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章 威武石竹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长袖一甩转身进了院门,身后紫婵头微低着怯怯懦懦移步上前,她是大夫人白露院的二等丫鬟,二姑娘敢对大姑娘伯爵夫人放肆,可她不敢啊。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本夫人今日就要踏进这院子,花妈妈、朱妈妈去给本夫人将院门挡住,本夫人看谁敢关院门。”

    焦氏瞋目切齿,这死丫头向谁借的胆子,前日里还万分巴结她,今日里就这般威风,不好好收拾她一顿心气难消。

    石竹露着脚面腾腾的跑了过来,一把将紫婵推开,轰然一步踏到院门中间,四肢大张着眼神凶狠直视着前来的花婆子与朱婆子二人,那架势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姿势。

    洛冰婧扫视了一眼紫婵,这娘亲院中的丫鬟除了墨锦其她的皆是无用留不得之人。

    “焦姨奶奶,现在本姑娘还称呼你一声姨奶奶,在得寸进尺别怪本姑娘反脸无情,这儿是镇南侯府不是穆伯爵府还轮不到焦姨奶奶拿大做主,祖母父亲健在外人岂可在本府邸发号施令冲撞镇南侯夫人院落,焦姨奶奶未免也太不将镇南侯府放在眼里。”

    洛冰婧邪魅一笑,花廊转角处漏出一片衣角,若她没记错今日老夫人的穿着,怕是老夫人一行人正隐在花廊处,她就这水姨娘怎地没来,原是去请老夫人了,只不过这水姨娘这次要失算了,也不瞧瞧她姨娘是个什么货色,惯会拿乔自大的主。

    “本夫人就是要要冲撞镇南侯夫人,这镇南侯府本夫人一样能做得了主,穆氏本夫人一样拿捏得住,花妈妈、朱妈妈将哪贱蹄子给本夫人拉下去,穆玉清你给本夫人滚出来。”

    焦氏怒不择言,在穆伯爵府拿乔做主惯了,也不想想镇南侯府的老夫人是个什么角色。

    花妈妈与朱妈妈二人气势汹汹撸着衣袖,瞧着石竹的神色多带不屑朝着石竹扑了过去,石竹轻笑左脚一跺犹如牛犊子一般朝着花婆子与朱婆子二人横冲而去。

    “砰。。。”

    “呀,哎呦老婆子的腰,老婆子的肚子开了瓢了。”

    石竹势如破竹一般对着花婆子就是一拳,花婆子触不及防轰然倒地,水桶粗腰直接搁在门框之上,哎呦呦直嚎叫。

    朱婆子惊的两眼发直,腿脚直打颤,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瘦弱的丫鬟会这般勇猛。

    石竹转身对着洛冰婧做了个鬼脸,将秀发猛的一撩十分飘逸朝着朱婆子勾了勾手指。

    洛冰婧十分无奈,这妮子还是与前世一般,这性子跳脱的狠。

    水姨娘忐忑不安,一时后悔将老夫人请了过来,这不娘亲的一番话,老夫人直接下了噤声令她们这一行人就停在这花廊处瞧着白露院院门发生的一切,奈何娘亲一行人没有一人往身后瞧瞧。

    朱婆子咽了咽口水,转身就想逃,那是拔腿就要跑啊,石竹抬脚就是飞踹一脚。

    “噗。。”

    朱婆子那是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直将两颗门牙都磕了下来,滚了几滚滚到焦氏脚下。

    洛冰洁脸色煞白,悄悄的躲在焦氏身后,生怕洛冰婧会吩咐石竹对她不利。

    石竹挑衅的看着焦氏一行人,其她婆子丫鬟见状纷纷后退啊,这哪是丫鬟啊这活脱脱就是个横冲直撞的牛犊,逮谁撞谁,还一撞一个狠一撞一个准。

    “石竹,回来莫吓着焦姨奶奶与庶姐,这若是吓出了病,你没瞧见庶姐吓的躲到焦姨奶奶身后,将焦姨奶奶当了挡箭牌,庶姐身为镇南侯府之人咱们还好,可是焦姨奶奶不同啊咱们镇南侯府可赔不起外祖父一个焦姨奶奶这般当家作主的姨娘。”

    洛冰婧招了招手,悠然自得十分轻松的道这话不可谓不毒,石竹脸眯笑着,十分淑女的将袖子撸了下来,衣裙整了整,轻移莲步回到院门处。

    众人瞪目结舌,这还是刚才那个将两个婆子一招制服的丫鬟吗。

    焦氏十分不喜洛冰洁将她当作挡箭牌,又见不得洛冰婧瞧她们笑话,怒声吼道:

    “洛冰婧,你休要逞口舌之快,本夫人就不相信你敢拿本夫人怎样,镇南侯见了本夫人都要喊上一声娘恭敬三分,若不是姓靳的现在穆伯爵府早在镇南侯府之上,月季、夏花、冬青你们给我去将穆玉清给本夫人揪出来。”

    焦氏眼神阴鸷,却不敢再上前一步,嘴里虽逞着快意心下还是怕洛冰婧身边那个牛犊般的石竹,完全没注意花廊之处镇南侯老夫人阴沉的脸色。

    “老身还真不知道你姨娘如此瞧不起镇南侯府,就算穆伯爵府成了穆王府她左右还不过只是一个妾,山中无老虎她这个猴子称大王有何可自大的。”

    镇南侯老夫人原本就瞧不起焦氏,若不是因着穆伯爵她怎会自降身份与这姨娘称亲家,谁知这焦氏还自大得很。

    “母亲,臣妾惶恐,娘亲那也是被二姑娘激怒口不择言不是有意冒犯,母亲臣妾的心可是一直向着侯爷向着镇南侯府,望母亲明鉴。”

    水姨娘放低姿态低眉顺眼,镇南侯府真正当家做主的便是镇南侯老夫人,她与冰洁仰仗老夫人的鼻息才敢在镇南侯府作威作福骑在穆氏头上,若失了老夫人的心,她们母女的下场不会比穆氏母女好到哪去。

    “哼,走去瞧瞧。”

    镇南侯老夫人冷哼出声,众人簇拥着镇南侯老夫人朝着白露院走去。

    水姨娘面色一闪而过的狠辣,那眼神恨不得将镇南侯老夫人给撕了,姨娘再不是那也是她姨娘生她养她之人。

    石竹架势全开,插着腰等着焦氏口中几人上前。

    “焦氏,本姑娘岂容你一而再再而三在娘亲院门处胡闹,传扬出去镇南侯府还有何脸面,来人呐将焦姨娘请出镇南侯府。”

    洛冰婧眼中闪过算计,镇南侯老夫人可是架势十足的朝着她们走来,虽老夫人不喜她与娘亲不假,可老夫人最是爱护羽翼的。

    “婧儿,休要胡闹,来者是客岂能对你焦姨奶奶如此无理。”

    镇南侯老夫人面色威严,虽是责怪的话缺带着宠溺慈爱。

    “是祖母,孙女知错了,不该对焦姨奶奶无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