姑娘去靳国公府,我呸。”

    洛冰婧面色如常无喜无忧,手一招:“走吧,去娘亲院子瞧瞧,不知娘亲今日身子可好了些。”

    白露院。

    “侯爷,您喝茶。”

    穆氏端着一杯茶水递与镇南侯,面容上带着娇羞,侯爷已经一个月不曾踏足她的院子了。

    镇南侯接过茶杯抿了一口,道:“靳国公府下了帖子,邀你赴宴,你也知道冰婧的性子木讷现在又变得蛮不讲理十分恶劣,去不得这种场合,本侯想着你自个去不如让冰洁陪着你一道去见见世面,毕竟冰洁马上要成为太子侧妃,多结交世家夫人贵族千金对她将来有益处,你看可好。”

    穆氏脸色立马垮了下来,一盆冷水自头顶浇下,浇的她是透心彻骨的凉,穆氏面色疏冷道:

    “侯爷,婧儿身为嫡女却被冰洁占了个长字,侯爷可扪心自问待婧儿如何待冰洁又是如何,侯爷不喜妾身不喜婧儿,妾身无所他求,只求侯爷的心别偏的不能看让人笑话,妾身有自己的女儿不带着却带着一个妾的女儿赴宴,侯爷您众人会怎么瞧妾身,如何看婧儿,侯爷的慈爱之心恕妾身不能成全。”

    镇南侯被穆氏这般一,脸色讪讪的,可是一想到爱妾苦苦哀求,便厚着脸皮起身扶着穆氏的两肩,继续相劝道:

    “玉清,你身为嫡母冰洁亦是你的女儿,何必分的那么清,到时候别人问起你只冰洁是你的女儿便是,又不必介绍是嫡是庶,冰洁气质出尘温婉端庄长得又是一副好相貌,别的夫人只会夸你好福气生。”

    穆氏失望之色愈发明显,一怒之下将镇南侯甩开,苦笑道:

    “侯爷还真是为冰洁想的周到周全,那我的婧儿怎么办,让别人误以为洛冰洁是我的嫡女,那我的婧儿又算是什么,怪不得侯爷今日有闲心前来看妾身,原来是打的这般肮脏的心思,妾身乏了侯爷慢走不送。”

    “啪。。”

    “贱人若不是你占着镇南侯夫人的位置会委屈冰洁母女吗,现在你还敢百般推脱,若不是碍着那老妖婆你早已是下堂妇,还敢在本侯面前端架子,明日赴宴之事便这般定了,敢出幺蛾子回来收拾你们母女。”

    镇南侯恼羞成怒,被穆氏一句肮脏的心思戳到了痛脚,抬手狠狠的甩了穆氏一个耳光,直将穆氏打的嘴角出血晕头转向。

    洛冰婧猛然推开房门,眼角湿润上前扶住穆氏,转而对着镇南侯怒目相视,道:

    “爹爹?你是我爹爹吗?我在你眼里就怎么一文不值,动手打爱慕你的妻子心中可畅快,你宠妾灭妻捧庶踩嫡不明事理无视世代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你配为人夫为人父吗,女儿告诉你,她水姨娘洛冰洁在得你的心意,那也是个妾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啪。。”

    “逆女,逆女你这不孝之女哪点配得上身为镇南侯的嫡姐,与你下贱的娘一般,早知如此当初你出生之时本侯就该将你掐死。”

    镇南侯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洛冰婧脸面上,石竹与云青愤愤不平,天底下有这般对女儿的父亲吗。

    “婧儿让娘看看,洛奉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告诉你我不怕你,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过,再有下次你觉着你能比穆伯爵的爵位更加牢靠吗。”

    穆氏被镇南侯掌掴洛冰婧给逼急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人呢,当下便提着镇南侯的名讳威胁道。

    洛冰婧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眼神冰冷无比,声音阴沉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道:

    “你打我一巴掌,我便还洛冰洁十巴掌,既然父不慈女还孝岂不是冤死都无理之地。”

    镇南侯闻言扬起手臂对着洛冰婧,岂知洛冰婧不仅不躲闪扬起脸面凑了上去,道:

    “打呀,继续打,我到要瞧瞧今个你能不能将我给打死,打不死我明日就是爬我也要爬去靳国公府拜见外曾祖母,试问何为人父母何为人子女。”

    镇南侯手扬了扬又放了下来,始终没有打下去,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身影有些狼狈。

    “婧儿,都是娘无用。”

    穆氏心疼的瞧着洛冰婧高高肿起的脸颊自责不已。

    “娘啊无事,娘女儿希望娘对他别在心存幻想,女儿不希望娘到时候被他伤的体无完肤,娘女儿句大逆不道的话,娘可曾考虑过与他和离。”

    洛冰婧深知娘上一世对外宣称暴毙,其实乃是被镇南侯与老夫人等人欺压心有郁结积累成疾悲伤过度才会早早的丢了性命。

    “婧儿这样的话莫在出口,娘若和离了婧儿怎么办,穆伯爵府定是不会收留我们母女,靳国公侯虽是娘的外祖家可是现在的靳国公与娘远了几层,婧儿还未及笄还未上亲事,娘不能自私到不为你做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