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7章 表亲关系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侯宇辉面色有些异样,不知是不是羞的,这姑娘还真知理,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呀,这姑娘刚醒怎么就知道是他将大夫提进来的。

    “表妹,你怎么知道是爷将这老匹夫提进来给你瞧病的。”

    洛冰婧还不知有这一回事,初醒之时她还未怀疑这侯宇辉怎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她闺房,经侯宇辉怎么一问,洛冰婧就释然了,心里对侯宇辉的好感蹭蹭往上涨,这次又多亏了侯宇辉。

    不过侯宇辉为何称呼她为表妹,她不记得她与侯宇辉是表亲啊。

    洛冰婧虽疑惑但不妨她对侯宇辉的感激,当下便眨着水汪汪清澈无比的眼眸道:

    “本姑娘猜的,你信不信。”

    侯宇辉一副你真厉害,猜的真准的表情。

    “噗嗤,原来你如此可爱。”

    洛冰婧瞧侯宇辉真的相信了她的,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从未想到如此血性有骨气的他年少时会是这幅单纯可爱的模样。

    侯宇辉当下便脸色涨红,这表妹一点都不可爱。

    “笑吧,爷难得能逗表妹开心。”

    侯宇辉大度的道,看着洛冰婧包裹着的脑袋,难得的心发慈悲了一回。

    “砰”房门被撞开了,墨锦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看见侯宇辉先是一愣,紧接着看到醒过来的洛冰婧,先是一喜后又哭丧着脸道:

    “姑娘,姑娘您可要救救大夫人啊,侯爷与老夫人要家法伺候大夫人。”

    洛冰婧面色瞬间铁青,她娘身为侯爷夫人岂有被家法伺候的道理,若是受了家法奴才们会怎么看大夫人,外人会怎么编排她娘。

    “墨锦,爹爹与祖母为何要杖责娘亲。”

    洛冰婧开口询问道,怕是与水姨娘母女有关。

    侯宇辉不解,这镇南侯夫人乃是当家主母,镇南侯杖打其夫人这不是自毁颜面吗。

    墨锦哭哭啼啼道:“大夫人去秀水院去请许大夫,水姨娘与大夫人发生了争执,气愤之下大夫人与水姨娘厮打了起来,大夫人将水姨娘的脸给抓花了,水姨娘寻死觅活不依不饶,大姐更是将侯爷与老夫人请到了秀水院,恰巧听到大夫人镇南侯中岂有她不能做主的事,在加上水姨娘添油加醋诬赖大夫人,侯爷与老夫人震怒,要家法伺候大夫人。”

    洛冰婧眼神微变,娘亲显然是着了水姨娘母女的道了,不行她要去秀水院。

    洛冰婧急忙起身,头一阵眩晕,差点就摔落在地。

    侯宇辉一个箭步将洛冰婧扶了起来,心下却对镇南侯心有不耻,这不明摆着宠妾灭妻。

    “表妹,你是不是想去那个姨娘的院子,表哥与你一同去,爷我倒要看看镇南侯吃了熊欣豹胆敢杖打爷表姑母。”

    洛冰婧心怀感激道:“多谢世子爷相助,云青石竹你二人扶着我,墨锦走。”

    几人步履匆匆的朝着秀水院而去。

    还未进院子,洛冰婧便听到娘亲痛呼的声音,洛冰婧当下心急如焚,加快步子进了秀水院。

    “放肆,统统给哀家住手。”

    洛冰婧心下一急,几十年帝后的架子又端了出来,气势威严无比。

    侯宇辉吓了一跳,这表妹不仅长的与姑祖母相似,就这气势这派头都十分相像,只不过这表妹这自称哀家可是犯了大忌。

    杖大穆氏的奴才们纷纷住了手,胆怯的看着洛冰婧。

    “你才放肆,给老身打,狠狠的打,这镇南侯府姓洛不姓穆。”

    身穿墨绿色绣祥云衣袍打扮的一丝不苟干净利落的老夫人,一双眼眸半耷耸着,透出狠厉的目光,愤怒的道。

    镇南侯亦是不悦的怒瞪了一眼洛冰婧,还没看清洛冰婧身边之人是谁。

    水姨娘此时更是好不可怜嘤嘤哭泣道:

    “母亲,侯爷,妾身没错吧,不仅姐姐又恢复了往昔的性子,就连二姑娘都变了一个人似的,您瞧瞧这口气全然没将母亲与侯爷放在眼中,更是殴打妾身。”

    水姨娘这一番添油加醋,无事生非,更是加剧了老夫人与镇南侯对洛冰婧的不喜。

    刚才住手的奴才们,纷纷扬起板子再次朝只大口喘着气的穆氏招呼过去。

    “住手。”

    侯宇辉大踏步上前,俊气的模样生生晃了洛冰洁的眼。

    “原来是世子,本侯敢问世子所来何事。”

    镇南侯虽不悦侯宇辉突然出现在侯府内,却不得不忍着笑脸相迎。

    谁让这祖宗乃是义亲王府的独苗,京都城的霸王。

    洛冰婧被云青与石竹搀扶着,来到穆氏身前,当看到穆氏臀部染满鲜血的时候,洛冰婧怒火攻心,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娘亲来这秀水院请许大夫全然是因着她,现在娘亲被杖打让洛冰婧愤怒的同时又十分自责。

    “娘,女儿无用害娘亲受苦了。”

    洛冰婧上前要将穆氏给扶起来。

    “拦住二姑娘。”老夫人见状立马吩咐身旁的婆子去阻拦洛冰婧扶起穆氏。

    洛冰洁此时娇羞的只顾着偷瞧侯宇辉,全然没有心思在管其他事。

    “本爷看谁敢,镇南侯夫人乃是本爷的表姑母,今日爷我是来拜访表姑母的。”

    侯宇辉气势十足,此话一出院中众人皆是一愣,尤其是镇南侯等人。

    水姨娘不解,又想到这世子是同洛冰婧一道进来的,心下更是怀疑道:

    “妾身可不曾记得穆伯爵府与义亲王府有表亲,世子爷怕是记错了吧。”

    镇南侯亦是没有想到穆氏的外祖母靳老国公夫人与义亲王府的关系。

    “一个妾有何资格怀疑本世子,穆伯爵府还不配与义亲王府沾亲带故,镇南侯夫人母亲系出靳国公府嫡三女乃是福格郡主所出,福格姑曾祖母与福乐姑曾祖母乃是双生皆为义亲王府嫡女,镇南侯夫人当然是本世子的表姑母了。”

    侯宇辉讲到这在场之人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虽福格郡主被过继给了梁亲王府不假,可总归是义亲王府的血脉,再加上梁亲王妃早逝,虽是过继了不假,但还是在义亲王府长大成人的,当年此事人尽皆知不是什么秘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