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4章 得赐墨玉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护国大将军夫人衣袖一甩,怒不可歇道:

    “歌儿,若不是你怀有身孕娘怎会答应义亲王府的提亲,师哥师哥你的师哥现在在哪,他何时来娶你,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我的儿啊你现在怀有身孕一月有余,娘会想法子让义亲王府将亲事提前,七月生产八月生产都属早产外人看不出什么,若你执意不肯就将这孩子打掉免得坏了名声。”

    赵羽歌深知她娘到做到摸了摸腹,眼神悲痛师哥你去了哪,歌儿在等你一个月若师哥在不出现,歌儿唯有嫁入义亲王府来保全孩儿。

    赵羽歌低声祈求道:“娘,一个月给女儿一个月的时间,若师哥一个月不来娶女儿,女儿就嫁入义亲王府。”

    ……

    洛冰婧与靳国公老夫人聊了一番为外祖母办忌辰的事宜,又将她与云青从狗洞钻入靳国公府巧遇靳怡的事给靳国公老夫人讲了一番算是解解闷,直惹得靳国公老夫人与格尔妈妈嘎嘎大笑,只道是洛冰婧是个皮猴子开心果。

    “外曾祖母,婧儿怕石竹丫头担心我和云青被人逮着了,呆了怎么长时间了怕是婧儿再不出去,石竹那丫头就该闯进来了。”

    洛冰婧见外曾祖母已露疲惫之色,便提出告辞,她还真怕石竹那丫头冲进靳国公府。

    靳国公老夫人面带不舍,紧紧抓住洛冰婧的手,依依不舍道:“婧丫头,不如你搬进靳国公府陪外曾祖母几日可好。”

    “外曾祖母,婧儿也舍不得外曾祖母,可是曾祖母也知晓婧儿可是刚刚戏弄了二姑娘一番,这又将大公子给得罪了,若婧儿真住了下来,靳国公府岂不是要鸡飞狗跳。”

    洛冰婧眼神眨啊眨,十分跳脱一番话下来似真似假玩笑十足。

    靳国公老夫人拍了拍洛冰婧的手,宠溺道:

    “你这丫头不想陪我这个老婆子,瞧你刚才那股子泼辣劲你还怕那俩欺负你不成,想走便走吧钻狗洞的时候别让人给逮着了,外曾祖母可不去救你这皮猴。”

    格尔妈妈闻言失笑道:“老奴送表姑娘从正门出府,这狗洞啊往后别钻了,有损闺誉。”

    洛冰婧羞愧不已,被外曾祖母与格尔妈妈一番道,脸皮虽厚但也臊的紧。

    “外曾祖母~婧儿脸皮薄知羞的,婧儿下次再来定当光明正大从正门进府。”

    一番道别,靳国公老夫人将象征身份的墨玉送给了洛冰婧。

    洛冰婧面露惊讶之色连连推脱道:“外曾祖母这可使不得,这可是您身份的象征,婧儿万万不能收。”

    格尔妈妈哑然,这墨玉跟随老夫人几十年了,乃是太祖皇帝赐给老夫人的,这不仅仅是老夫人身份的象征,太祖皇帝御赐的东西,谁见了都得恭敬三分。

    “老夫人,这怕是不妥。”

    格尔妈妈劝道,连宜大老爷可是求了许久老夫人都没将这玉佩赐给大老爷,若是赐给了表姑娘那靳国公府还不得闹翻了天。

    靳国公老夫人黯然神伤道:“格尔有何不妥,当初若不是老身顾忌太多,俪儿怎会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损,老身老了只护着想要护着的人,一切造化都是命啊。”

    洛冰婧十分动容,前世她不曾与外曾祖母接触过,今生才明白外曾祖母待她们母女是万分用心良苦的。

    “外曾祖母,婧儿心领外曾祖母的心意,这墨玉婧儿真的不能收。”

    靳国公老夫人直将将墨玉塞进了洛冰婧怀中,眼眸一闭手一抬怏怏道:

    “快些走吧皮猴,若你不要便丢到大街上去,老身乏了。”

    靳国公老夫人将身子转了过去,一滴清泪滑了下去,渐渐的呼吸平稳起来。

    洛冰婧从怀中掏出墨玉,眼眶湿润瞧着外曾祖母萧瑟的背影听着外曾祖母渐渐平稳的呼吸,将墨玉又塞进了怀中,朝着外曾祖母道了万福。

    “外曾祖母婧儿告退,婧儿永生不忘外曾祖母的恩情。”

    格尔妈妈将洛冰婧与云青二人送出了院子,云青的老子娘偷偷躲在房门处目光炯炯有神瞧着洛冰婧与云青出了院子,抬起粗糙的手抹了抹眼泪,下次再相见又不知要多久。

    格尔妈妈一路上拢着衣衫十分骇冷,出了院门便唤来护院交待一番将洛冰婧与云青带去府门。

    “格尔妈妈婧儿告退,您快些回去吧,当心身子。”

    洛冰婧恭敬的朝着格尔妈妈道了别,云青探着脑袋瞧了瞧院门处,一声轻叹娘女儿不孝不能侍奉娘左右。

    格尔妈妈目光和蔼,语气轻柔:“表姑娘有空多来瞧瞧老夫人,老奴多谢表姑娘的关心。”

    洛冰婧与格尔妈妈道完别,便与云青随着护院朝府门走去。

    与来时不同,不多时三人便来到了府门处。

    “雀儿,你来拜见祖姑母了,真是缘分呢。”

    侯宇辉这刚迈进靳国公府便遇见了要出府门的洛冰婧,当下便兴奋喊道。

    “表哥,你认识这丑丫头。”

    靳长易指着洛冰婧惊讶道,瞧侯宇辉的反应与这丑丫头还甚是熟悉。

    “啪……”

    侯宇辉一巴掌将靳长易指着洛冰婧的手打落,急哄哄吼道:

    “丑什么丑,哪里丑了,爷我怎么瞧雀儿怎么好看。”

    完还不忘朝着洛冰婧轻佻的眨了眨眼。

    靳长易是万分委屈,侯宇辉眼睛有病吧,还是口味独特,不过不收拾丑丫头难消他心头之气,这口气他先忍着一时还不能发作。

    洛冰婧瞧着靳长易憋屈的模样,心下舒畅不已,可是看到侯宇辉身后之人时,在美好的心情都消失不见。

    “姑娘,在下可有得罪姑娘的地方。”

    侯宏文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地一瞧见他,这姑娘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得罪,你得罪姑奶奶的地方多了去了,你对姑奶奶犯下的错八辈子都还不完,洛冰婧气归气但也知道就算她气死侯宏文都不会知道上一世发生的事。

    虽不知道上一世的事,可先前在南雀街发生的事侯宏文不能不记得吧,洛冰婧遂开腔道:

    “二皇子过虑了,奴家胆怕死,生怕一个不注意惹了二皇子的眼,葬送了自个的卿卿性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