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8章 护娘斗渣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吩咐墨锦墨兰二人前去扶起娘亲来,墨锦连忙推开婆子上前去扶奄奄一息的穆氏,墨兰则是有些迟疑站在原地。

    “世子,今日恐是不能招待世子了,穆氏犯了家规理应受罚……”

    镇南侯可并不打算饶过穆氏,可话还未讲完,侯宇辉便打断了镇南侯的话。

    “本世子最是护短,再则了表姑母乃是镇南侯夫人怎滴还不如一个妾室了,甭抓花了妾的脸面,就是杖毙了她表姑母都有这个权利,如此兴师动众责罚表姑母镇南侯未免也太不知分寸欺人太甚。”

    水姨娘听闻此言,面色十分扭曲,将手中锦帕生生撕扯变了形了。

    洛冰洁神色有些受伤,他万万没想到神仙般的世子爷会如此看不起她娘亲。

    “世子未免管的也太宽了,这是镇南侯府的家事世子难不成要插手。”

    老夫人不悦道,一副刻薄尖锐的面相,此时更是让人恶寒。

    “世子还请回,今日府邸不待客。”

    镇南侯亦是将手一抬,作势送客。

    洛冰婧滕滕的上前两步,身子虽虚弱,但劲头却十足道:

    “表哥今日来是有要事与母亲相商,后日外曾祖母便进京,父亲你可知外曾祖母为何进京。”

    镇南侯还真不知道靳老国公老夫人进京为何,又不愿被逆女要挟便默不作声。

    洛冰婧见镇南侯将她无视的彻底,也不慌乱泄气,自顾自的道:

    “再过十日便是外祖母的忌辰,外曾祖母此番进京一是思念太祖太后,二来则是为外祖母做忌辰,表哥此次前来就是与母亲一道商量外祖母的忌辰。”

    洛冰婧敢如此这番话,那是因着前世里外曾祖母确实为外祖母做了忌辰,不仅如此外曾祖母更告知母亲早在十年前外曾祖母就与太后订下了她与二皇子的婚事。

    当时母亲欢喜的不得了,毕竟母亲不受宠镇南侯府没有母亲话的份,要为她这个不受宠的嫡姐找门合适的亲事,那是千难万难不曾想外曾祖母早就为她做了打算。

    侯宇辉见表妹这般胡扯玩心大发,一副严肃的表情,低沉着嗓音道:

    “表妹的极是,曾姑祖母那可是千吩咐万交代祖父一定要与表姑母将此事安排妥当,今日祖父便派本世子来与表姑母协商此事,没想到本世子会瞧见这幅场景,回了府本世子定当如实禀报给祖父。”

    侯宇辉斜眼瞧了瞧洛冰婧,队长洛冰婧眨了眨眼,一副怎么样我这样甚合心意吧。

    洛冰婧无视侯宇辉作怪的嘴脸,她的可都是实话,不过还是感激侯宇辉陪她胡扯蒙骗镇南侯等人。

    “父亲,母亲受了伤怕是十日之内痊愈不了,婧儿记得父亲手中有疗伤圣品,不如父亲割爱赐予母亲,父亲外曾祖母此番进京定会召见母亲,若母亲这番模样,外曾祖母怕轻饶不了父亲,婧儿仿佛听外人提过若不是当年外祖母死因蹊跷现在的穆伯爵府该是穆王府了。”

    镇南侯身子一僵,这逆女又敢威胁与他,眼神恨不得掐死洛冰婧。

    洛冰婧一副无所谓无所惧的态度,她当了皇后十几载才无意中得知当年外祖母死因蹊跷。

    当年外祖父率领三军攻破敌国拿下九座城池,理应大赏当初先帝都拟好了赐外祖父为异姓王之时,母亲出嫁外祖母突然暴毙身亡。

    外祖父又上递折子将沈姨娘扶正,外曾祖母得知女儿枉死,再加上外祖父上递折子,外曾祖母一怒之下大闹御书房,逼着先帝惩处外祖父,若是不依外曾祖母放言便一头撞死在御书房。

    太祖太后施加威压,与外曾祖母自幼便是闺中密友,加上外曾祖母又是先帝的长辈,先帝先是驳回了上递的折子,更是压下封王圣旨,这才熄了外曾祖母的怒火。

    后来外祖父救驾有功,按外祖父平生的战功理应早该封王,先帝最终没有将外祖父封王,而是允了将沈姨娘扶正。

    扶正沈姨娘那也是有条件的,便是沈姨娘对穆伯爵府是当家主母正牌夫人,对外还是一个姨娘。

    “侯爷~妾身有罪啊,因着妾身姐姐受了罚,还因此牵连姐姐不能为嫡母办忌辰。”

    水姨娘娇滴滴的哭诉道,那眼神发麻的看着镇南侯,心里确是恨到了极点。

    若不是靳国公老夫人当年大闹御书房,她现在就是穆王府出来的,娘更是王妃而不是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伯爵夫人。

    每每看到穆氏母女俩,水姨娘心中便有怨恨,穆氏挡了她的侯夫人位置,洛冰婧挡了冰洁嫡长女的位置。

    老夫人可是知道当年发生的事,虽恼恨靳国公老夫人多管闲事,但却打心底的害怕靳国公老夫人真来他镇南侯府发威。

    当下老夫人便言不由衷道:

    “送大夫人回白露院,将药房疗伤圣品一道送回白露院。”

    老夫人话一落地,洛冰洁立马不依道:

    “祖母,二妹妹与大夫人打了姨娘,二妹妹又连累孙女名声,难不成祖母就这般算了,孙女心有不甘。”

    洛冰洁看不得侯宇辉对着洛冰婧挤眉弄眼的模样。

    洛冰婧十分不屑对着洛冰洁开口道:

    “庶姐,这撞坏脑子的怕是庶姐吧,庶姐还未给本姑娘道歉赔罪,这会子怎么又犯了毛病将过错往本姑娘身上推,本姑娘打姨娘那是因为水姨娘不知尊卑,一个的妾室岂容她对着当家主母出言讽刺。”

    洛冰洁当下面色涨红,眼眶微红,委屈道:

    “明明是二妹妹的过错,却杖着嫡女的身份欺负长辈欺负长姐。”

    侯宇辉一头雾水这表妹又与她的这个庶姐有何纠结。

    洛冰婧直视着镇南侯道:

    “父亲,孰是孰非相信父亲心中有数比谁都清楚,女儿手中可是还有庶姐绣鞋上的米珠,当日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女儿是如何落的马车,旁人查不出看不出是有人踹的女儿,可是这京兆尹大理寺可是推理查证出来的,若父亲与庶姐一般执迷不悟休怪女儿将此事捅到人尽皆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