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6章 前世恩人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侯宇辉一把将薛大夫提了起来,询问道:

    “是不是耽搁了时辰,她家姑娘不行了。”

    薛大夫惶恐他何时这姑娘有性命之忧了,立刻惊吓出声:“回世子,这位姑娘只是碰了脑袋受了伤身子虚,精气神不足处于昏迷状态,生命无忧,待老夫开了药方好好调养一番时日便无大碍。”

    云青与石竹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都怪她二人太过大惊怪了,面色讪讪道:

    “姑娘无事便好,劳烦世子爷了。”

    侯宇辉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声:“无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薛大夫抹了一把冷汗,这世子爷今日可快将他给吓死了。

    薛大夫大气不敢出,轻移到桌旁迅速的写着药方,早写完早回医馆。

    侯宇辉这才仔细观察了一番房中景致,心道这嫡女该有多不受宠啊,这屋中摆件未免也太寒酸了些,连一件像样的物价都没有。

    在看那半旧不新早该丢掉的桌椅,又是一声叹息。

    云青与石竹面面相窥,这世子爷怎么长吁短气的。

    侯宇辉发现两丫鬟异样的眼神瞧他时,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他有些孟浪了,一个大男人怎好意思观察女子闺房。

    “咳……”

    一时不知所措,就在此时床榻上传来一声轻咳。

    云青与石竹纷纷朝床榻走去,侯宇辉长呼了一口气,这姑娘醒的可真够及时的。

    洛冰婧眼皮万分沉重,试了几次都未睁开眼眸来。

    侯宇辉心中十分好奇这落魄的镇南侯府嫡女长了一副什么模样。

    又怕被误会当成登徒浪子,便往床榻间轻移了两步,伸直脑袋朝着洛冰婧瞧去。

    侯宇辉瞬间便震惊,这这姑娘怎滴长相与他姑曾祖母如此相似。

    若不似之处便是这姑娘状态年轻些,一样的柳眉不画而黛十分修长,一样弯而狭长的眼睑,琼鼻巧而笔挺,朱唇不点而赤红,虽这姑娘现在有些病态,这唇还是红的鲜艳欲滴,这轮廓这鹅蛋脸无一不与姑曾祖母一模一样,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侯宇辉一时只顾着惊讶了,当忘了他是偷偷的瞧人家姑娘了。

    “世子爷,世子爷。”

    云青脸色不虞,却强忍着怒气清冷唤道,好一个登徒浪子瞧她家姑娘瞧的眼睛都直了,好生不要脸。

    石竹则是不知如何是好,若不是世子爷,现在她还在后院府门与程婆子僵持着,可是在怎么样世子爷这模样也太不要脸了些,瞧瞧那眼神,恨不得趴上前去看她们家姑娘。

    侯宇辉一愣,脸色涨红,这才发觉到失态,不知何时他居然挤到了两个丫鬟身旁,几乎趴在床榻上瞧着这姑娘。

    “你家姑娘芳龄几何,本世子记得你们家夫人出自穆伯爵府,靳国公府可是你家夫人的外祖家。”

    侯宇辉一拍脑袋才想起来为何这姑娘会如此与他姑曾祖母相似了,起来这姑娘还要称呼他一声表哥。

    “世子爷,姑娘的芳龄不便告知,大夫人确实是出自穆伯爵府,靳国公府乃大夫人的外祖家。”

    侯宇辉立马嬉笑道:“你家姑娘还要称呼我一声表哥。”

    云青皱眉,镇南侯府与义亲王府八竿子打不着何时有了亲戚,与穆伯爵府好像也没有亲戚吧。

    云青猛然想到,她出自靳国公府怎么就忘了还有一层关系,夫人的娘亲乃是靳国公老夫人的嫡三女,这靳国公老夫人出自梁亲王府乃是福格郡主。

    真要起来靳国公老夫人本出自义亲王府与福乐郡主乃是双生,梁亲王战死沙场未留子嗣,梁亲王妃与义亲王妃乃是义结金兰姊妹,义亲王妃与梁亲王妃两人一商量便将福格郡主靳国公老夫人过继给了梁亲王府,这起来姑娘确实该称呼世子爷一声表哥。

    这厢洛冰婧悠悠转醒,刚睁开眼眸便看见一颗硕大的脑袋紧挨着她。

    “啪……”

    出自本能反应,洛冰婧狠狠朝着侯宇辉掴了过去。

    “呀!姑娘。”

    “吓?姑娘,姑娘你打了世子爷。”

    云青与石竹睁大了双眸,姑娘何时这般威武了,直接掌掴了义亲王府世子爷,虽这世子爷乃是姐远房表哥,可是毕竟是远房啊,不知道世子爷会不会打回去。

    侯宇辉一张俊朗的玉面精彩绝伦变换了好多颜色。

    “你、居、然、敢、打、、爷。”

    侯宇辉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他长怎么大,天都敢捅个窟窿的他居然被一个丫头给打了,而且还是被扇了耳光。

    洛冰婧一时有些迷茫,又十分兴奋,她又回来了,振奋之余她能不能她不是有意的她就是故意的,谁让他好端端将脑袋伸过来吓她。

    可是洛冰婧几番思量下来,她不敢啊,因为仔细瞧了几眼,她可是认出这青涩的少年郎是谁了。

    前世里她初次见这少年郎时是在大内深宫,那时的他一身染血的盔甲,十分震撼,到死都不曾求饶,活生生的被射成了刺猬。

    她从未佩服过任何人唯独佩服站着死满身利箭的他。

    “侯宇辉。”

    洛冰婧试探的喊出了声,眼神闪闪发亮。

    “你知道爷是谁。”

    侯宇辉指着自己道,后来一想认识他又不足为奇,毕竟京都城里属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天人之姿的也唯独他一人。

    洛冰婧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他是谁了,前世里他可坐到了义亲王的位置,当初太子卷土重来发生叛变若不是他死守深宫,当初她们那些后宫嫔妃恐怕都要被叛军糟蹋了不成,起来她前世还欠他一条性命。

    “想来也是,毕竟爷我实在长的人神共愤没有几人不识得爷。”

    侯宇辉立马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搔首弄姿顶着一张五指印的俊颜十分喜人。

    “谢谢你!”

    洛冰婧十分诚恳对着侯宇辉道,前世她身为傀儡帝后连对救命恩人道谢都做不到,今世就让她好好到一番谢。

    “举手之劳,你我还是表亲,感谢的话就显得生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