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0章 惩治刁奴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热,好歹几十岁的人了,言语间还被误会了,丢死人了。

    侯宇辉一个激灵,想起前些日子祖父有意向护国大将军府提亲,这番想来护国大将军没出阁的姑娘唯有赵三姑娘。

    侯宇辉急急忙忙出了镇南侯府,表妹都了人家赵三姑娘可是有一位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的师哥,若是祖父给他提了亲,侯宇辉都能想象的出来以后他头上总会有点绿。

    洛冰婧一路算是逃回了诗意院,生怕侯宇辉在后追来,刚进院子便恍然想起她还未去母亲的白露院。

    只想着逃了,到将娘亲丢在了一边,她实属不孝实属不孝啊。

    “走,姑娘我要去白露院,你们二人就此打住,不要在憋着笑了。”

    洛冰婧只觉得好生没脸,这身边的两个死丫头一路上憋笑差点憋出内伤来。

    “是,谨遵姑娘命令。”

    云青与石竹二人答道,只不过脸上还带着喜意。

    好在这诗意院与白露院相隔不远,都处在镇南侯府偏僻的西北方。

    洛冰婧刚踏入白露院便听到墨兰与墨锦二人的争执声。

    “墨兰,你快些将疗伤圣品拿出来,那是姑娘替夫人求来的。”

    “你懂什么,你没瞧见老夫人与侯爷都不愿吗,若不是义亲王府的世子为姑娘撑腰,姑娘早就受罚了,这药不能用,还是早些还回去才是。”

    墨兰一手拿着药,一边躲着墨锦一边朝门房外走来。

    洛冰婧眼眸一谙,她这还没来的及收拾墨兰,前世里母亲的死多少与这丫鬟有关。

    洛冰婧可不曾忘记,母亲死后不久父亲便纳了墨兰为兰姨娘。

    “石竹去将墨兰给我拿下。”

    洛冰婧可是知道石竹虽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却是个力大无穷的主。

    石竹本就不喜大夫人身边的墨兰,不仅长得与水姨娘一般妖妖娆娆且对大夫人与姑娘并不忠心,听墨锦姐姐道,这墨兰可是水姨娘的姨娘指派给大夫人的,心知怀的是什么心思,也就大夫人是个不理世事的,否则怎可容忍墨兰在她身边作威作福。

    石竹撸起袖子,大咧咧的朝着墨兰身后走去,一把躲过墨兰手中的药,三两下将墨兰提了起来,用力一扔。

    “啊……放我下……”

    墨兰一句话还未讲完,便被石竹扔了出去。

    云青傻眼的看着摔的狗吃屎的墨兰,和没事人一样的石竹,深感佩服石竹那轻巧将墨兰举起扔出去的那股子劲,她还从不知道石竹丫头是个力大无穷的。

    “唔~”

    墨兰只觉得她要废了,浑身散了架一般疼的她是死去活来,嘴里讲不出一句话来。

    洛冰婧视若无睹从墨兰身边走来,眼眸隐晦莲步轻移朝着墨兰的玉手狠狠的踩了上去,还不忘碾了碾直直的朝着房中走去。

    身后传来墨兰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穆氏气虚微弱眼眸紧闭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趴在罗汉床榻之上,因着腰部臀部被打的血肉模糊只能趴着不能仰躺着。

    “娘,你还疼不疼,都怪女儿害娘亲挨打,娘~”

    洛冰婧瞧不得穆氏这般模样,穆氏当初离世之时她未来得及见娘亲最后一面,当她摆着皇子妃的架子来到镇南侯府时,只来得及看娘亲最后一眼。

    现在娘亲这般模样与当初何其的相似,她真怕娘亲会再次离她而去。

    “让大夫瞧了吗,将药拿来给娘亲涂上。”

    洛冰婧前半句是对墨锦的,后半句则是对石竹的。

    “许府医过来瞧过,开了几服药便走了,奴婢替大夫人换了衣衫清理了伤口,还未给大夫人上药,药便被墨兰拿了去,多亏姑娘来得及时。”

    墨锦恭顺的答道,石竹则是递给洛冰婧手中的伤药,然后轻轻的退了下去。

    云青上前帮着姑娘将大夫人的衣衫褪去,漏出大夫人血迹斑斑的后背与臀部。

    洛冰婧眼泪哗的一下流了出来,手指颤抖不敢去抚穆氏的后背与臀部。

    “姑娘,奴婢来吧。”

    墨锦上前轻拍了拍洛冰婧的肩膀,毕竟母女连心姑娘瞧不得大夫人这般模样。

    “夫人,夫人你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都是为了夫人着想啊,夫人你可不能惹侯爷与老夫人不喜啊。”

    院中墨兰鬼哭狼嚎起来,洛冰婧本就心疼娘亲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墨兰又这般喊。

    “石竹去将墨兰的嘴给堵上,真是聒噪。”

    洛冰婧十分厌烦道,若不是还不能除去墨兰,洛冰婧早就吩咐石竹将墨兰扔进井里淹死。

    石竹腾滕出了房门,四处询看了一番,没有合适的物价,脑袋一转,一屁股坐在门槛之上脱下了绣鞋将长袜退了下来。

    石竹自个嫌弃的捏了捏鼻子,她记得她十日前洗了脚了,为何还怎么臭,这可不行往后她要每日洗脚才是,可不能熏着姑娘了。

    墨兰见石竹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提着臭袜子朝她走来,怒声骂道:

    “你这贱蹄子,莫要过来,等夫人醒了心本姑奶奶剥了你的皮。”

    石竹阴沉沉的笑道:“你就慢慢等着吧。”

    石竹二话不捏住墨兰的下巴,将手中熏死人的长袜子塞进了墨兰口中。

    但见墨兰直接被熏的七晕八素,两眼翻白,发出呜呜作呕的声响来。

    石竹被恶心到了,跟着墨兰干呕起来,这算什么事,姑娘家的居然被自己的臭袜子恶心到了。

    洛冰婧打开药瓶,将药倒在手心,一股清淡的药香四散开来。

    洛冰婧将药缓缓抹在穆氏后背与臀部,心翼翼手下轻柔,生怕碰疼了穆氏。

    穆氏随着洛冰婧抹药的动作,身子颤了颤发出轻微的痛呼声。

    洛冰婧心疼的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

    “姑娘,还是奴婢来吧,早些将药涂抹好,夫人还能少受点苦楚。”

    洛冰婧迟疑片刻,她想亲自为娘亲涂药,可是她见不得娘亲疼下不去手,最终还是将药递给了墨锦,墨锦接过洛冰婧手中的药仔细的涂抹起来。

    穆氏秀眉微蹙,整张脸皱成了一团,十分痛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