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4章 大夫难请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墨锦点了点头迅速出了内室,云青有些懊恼,都怪她愚笨姑娘明明昨个刚伤了脑袋,身子还虚弱的紧,这一番折腾下来身子当然吃不消了,不知道墨锦姐姐能不能将府医许大夫请来。

    穆氏则是没了主心骨,一边担忧洛冰婧的伤情,一边又害怕水姨娘会去老夫人与侯爷哪里状告婧儿。

    侯爷不喜婧儿不喜她,若是水姨娘这次再有个好歹不光老夫人与侯爷轻饶不了婧儿,就是穆伯爵府也饶不了她们母女俩。

    穆氏脸色甚是复杂,一刻坐不住,一会在床榻边看着洛冰婧抹眼泪,一会又慌张的朝着院中瞧去,晃来晃去不知如何是好,全然没有当家主母该有的做派。

    云青被大夫人晃的眼晕,姑娘这刚倒下,大夫人这副模样直瞧的云青头疼不已,她是靳国公怜惜姑娘派遣给姑娘的丫鬟,自幼侍奉姑娘左右。

    因着大夫人的性子,姑娘被养歪了些明明是镇南侯府嫡女性子却和庶女一般,平日里唯唯诺诺见了人更是上不了台面,侯爷与老妪婆一吼姑娘更是吓得不成样子。

    就连这次跌落马车,大夫人都拿不出气势来替姑娘做主,姑娘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开了窍了。

    “夫人,您歇一歇别等姑娘醒来,夫人身子撑不住倒下了,姑娘在府中无依无靠,不得侯爷与老夫人喜爱,水姨娘等人又对姑娘虎视眈眈,这次那个庶女更是胆大包天想谋害了姑娘,夫人你该振作起来才是,别让姑娘年纪护着夫人,而不是夫人护着姑娘。”

    云青语重心长道,穆氏则是坐立不安面色讪讪的,云青的是,可是十几年养成的性子,岂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强硬起来的,都怪她这个做娘的。

    云青摇了摇头,夫人是指望不上了。

    洛冰婧朦朦胧胧之中耳边响起哭丧之声,隐约听见:

    “皇祖母,皇祖母义君来晚了一步。”

    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又回到建安一零一八年。

    老天爷你这玩笑开的有些大了,难道老天爷或是皇祖宗们念她一世贤淑,特赐给她了一个重生闺阁的机会,专门让她给水姨娘母女一个教训。

    洛冰婧泪流满面,她好不容易决定重活一世潇潇洒洒自在一回,可是为何又将她拉了回来。

    “我不要当太皇太后,我要回到建安五十六年。”

    洛冰婧心中狂喊,耳边还是她的曾皇孙哭喊的声音,平生头一次洛冰婧是从心底里不愿听见曾皇孙的声音。

    “姑娘,姑娘又开始胡话了,这大夫怎么还没来,石竹难道出城去请大夫了,墨锦怕是请不来许大夫,若是能请动许大夫,这时早该到诗意院了。”

    云青担忧不已,姑娘这不仅上了胡话而且还哭了起来,这泪流的那是哗哗的,不知姑娘是不是梦到了什么糟心的事情。

    穆氏这次倒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里有着决绝:

    “云青,你在这守着姑娘,本夫人去亲自请那许大夫来,墨兰走。”

    穆氏背脊笔挺,双手紧握了握步伐坚定,云青怎么瞧着夫人这不是去请许大夫,而是有种视死如归的既视感。

    墨兰有些不情愿,嘴角撇了撇斜视了一眼穆氏,慢悠悠的跟在穆氏身后,有些慵懒,倒不似一个奴才该有的模样。

    “程妈妈,您就让奴婢进府吧,二姑娘活了过来,要赶紧让大夫瞧瞧才是,程妈妈奴婢会谨记程妈妈的恩德。”

    石竹低声下气苦苦哀求挡在后院府门李管事的婆娘程婆子,石竹身后还跟着一个背着药箱留着山羊胡的老者。

    老者有些不耐烦,甩了甩衣袖,指着石竹厌烦道:

    “你这丫鬟,老夫馆里还有十几号人等着看诊,你家姐做不了请不了大夫让老夫白白跑了一趟,哼瞎胡闹。”

    老者撩起衣摆,捋着山羊胡子气呼呼的作势要走,将衣袖摔的啪啪作响。

    石竹脸色涨红,紧忙拦住老者祈求道:

    “薛大夫,您老可不能走啊,二姑娘还等着薛大夫看诊呢。”

    程婆子等人抱在肩膀看着好戏,不时的还打个哈哈伸个懒腰。

    程婆子清了清嗓子,吐出一口痰来,阴阳怪调:

    “石竹丫头,不是婆子不让你进来,这侯府有侯府的规矩,不得带外人入内,老婆子若是放了这老头进来,那可是坏了规矩是要挨罚的,石竹丫头你自个爱进不进,不进老婆子就将后院府门关上,你就在外面呆着吧。”

    老者闻言,气的胡子一颤一颤的,推开石竹道了一声:“不受宠的姐等死就是了,还请个什么大夫。”

    程婆子等人嘎嘎大笑起来,石竹眼眶红红的,噗通一声朝着程婆子跪了下去。

    “程妈妈,奴婢求你,奴婢求你了,二姑娘等着大夫救命,奴婢给您磕头了。”

    石竹碰碰的朝着程婆子磕起了响头,一个连着一个。

    宣乐坊义亲王后府门处,两身穿锦服的俊俏公子瞧着这一幕。

    “这婆子要搁王府,本世子非得剥了她的皮不可,这府中姐等着大夫救命,这婆子还敢阻拦,不行爷我这暴脾气控制不住了。”

    深紫色水锦长袍的公子气势汹汹的朝着镇南侯府后门走了过来。

    深褐色云锦长袍玉冠束发,腰间佩戴一块紫玉,丰神俊朗身材笔挺的男子摇了摇头,并未阻止紫色锦衣的男子,亦没有跟上前去,而是转身回了义亲王府。

    紫色锦服男子乃是义亲王府世子侯宇辉,此时他一张俊朗的玉面带着怒色,上前拉起石竹抬脚猛的朝着程婆子踹去。

    程婆子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被侯宇辉踹出几米远,落地便晕死过去。

    薛大夫见此吓的连连后退转身想逃,侯宇辉一手提着石竹,一个转身另一只手将薛大夫抓了过来。

    “想往哪走,跟爷进去,你前面带路,别让你家姑娘死了,邻里邻居的爷可不能见死不救。”

    侯宇辉将石竹方下,指着石竹道。

    石竹万分感激的朝着侯宇辉行了大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