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7章 将小夫人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蓦然回首张口结舌。

    “将仁成婚了。”

    侯宇辉误以为表妹是受不了这个打击,便支支吾吾道:

    “将仁其实离鳏夫不远了,将夫人最多活不过一个月。”

    洛冰婧惊愕之情无言以表,虽六公主是三嫁不假,可是她从未听过将仁有过先夫人。

    “表妹将仁长相虽好,但实在是配不上表妹。”

    侯宇辉在哪不停絮絮叨叨,洛冰婧全然没有听进耳去,前世坊间传闻将仁与六公主是两情相悦,成婚后更是恩爱异常羡煞旁人,当初的她可是十分艳羡六公主。

    一名护院模样的汉子火急火燎的进了锦绣楼,四处乱窜不知在找什么,苗大将锦绣楼寻了个遍没瞧见将仁,便大声吆喝起来。

    “将二爷,将二爷二夫人不行了。”

    将仁自后堂冲了出来,由于焦急万分身形不稳差点磕绊在地,脸色煞白惊恐问道:

    “苗大,水淼在西苑还是东苑。”

    洛冰婧与侯宇辉立马凑了上来,洛冰婧仔细打量着将仁,此时的将仁心急如焚额头冷汗淋漓,手指颤抖嘴唇哆嗦,瞳孔大睁,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带着彷徨不安。

    苗大拉过将仁往锦绣楼外冲去,替将夫人不甘埋怨道:“二爷你快些去瞧瞧吧,将老夫人派人将二夫人给抬去了水家,老夫人明言不能让夫人死在将家晦气,怕断了二爷的气运。”

    将仁一脸急色连连道:“糊涂,娘真是糊涂,她这是要逼死我,淼儿这一番折腾还能有活路吗。”

    洛冰婧与侯宇辉紧跟其后,云青与石竹一人怀中抱着数十样零嘴追了出去,锦绣楼的伙计不知所以。

    ……

    “世子爷,将家祖上是做什么的,这将府所处之处居然会在宣乐坊间,宣乐坊整条街上的府邸皆是非富即贵,难不成将家是个富贵的。”

    洛冰婧疑惑不解,这宣乐坊临近百福街居住的皆是滔天富贵的商人之家,再往里去便是权贵之家,最深处临近皇权道的便是勋贵世家,镇南侯府、义亲王府、孝义伯府、安公侯府、齐北郡府皆是处在宣乐坊不过都是府中后门开在宣乐坊间,正门皆是在别的道上。

    侯宇辉面色微凝吞吞吐吐道:“将家非富非贵,将家的姑奶奶是福乐姑祖母的大儿媳,这将家现居的府邸是福乐姑祖母赏赐的。”

    “福乐外曾姨祖母不是远嫁在辽南之地吗,这将家怎地留在了京都。”

    洛冰婧可是深知,福乐郡主当初低嫁辽南提督沈氏一门,沈氏祖上乃是匪首,到沈老提督这一脉时只不过才隔了三代,沈氏一门属于爆发土贵族,家族毫无章法规矩,当初若不是老提督仗着救了太祖皇帝求娶福乐郡主,他们沈氏一门八辈子也别想娶勋贵世家之女。

    侯宇辉面显厌恶之色,嫌弃道:“将老夫人是个厚脸皮的,仗着女儿嫁给了沈氏一门,厚着脸皮哀求福乐姑祖母在京都给将仁寻了家业,这水氏还是将家姑奶奶求姑祖母替将仁求得,这会子居然敢将快病死之人抬去水家,她将家不要脸面,姑祖母可是被他们累及颜面。。”

    云青跟了上来插了一句道:“水家可是常福街兵部水侍郎府上。”

    侯宇辉眼神一亮这丫头怪是机警,点了点头道:“正是水侍郎府上,将家老夫人就是个没脑子的,现兵部尚书愈发年迈,过了中秋便会告老还乡,这水侍郎近些年功绩不错极有可能迁升。”

    洛冰婧却是陷入了沉思,这水家她可是万分熟悉,焦氏的娘亲便是出自水侍郎府,水姨娘的外曾祖家便是水侍郎府,当今的水侍郎可是要称焦氏为一声表姑母。

    “姑娘那水家不就是水姨娘的外曾祖母家,若是水侍郎升任兵部尚书,那水姨娘还不闹翻了天。”

    洛冰婧能想到的,云青亦是想的到,只不过她关心的只是姑娘与夫人,并不理会朝堂之上错综复杂的关系。

    “将家这是自毁前程,水侍郎升迁是板上定钉的事,要知道不仅穆伯爵府会帮水侍郎,就连焦府、镇南侯府都会提点一番,不定因着将家的事福乐姑祖母有愧水家,义亲王府也会相助。”

    洛冰婧惆怅道,不仅是将家会遭难,她与母亲皆会因为水侍郎的升迁遭难,水姨娘本就仗着穆伯爵府欺辱她娘亲,这会子水侍郎在高升水姨娘还不得上天。

    “放心表妹,祖父不会提点水侍郎府有爷在表妹放心就是。”

    侯宇辉拍了拍洛冰婧的肩膀坚定道,他知道镇南侯府的水姨娘那个妖货不是个安分的主,这水家乃是水姨娘的外曾祖母家。

    洛冰婧几人赶到宣乐坊街头之时,正巧碰上将仁与一个婆子在大声争执着,婆子身后是两名护院抬着一个架子,竹架子上担着一道瘦弱较的身影,由于婆子挡着,洛冰婧并未瞧见将夫人的面容。

    “张妈妈,你好大的胆子,难道连我的话都使唤不动张妈妈了吗。”

    将仁怒急攻心,气急败坏的道,文弱书生的模样全然消失不见整个人暴怒不已。

    “二爷,老夫人的一片苦心二爷不仅不理会还要忤逆老夫人吗,老夫人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将家为了二爷着想。”

    张妈妈并不胆怯,口苦婆心的劝道。

    “张妈妈你给我让开。”将仁见张妈妈冥顽不灵上前一把推开张妈妈,苗大紧随其后,洛冰婧心下好奇将夫人的长相,看的出来将仁对将夫人是有情义的,便疾走两步跟了上去。

    张妈妈则是跪坐在地上,直嚎嚎。

    两个护院面面相窥,抬着架子一动不动,将仁上前将娇的将夫人一把抱起,当洛冰婧绕过苗大瞧见将夫人的面容时便愣住了,将夫人的相貌与张开之后的六公主有六分相似。

    苗大不喜洛冰婧盯着将夫人瞧,猛然将洛冰婧往后一推,洛冰婧身形不稳朝着后方倒去,侯宇辉上前稳稳接住洛冰婧,怒喝道:

    “好大的狗胆,敢伤爷的人。”

    将仁闻言才发现身后站着的苗大与怀抱姑娘的世子爷两人僵持着。

    将仁紧了紧手臂,朝着侯宇辉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世子爷,在下请辞,望世子爷不要与苗大计较。”

    完不待侯宇辉作何感应便失魂落魄的抱着怀中之人朝着将府而去,背影带着深深的绝望与死寂。

    苗大抹了抹泪水,一个汉子此刻哭了起来,侯宇辉愕然他有治他的罪吗。

    洛冰婧却直起身子,心中有了定数,不忍轻声询问道:“将夫人逝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