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3章 退婚不成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外曾祖母,您有所误会了,婧儿与世子爷只不过有两面之缘而已,并无其他想法,外曾祖母婧儿与二皇子未曾相处过,听二皇子亦有心上人,若婧儿嫁了过去岂不是拆散有情人,阻止人家终成眷属吗,婧儿请求外曾祖母取消了婧儿与二皇子的亲事。”

    洛冰婧满是雀斑的脸上带着希冀看着靳国公老夫人,一汪清泉般的眸子瞧的靳国公老夫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她之所以敢如此道,是因为前世侯宏文确实有心上人,若不是他的心上人嫁给了太子,她早就被侯宏文给废了,若侯宏文亦是个痴情之人,当初太子被诛杀太子妃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若不是当初突然跑出来个九皇子与她皇儿争夺皇位,她还真不知道在眉山行宫藏着一个美娇娥。

    格尔妈妈见老夫人动容,不得不提醒道:“老夫人,当初您与太祖太后可是交换了信物的,若老夫人现在前去退婚岂不是成了无信之人,再则清姑奶奶是个没主见的,镇南侯府又是个没规矩的,若退了与二皇子的亲事,婧儿表姑娘到时候的亲事堪忧。”

    云青甚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虽二皇子今日有想杀姑娘的意思,但是二皇子并不识得姑娘,今日姑娘可是做了伪装的,再者了格尔妈妈的极对,就镇南侯与镇南侯老夫人那等货色怎可能与姑娘一门好亲事。

    洛冰婧心知格尔妈妈此番话是为她好,可是她真的不想重蹈覆辙再次嫁给二皇子,若没有个合适的理由这亲事她若强求要退了,则显得她是个不懂事明理的。

    洛冰婧眉目皱了松,松了皱若外曾祖母不答应,她还真不能强求,毕竟外曾祖母是为她做打算,为她好。

    靳国公老夫人倒是迟疑起来,看不得洛冰婧为难的样子,总让她想起俪儿来,若婧儿与俪儿一般将来过的不幸,她万死难辞其咎若不是当初她逼迫俪儿,她怎会嫁给哪狼心狗肺之人。

    靳国公老夫人一声叹息;“哎,婧儿明日曾祖母唤你娘来,与她通通气,看看她的想法可好,婧儿曾祖母希望你们都好。”靳国公老夫人的眼神带着歉疚,让洛冰婧瞧了心生不忍再出强求的话,便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并非一定要让外曾祖母去解除她与二皇子的亲事,她一样能啊,侯宏文不是有心上人吗,她便想办法极力撮合此二人好了,现在太子还未选妃,侯宏文还有的是机会,洛冰婧心中略有算计。

    ……

    水榭阁临水而立,近湖中亭南侧书香房。

    房中摆设淡雅精致,处处透着书香气息,全然看不出这乃是酒楼的布置。

    “宏文,能成吗别到时候兄弟牺牲了终身大事娶了个夜叉,事还成不了。”

    侯宇辉此时大快朵颐,毫无俊公子形象,身上换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沐了浴熏了香。

    “父皇最近愈发糊涂了,迷恋丹药神志越来越不清明了,现在箭在玄上不得不发,成也罢败也罢都要争上一争,宇辉今日你莽撞了。”

    侯宏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本就长得如神仙般的人儿,这出尘的气质更加衬托的他愈发醉人,只不过此时面容阴狠破坏了美感。

    侯宇辉面色讪讪的,谁知赵夜叉脾气怎么差。

    “你恶不恶心,你沐浴了几次,瞧你居然还能吃的下。”

    侯宏德抬手扇了扇,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侯宇辉,这空气中似乎还夹杂这一股淡淡的泔水味。

    侯宇辉直接起身挨着侯宏德坐了下去,故意将手搭在侯宏德肩上:“爷我啊只擦拭了一下便来了水榭阁,还真没沐浴,来你闻闻是不是还有一股子泔水味。”

    “你,你,你给我滚开。”侯宏德倏地起身,将外衫连连退了下来,避瘟疫一般防着侯宇辉。

    侯宇辉轻瞥了一眼侯宏德,吊儿郎当将侯宏德的筷子酒杯统统抓了个遍,每道菜都吃了一口。

    “二哥,你瞧他。”侯宏德气的跳脚,他有洁癖啊,他看不得侯宇辉这般无耻,王叔祖怎地就不好好管教一番。

    “你进宫去陪母妃,若不愿你去娶了赵三姑娘。”侯宏文眼皮不抬便冷然道,侯宇辉立马应声道:“咦?这甚好,爷我才不要娶夜叉,宏德大义些将赵三姑娘给娶了。”

    “我,我去陪母妃,你们慢吃。”侯宏德溜得比兔子还快,开什么玩笑他温润俊美少年郎岂可与一个夜叉苟合,想起赵三姑娘追着侯宇辉打的场面,不忍打了个寒战。

    “宏文,贤淑妃娘娘她还有多少时日。”待侯宏德走了之后房中气氛便沉重下来,侯宇辉此时全然没有吊儿郎当的模样。

    侯宏文身子一怔,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半年光景。”

    侯宇辉安慰的拍了拍侯宏文的肩膀,带着不忍,贤淑妃都是为了宏文才明知被人下了慢性毒药却装作不知,每日饮食身子愈来愈差,当宏文发现之时贤淑妃娘娘已到了无药可救之地。

    ……

    “歌儿,你将房门打开。”护国大将军夫人拍打着赵三姑娘的闺房门,面容焦急。

    “砰。。哗啦。。”房间之中传来一阵听铛乱响“娘,你居然打女儿,我赵羽歌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为了那个白脸娘在大庭广众之下甩女儿耳光,娘可曾为女儿想过。”

    闺房之中一片狼藉,赵羽歌跪坐在地板上,两手捂着脸面抽泣起来,身边皆是碎瓷片。

    “你们都给我退下。”护国大将军夫人将院中之人都屏退了下去。

    左右环顾四周见院中再无一人之时,一脚踢开赵羽歌的厢房门,看着一室狼藉再加上赵羽歌哭的她心肝疼,气势一下子消失不见,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连连上前扶着赵羽歌轻声哄道:

    “歌儿,快些起来,娘都是为了你好,今日若你闹大了伤了世子爷,老义亲王岂能容忍,歌儿义亲王府没有女眷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也唯有嫁进义亲王府才能隐瞒的住。”

    赵羽歌猛地抬起哭花的脸:“娘,师哥会娶我的,娘我不能背叛师哥我与师哥已有了首尾,而且娘也知道女儿已有了师哥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