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9章 靳国公府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云青一声叹息,洛冰婧却想到了关键,为何绑匪只绑了大姑娘而没有绑国公夫人,还有国公夫人生有两女,还有一个嫡次女,为何非要过继如夫人的二姑娘,这让洛冰婧百思不得其解。

    “站住。”

    云青与洛冰婧身子一僵,身后传来一道娇俏的声音。

    “过来。”洛冰婧与云青缓缓转过身来,洛冰婧一眼就认出此人是谁,靳国公府伪大姑娘靳怡。

    “梅冬去将这华服给她们,你们过来将这华服给荷香院的三姑娘送去。”

    靳怡还是既如以往一般深爱玫红色,这一身玫红色长袖束腰宽襟衣裙,将身材抽条曲线优美的靳怡,衬托的如花骨朵一般娇艳欲滴妩媚动人。

    云青屏住气从容上前从冬梅手中接过所谓的华服,眼眸一黯这分明是破衫褴褛。

    靳怡秀眉微蹙,指着洛冰婧骄纵出声道:“鲁婆子愈发偷奸耍滑了什么货色都敢往府里领,瞧那丫鬟丑的满面的雀斑,好生让人倒胃口,还不滚。”

    洛冰婧邪魅一笑,这贤妃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生厌,洛冰婧忽然之间面色惊恐,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靳怡失声喊道:“大姑娘大姑娘发髻上有毛毛虫,呀还不止一条。”

    “啊。。。”靳怡面色瞬间变的煞白,比洛冰婧反应更大,失声尖叫道,她天不怕地不怕平生最怕的便是身子绵软柔若无骨恶心巴拉的毛毛虫。

    洛冰婧强忍着笑意,重活一世还治不住你,当初贤妃娘娘怕毛毛虫在皇宫之中可是出了名头的,因着此事贤妃还借机杖毙了几个美人,只因几位美人院中的果树上生有毛毛虫,其中一位美人怀有皇嗣一月有余。

    丫鬟婆子手忙脚乱齐齐探向靳怡发髻上,都争着抢着替大姑娘捉毛毛虫,这个一手那个一爪子,直扯的靳怡嚎叫的声音更大简直震耳欲聋犹如魔音。

    “还不快走,还等着挨罚不成。”洛冰婧拉过呆愣中的云青,主仆二人一路狂奔。

    行至往来人愈来愈多之处,洛冰婧与云青二人便慢条斯理稳稳当当如平常丫鬟一般步走着。

    洛冰婧感叹,这靳国公府真不亏是京都城最负盛名的宅院,人迹罕至之处还看不出什么,这愈往府里走景致愈发迷人。

    所经之处亭台楼阁无不透漏着雍容华贵细致典雅,游廊曲折迂回现在还不值花草盛开之际,只有早些的果树、鲜花零星开放,但靳国公府却满院子的花团锦簇暗香阵阵,假山内湖无一不彰显靳国公府占地之大,湖中还有哪亭晚间划着船坐于亭之中欣赏着夜色甚是惬意。

    洛冰婧都数不清过了几回门廊,穿过了几回道,又经过了多少院落,才算来到靳国公老夫人的院落。

    “云青,你外曾祖母八年不曾回京都了,此时会不会在院中。”

    洛冰婧累的气喘吁吁,扶着云青道,都快将腿给走断了才算来到此处,外曾祖母若是不在她哭都没地方哭。

    云青脸微红有着汗珠,不确定道:“应该会在院中,毕竟靳国公老夫人一路舟车劳顿,今日才进的京该是要休整一番。”

    “走,进去瞧瞧。”洛冰婧整理了衣裙,与云青二人微低着脑袋朝着院门走去,云青手中还捧着哪破衫褴褛。

    “站住,你二人是那个院子的。”还未踏进院门便被一个婆子拦了下来。

    “娘啊,是我云青。”云青闻声猛然将头抬了起来,欣喜若狂喊道。

    婆子微胖与云青有几分相似两眼一红,连忙将云青与洛冰婧一道拉进了院子,朝着丫鬟婆子所住厢房那边而去。

    “三丫,你咋回来了,你是不是偷跑回来的,叫人瞧见了还要不要命了。”

    婆子一路絮絮叨叨,不曾放开云青的手,眼神片刻不离多年未见的女儿。

    洛冰婧虽被母女相认有所感动,但不得不感慨人生处处有惊喜,没想到这守院门的婆子居然是云青的老子娘。

    “娘,女儿此次前来是有要事要办,娘你与爹爹大哥二姐四弟五妹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云青抹着眼泪,母女俩一路诉着心中思念之情,洛冰婧却是四下观察起靳国公老夫人的院落。

    优雅恬静不似靳国公府他处,院中花草甚少,四下干净整洁所放眼之处到因着空旷一览无余。

    “娘,靳国公老夫人可曾回来了。”

    云青与她老子娘诉完了衷肠,便开口询问道。

    洛冰婧一直不曾开口打扰云青母女二人,此时听此一问,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

    “正在正房休憩,老夫人回府便发了一顿脾气,直将国公爷、二老爷、五老爷训的狗血淋头,大夫人对着老夫人一番哭诉,不知为何。”

    云青的老子娘将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云青。

    “三丫,这丫头是谁,虽长得一脸雀斑,娘瞧着与老夫人极其相似。”

    洛冰婧前世未曾见过靳国公老夫人,当年靳国公老夫人进京为外祖母办了忌辰,只召见了娘亲一回,告知娘亲她与二皇子的婚事。

    呆了半月有余便又离了京,前世她整整昏迷了一个多月,等她醒来之时,外曾祖母早已走了。

    在听到外曾祖母的消息便是贤妃回靳国公府之时带回的噩耗,外曾祖母已逝的消息,当年她怨恨外曾祖母为她订的婚事,对外曾祖母没有任何感情。

    洛冰婧不想她竟然与外曾祖母容颜极其相似。

    云青犹豫不决不知如何作答,若告知娘姑娘的身份那是万万不能行的,娘胆怕事别还没等姑娘办事便泄露了踪迹。

    若瞒着娘,她这个做女儿的便是不孝。

    “大娘,我是三丫的好姊妹,一道与三丫来给夫人传递话给靳老夫人的。”

    洛冰婧此番话一出,云青感激的看了看洛冰婧,又能光明正大借着娘亲的名义见外曾祖母一举两得。

    “呀!是镇南侯夫人派你们来的,瞧老婆子糊涂的,你们快去见老夫人,别耽搁了主子吩咐的事。”

    洛冰婧与云青二人被云青的老子娘一路是拉扯着向靳国公老夫人的正房而去。

    “我在这等着,你俩去吧。”

    云青的老子娘将二人领到左厢房前,便顿住了步子,老夫人的正房岂是她这个守门婆子能踏进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