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2章 整治俩渣2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出脚迅速,靳长易亦不是个无能之人倏然躲开,到完全忘记顾及身后的靳怡。

    “哎呦……”

    洛冰婧一脚好巧不巧的踢在了靳怡柔软之处,疼的靳怡龇牙咧嘴。

    “噗嗤……大公子你的怡妹妹可在你身后呢,你这一躲你怡妹妹可是遭了殃了。”

    洛冰婧不厚道的笑了起来,这兄妹感情原来也是不堪一击的。

    “大哥~”靳怡幽怨的眼神腔调指控着靳长易。

    靳长易恼羞成怒,一阵风朝着洛冰婧攻了过去,面色狠辣道:“找死。”

    洛冰婧眼神镇定从容不迫,大不了挨一拳,躲又躲不过何必浪费心力,就在靳长易拳风扫来之时,格尔妈妈突然出手了,左手瞬间缠上靳长易手腕,一拉一推之间便将靳长易甩出一米余远。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曾祖母。”

    靳国公老夫人冷声呵道,老太君的威压四散开来,尊贵冷冽气息逼人。

    洛冰婧转身朝着靳国公老夫人伏下身子,靳怡不甘不愿伏了身子,头微低着。

    靳长易坎坎站定稳住身子:“曾祖母,这丑丫头挑拨离间,重孙为何不能教训她,曾祖母你护着娘现在连一个丑丫鬟都护着,唯独不喜重孙与二娘怡妹妹。”

    洛冰婧哑然,外曾祖母身边的格尔妈妈原来是个练家子,这般年纪了收拾起来靳长易不费吹灰之力实在让人钦佩。

    靳国公老夫人手一抬,格尔妈妈点头示意立马上前道:“大公子老夫人乏了,你与二姑娘退下吧。”

    “曾祖母,我。。”靳长易还在做着狡辩,格尔妈妈眼中闪过不喜,左手提起靳怡右手钳制住靳长易,在洛冰婧与云青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将二人提了出去。

    靳长易脸色涨红却不敢在行放肆,临走之时不忘剜了一眼洛冰婧,此羞辱不报他非靳长易。

    洛冰婧倒是淡然,她怕他作甚,他是靳国公府大公子,她还是镇南侯府嫡女呢,虽以后靳长易会继承靳国公的位置,那还不得是十年以后的事了,到时候指不定发生什么变化。

    洛冰婧回给靳长易一个眼刀子,扯出一抹挑衅的轻笑来,直瞧的靳长易与靳怡恨得咬牙切齿。

    格尔妈妈毫不客气,丝毫不因着此二人是靳国公府公子姑娘,全然不顾及二人脸面将二人猛的往前一推,靳长易便罢了身为男子身形魁梧影响不大。

    靳怡就不同了一个娇滴滴的大姐哪能承受的住,直接扑倒在青石地板上,瞧的洛冰婧猛地抬手捂住馒头,不知道贤妃的大波浪碎没碎。

    “婧儿,你可瞧见了,人心莫测啊。”靳国公老夫人神态恹恹,微闭着眼眸感叹万分。

    洛冰婧怎会不知人心莫测,前世里虽她只是个傀儡不假,但也经历了种种尔虞我诈阴谋算计仅仅只为了活着,现在只不过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已,与前世她所经历的相差甚远。

    洛冰婧见外曾祖母神态疲惫本不想打扰外曾祖母,犹豫不决可是转念想到她来这一趟靳国公府可是来退她与二皇子的婚事,若这婚事退不了她来靳国公府作甚,她可不想再嫁给侯宏文。

    “外曾祖母也不尽然,只不过大公子被迷惑了眼罢了,外曾祖母婧儿今日前来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外曾祖母应下。”

    洛冰婧行至老夫人身前,格尔妈妈上前扶起老夫人坐直了身子,云青神色焦急眼神闪烁。

    “婧儿,外曾祖母离京八载因着当年心中有气忽略了你们母女二人,外曾祖母有愧你外祖母,婧儿你但无妨。”

    靳国公老夫人瞧着洛冰婧的眼神充满了溺爱心疼,不过洛冰婧从外曾祖母眼神中瞧出了深深的悲痛怀念之色。

    洛冰婧深知外曾祖母通过她在怀念外祖母,曾几何时她与外曾祖母一般通过她的皇孙怀念她的嫡次子云王。

    “外曾祖母,您可曾为婧儿定了亲事。”

    洛冰婧坐于靳国公老夫人身旁,哪温顺娇憨的模样愈发让靳国公老夫人迷了心神。

    靳国公老夫人越看神色愈发沧桑,眼角慢慢的湿润起来,抬起手想去触碰洛冰婧的脸蛋,却又苦涩一笑将手放了下去。

    洛冰婧抓起靳国公老夫人的手,将脸颊贴近靳国公老夫人手中。

    靳国公老夫人瞬间便忍不住留下两行思念的泪水。

    格尔妈妈擦了擦眼角,老夫人心中苦啊,每每三姑娘忌辰老夫人便恨不得死的是她,发起狂来自扇耳光。

    “老夫人,婧儿表姑娘有事询问您呢。”

    格尔妈妈出声提醒到,不免歉意的看了看洛冰婧。

    靳国公老夫人这才回过神来先是不自在的笑了笑道:“瞧我让婧丫头笑话了,婧丫头怎么了。”

    洛冰婧摇了摇脑袋。

    “外曾祖母,婧儿不会看外曾祖母的笑话,婧儿想知道外曾祖母可否为婧儿定了亲事。”

    云青误以为姑娘来见靳国公老夫人是因为侯宇辉,姑娘该不会是来求靳国公老夫人为她做主,与护国大将军府赵三姑娘争夺世子妃之位。

    “姑娘,万万不可啊,赵三姑娘与世子爷的亲事是老义亲王定下的,而且还下了圣旨,若姑娘嫁过去那可是侧室,姑娘岂不是万般委屈。”

    云青蹭的一下窜了起来,神色担忧连忙劝道,生怕洛冰婧钟情侯宇辉脑子一热做了错事。

    靳国公老夫人与格尔妈妈相视一笑,原来是姑娘情窦初开,拉着洛冰婧的手道:

    “婧儿是看上宇辉哪混子,只不过外曾祖母与太祖太后给婧儿二皇子定了亲事,当年你母亲软弱不与外曾祖母亲近,在镇南侯府还不如一个妾得势,外曾祖母怕将来镇南侯府的老妪婆胡乱给婧儿找一门亲事,外曾祖母便做主给婧儿定下了宏文。”

    云青可是知道二皇子的名讳便是宏文,刹那脸色煞白,今日她可瞧见了二皇子想杀了姑娘的眼神,二皇子府可不是个好去处。

    靳国公老夫人接着道:“婧儿,宇辉子既然已定了亲,你何不曾去了解了解宏文。”

    洛冰婧嗔怪的看了一眼云青,她何时了看上侯宇辉了,又无可奈何她还不够了解侯宏文吗,简直是对他无所不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