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0章 外曾祖母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姑娘,这东西怎么办。”云青托着那一堆破衫褴褛愁眉苦脸道。

    洛冰婧忽而狡黠一笑计上心头,眼神上挑接过云青手中衣物“为你先主子的胞妹出口气,云青你就瞧好吧。”

    洛冰婧腰背挺直,手中惦着哪衣物,瞳色愈来愈深若她猜的不错外曾祖母这八年来一直不知大姑娘逝世,云青不如洛冰婧从容镇定紧随洛冰婧身后,朝着房门走去。

    “站住,你俩是那个院子的,无规无矩这老夫人的房间岂是你们进就进的。”

    来也巧,从房中出来一个婆子,这婆子手中还端着汤婆子,穿着素锦棉褂,婆子年岁约莫六旬,已是三月份洛冰婧哑然这婆子居然还穿着冬日里的衣物。

    “奴婢是镇南侯夫人身边的丫鬟,夫人让奴婢等人前来给老夫人请安。”

    洛冰婧见婆子虽穿着冬衣却甚是体面,瞧着婆子不似中原人的模样,隐约中她好像上一世见过这婆子,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她怎么自个不来,派两个丫鬟来成何体统。”婆子剑眉微拧,五官深刻立体的面容上甚是不悦。

    洛冰婧不识得这婆子是谁,可云青识得啊,这婆子乃是老夫人的贴身妈妈格尔妈妈,云青当下便开口恭维道:

    “格尔妈妈,夫人有伤在身,特令我二人前来拜访老夫人。”

    格尔这才舒展开眉头来,仔细瞧了瞧云青与洛冰婧二人,指着云青询问道:

    “既然你识得我,你可是当初老夫人指派给表姑娘的丫鬟,当初老夫人传了书信给国公爷,挑选一个丫鬟以老夫人的名义指派给表姑娘。”

    云青当下便点了点头道:“当初指派给姑娘的丫鬟正是奴婢。”

    格尔又仔细打量起洛冰婧,忽然眼神一亮,洛冰婧大大方方的让格尔打量,格尔既然猜到了云青是谁,当然从她面容上瞧出她是谁来。

    “格尔妈妈,冰婧这厢有礼了。”洛冰婧落落大方对着格尔妈妈施了一个晚辈礼。

    格尔神情激动,拉着洛冰婧的手连连道:

    “表姑娘,走随我进屋,老夫人见着你定是高兴。”

    洛冰婧一头雾水,刚才格尔提到她娘亲时还甚是不喜,怎么对她一个外曾孙女如此相待。

    云青舒了一口气,这格尔妈妈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连国公爷都要菁格尔妈妈三分。

    洛冰婧被格尔拉着,先是穿过房门打开帘子赫然出现在洛冰婧眼前一座一丈高的百鸟朝凤的两面绣屏风,甚是震撼。

    格尔轻笑看出洛冰婧眼中的震撼来,有骄傲有怀念道:

    “表姑娘这屏风美不美精不精致,可想知是谁绣的。”

    洛冰婧本能反应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格尔慈爱的瞧着洛冰婧眼神好像要穿透洛冰婧瞧的是另外一个人一般,宠溺道:

    “三姑娘还未出阁时绣的。”

    格尔妈妈口中的三姑娘便是洛冰婧的外祖母靳香俪。

    格尔妈妈领着洛冰婧主仆二人绕过屏风继续朝房中走着。

    厅中正中摆放着一紫铜香炉,此时正烟雾渺渺似真似幻。

    厅中两侧摆放着各八张楠木原木椅子,上首中间是一方坐塌,上面铺着红狐毛皮缝制的坐塌,放眼瞧去鲜红耀眼美丽到极致。

    随着格尔妈妈绕过前厅来到内室,洛冰婧惊呆了,她看到了什么但见贵妃榻上斜躺着一位雍容华贵气质高贵典雅的老妇人。

    这老夫人妥妥就是她上一世年老时的模样,就连哪气质都一般无二。

    靳国公老夫人本就是浅眠,一点动静便睁开了眼眸,但看到洛冰婧时,老夫人腾的一下坐起身来,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情绪失控道:

    “香俪,娘的俪儿你回来了。”

    格尔妈妈瞬间便湿了眼眶,不忍道:“老夫人,这是镇南侯府的表姑娘,您的外曾孙女。”

    靳国公老夫人面上一闪而过的失落,随即又破涕为笑对着洛冰婧招了招手道:

    “过来,让曾祖母瞧瞧,你是冰婧曾祖母没记错吧。”

    洛冰婧立马上前,眼眶微红甜甜的喊道:“外曾祖母,重孙女来看你了。”

    靳国公老夫人越瞧洛冰婧眼神越慈爱,**着洛冰婧的发髻好似看穿了时光一般,面色自责不已喃喃自语道:

    “像,真像你外祖母,除了这满面的雀斑,简直一般无二,刚才我以为是俪儿原谅了我,终于来瞧瞧我了。”

    靳国公老夫人这一番话的洛冰婧心酸不已,她深知为何外曾祖母为何如此自责。

    那是因为外祖母是被迫嫁给外祖父,当年若不是外曾祖母压着外祖母早已遁入佛门,长伴青衣古佛。

    “曾祖母~”

    “曾祖母。”

    洛冰婧身子一禀,这靳怡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出去。”靳国公老夫人看都不看靳怡一眼,便清冷出声道。

    “曾祖母,怡妹敬仰曾祖母,与重孙一道来拜见祖母。”

    一道温润如水的声音传来,让人闻之陶醉,洛冰婧抬眼偷瞧这不是将来的靳国公爷靳长易吗,没想到少年时的靳长易长的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虽中年的靳长易长相出众却没少年时这般耐看。

    靳怡怯弱的拉着靳长易的衣袖,神情胆怯不安不敢出声。

    洛冰婧愕然,刚才还骄纵蛮横的靳怡见了外曾祖母居然怕成这样,这般模样那还有当年盛气凌人心狠手辣的贤妃形象。

    “长易,你还记得你大妹吗,若你心中还有我这个曾祖母,还有你大妹就别护着她。”

    靳国公老夫人面露失望之色,轻叹了一口气。

    “曾祖母,大妹一事与怡妹无关,曾祖母为何你对怡妹如此偏见,是不是母亲又与曾祖母了什么。”

    靳长易按了按靳怡的手以示安慰。

    “长易,曾祖母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偏见。”

    靳国公老夫人失望之色愈发明显,洛冰婧却想到前世里靳长易给国公府的如夫人靳怡的亲娘求了一个诰命,而不是给长伴青衣古佛的国公夫人。

    靳怡之所以能当上贤妃的位置,并且又能力与她这个皇后势均力敌还多亏了靳国公靳长易的相助,前世里她不知靳长易与贤妃不是一母同胞的,现在知晓了却深感不可思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