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1章 整治俩渣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的目光太过直白,靳长易被瞧的不适,这才关注起曾祖母身边的丑丫头来,这丑丫头打量他的目光太过肆无忌惮了,不得不警告的看了一眼洛冰婧。

    “曾祖母,二娘与怡妹妹为人良善,娘失了大妹对二娘与怡妹妹有所偏见,曾祖母你离府八载根本不知晓这几年来二娘与怡妹妹受了多少磨难,娘时常发疯若不是二娘这靳国公府早就乱了。”

    靳长易丝毫没察觉靳老国公夫人越来越幽深的眼眸,洛冰婧深能体会外曾祖母的愠怒,同时深感疑惑这靳大公子不与嫡亲母亲亲近到与如夫人亲近,甚至不惜指责靳国公夫人神志不清发疯,不仅如此待靳怡比同胞嫡妹还要亲厚。

    “曾祖母,怡儿都懂,曾祖母恨我,可是当年怡儿还是个孩子,怡儿没能力去救大姐姐,若是可以怡儿多希望当初绑匪劫走的是怡儿而不是大姐姐。”

    靳怡声泪俱下好不可怜,抬起衣袖掩着面,身子微微颤抖让人瞧了心生怜惜。

    这厢可心疼坏宠妹如命的靳长易。

    “曾祖母,大妹妹与怡儿妹妹不论谁被劫走长易心中都悲痛,现在大妹妹早已不在了,为何曾祖母还是不肯原谅怡妹妹,她与大妹妹都是受害者何其可怜。”

    靳长易将靳怡搂在怀中轻拍了拍后背,状似哄孩子一般哄着靳怡,殊不知靳怡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

    “这位公子可是府中大公子长易公子。”

    洛冰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贤妃前世便是个惯会装柔软装可怜的白莲花,这原来是从靳国公府养出的臭毛病。

    “有何疑问,你这丫鬟那个院子的。”

    靳长易十分不悦答道,总觉得这丫鬟面熟的紧却想不起在哪瞧见过。

    靳怡却一眼认出洛冰婧,眼神恨不得将洛冰婧撕了,都是这臭丫头戏弄与她,害她受了一番苦楚。

    洛冰婧无视来自靳怡的眼神,泯然而笑道:

    “既然是,那就对了,怪不得坊间有所传闻,今日见了果真不假。”

    洛冰婧的一番无头无脑的话让众人摸不着头脑,坊间有何传闻,这模棱两可的法让人心痒难耐。

    靳长易开口询问道:“坊间有何传闻,你这丑丫头不仅长的丑,连话都不清楚。”

    靳怡却死死的盯着洛冰婧,生怕洛冰婧口中蹦出对她不利的话来。

    “靳国公府大夫人一生悲苦,长女不亲长子不近,空有当家主母的派头却无当家主母的实权,我道是坊间怎么会这般相传,原来是这长女不是亲女,这长子狼心狗肺不识亲娘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将养成人,却道亲娘是个疯子,我若是靳国公夫人,定出生就将不肖子孙给掐死,以免将来空流泪娘心碎。”

    洛冰婧此番话一出,靳长易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如此这般却还梗着脖子道:

    “这话是谁传出去的,那个敢传的当不得真,你这丑丫鬟莫搬弄口舌。”

    靳怡拉着靳长易的衣袖愤愤道:“大哥,就是这个臭丫头捉弄怡儿的,现在她还敢在曾祖母面前搬弄是非意图蒙骗曾祖母,不知打的什么心思,是哪个派来挑拨离间的。”

    洛冰婧忽而笑道:“老夫人,你且看这是什么。”洛冰婧将手中的破衫褴褛递给了老夫人。

    靳国公老夫人与格尔妈妈一直误以为洛冰婧手中所捧之物是镇南侯夫人送与老夫人的,此时老夫人与格尔妈妈才仔细瞧了一番。

    “这十成新的罗裙怎地一条一缕的,老奴瞧着这罗裙好生眼熟,吓?老夫人你瞧这裙子不是您赐给三姑娘的吗。”

    格尔妈妈将罗裙拿在手中递给老夫人观看,这还有假这罗裙是让大儿媳给三丫头送去的,此时怎会这般模样且出现在婧儿手中。

    老夫人询问道:“这罗裙是老身赐给三丫头的,半天的功夫怎会成了这幅模样。”

    靳国公老夫人并没有点明洛冰婧的身份,靳长易心中却怀疑洛冰婧是靳国公夫人派来给二娘与怡妹妹上眼药的。

    靳怡心中打起了鼓,却与靳长易一般心中怀疑这碍眼的丫鬟是大夫人派来的,可气的是她还将把柄留给了人家。

    云青噗通一声朝着靳国公老夫人跪了下去,连洛冰婧都措不及防,云青这般是为何。

    只闻云青激动道:

    “这罗裙乃是二姑娘交给奴婢们的,二姑娘让奴婢等人给三姑娘送去,老夫人你要为三姑娘做主。”

    云青乃是至善至臻之人,与先姑娘靳大姑娘自幼长大,与大姑娘的感情深厚,想起当日她不知为何拉肚子拉到起不了床,大姑娘与二姑娘跟随大夫人一道去上香祈福,谁知到了正午却传来了噩耗。

    她不解为何大夫人等人不在庵堂用了午膳在归来,偏偏要着急赶回靳国公府。

    现在大夫人三姑娘在府中过的这般憋屈,让云青心中酸涩难忍,再加上大公子又是个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

    “放肆,卑贱女婢竟敢污蔑大姑娘,府中没有二姑娘只有大姑娘,是谁派你来的。”

    靳长易十分肯定这丑丫鬟与这贱婢就是他那个惹是生非的娘给派来的,上前一脚将云青踢翻在地,洛冰婧眼神瞬间变得幽深。

    “曾祖母、大哥,怡儿冤枉啊,怡儿明明将完整的衣裙给了她们,让她们给三妹妹送去,谁知她们居然胆敢毁坏衣裙并且诬陷与我,曾祖母、大哥怡儿知道母亲不喜怡儿,将大姐姐的死怪罪在怡儿头上,可是母亲不能不能这般对怡儿。”

    洛冰婧都要为靳怡拍手称好了,这大呼冤枉一副深受其害的可怜模样,再加上哪落不落的泪珠子,坚强倔强的惹人心疼。

    洛冰婧腾的站了起来,这白莲花还委屈上了,前世里她还未曾觉得靳长易如此不堪。

    “唱作俱佳,靳二姑娘可惜啊我二人不是靳国公府的丫鬟,二姑娘这屎盆子休想扣在大夫人头上,还有靳公子这一脚是我还给你的,如此无理。”

    洛冰婧边着便朝靳长易这边走来,当到靳公子时抬脚朝着靳长易的胯部踢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