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2章 双方对峙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穆氏捶胸顿足,只管抱着洛冰婧哭喊,虽是愤怒却没提去找洛冰洁算账,看洛冰婧的眼神带着愧疚。

    “娘啊,女儿这不是无事吗,女儿知晓庶姐定会将过错撇的一干二净,不定还怪女儿,娘你安心女儿定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洛冰婧安慰的往穆氏怀里钻了钻,上一世她与娘亲不争不抢过活的无比憋屈,娘亲更是在她出嫁不久早早便离了世,虽她是寿终正寝可不也是当傀儡活了一世吗。

    娘亲与水姨娘乃是姊妹,娘亲为穆伯爵府嫡长女,水姨娘乃是娘亲的庶妹。

    水姨娘本是作为滕妾给娘亲陪嫁的,谁知娘亲刚嫁入镇南侯府外祖母便暴毙身亡。

    外祖父扶了水姨娘的姨娘抬为伯爵夫人,爹爹本就不喜大家闺秀端庄贤淑的娘亲,很是宠爱带着一股子媚劲的水姨娘。

    加上水姨娘的姨娘被扶了正室,镇南侯府若不是因着娘亲外祖一家,早就将娘亲贬为妾,水姨娘抬为妻了。

    公侯之家嫡庶分明,她本该为嫡长女,可是偏偏镇南侯府先有了庶长女,可见镇南侯府对她们母女的不公,让不少贵夫人瞧了母亲的笑话。

    穆氏泪眼朦胧,都怪她不得侯爷喜爱,明明婧儿身为嫡女却不如一个庶女的地位。

    “哭丧呢,既然没死赶紧起来给你长姐起来赔罪,因着你的关系冰洁名声都受了影响。”

    人还未到声先到,洛冰婧眸子一沉,当初她初醒时便是这副场景,她的爹爹气势汹汹的来问罪,而不是关心她这个女儿的死活。

    但见门帘被掀了开来,一身穿墨绿色华服,留着短髥的长相俊俏的中年男子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长相艳丽,打扮华丽过了头有些俗气的女子。

    这一男一女便是她的渣爹镇南侯与水姨娘。

    洛冰婧瞧着门帘外还有一人未进来,看着露在帘子下面镶嵌米珠的锦缎绣百蝶绣鞋,她便知晓是谁。

    镇南侯府中有这款绣鞋的唯有一人,那便是她受尽荣宠的庶长姐洛冰洁。

    穆氏抱着洛冰婧的身子瑟瑟发抖,眼里带着隐忍。

    洛冰婧无视镇南侯,若是以前被她渣爹一吼,她娘俩便如母亲现在这般,只会恐惧与害怕,从不知反抗。

    可惜她活了一世,虽是个傀儡太皇太后不假,混迹后宫几十年虽不满怀心机心狠手辣,但胆量早就练就出来,见惯了血腥的场面,更是与几代帝王生活过,她还岂会怕镇南侯这一点威仪。

    洛冰婧拍了拍母亲,眼神安抚的看着母亲,转而与镇南侯的视线直直的对上,丝毫不输半点气势。

    “爹爹,不知女儿为何要给庶姐赔罪,该赔罪的是庶姐才是,庶姐将女儿一脚踹下了马车,庶姐不该赔礼道歉吗。”

    洛冰婧将庶姐二字咬的极重,洛冰洁最在意的便是嫡庶之分,这庶姐二字就如剜洛冰洁的心一般。

    以往她从未称呼过洛冰洁为庶姐,而是称为长姐,今日她不好好刺一刺洛冰洁与水姨娘,她重活一世又有什么意思。

    门帘唰的一下被掀了开来,一身嫩粉色水袖云锦长裙的少女,一张芙蓉面很是明艳,面色微怒十分愤怒的指着洛冰婧指责道:

    “二妹,你休要胡言乱语胡乱指责,明明是你自个贪玩将马车帘掀开滚落下马车,现在又想诬赖我将你踹下马车,这锅恕姐姐不能替你背。”

    洛冰婧不怒反笑,她就知道洛冰洁会这样,上一世不就如此吗,众人只顾着讨好身为太子侧妃的洛冰洁,将她好好训斥了一番,最后还被惯上了个诬陷长姐心肠歹毒的罪名。

    “庶姐,妹妹真的是很伤心,万万没想到你会害妹妹性命,这会子又如此心肠歹毒污蔑妹妹,若不是我被庶姐踹下之时将庶姐绣鞋上的米珠扯了下来,妹妹还真有苦不出。”

    洛冰洁下意识的去看她的绣鞋,果真绣鞋之上少了一颗米珠,洛冰洁连忙将脚缩了起来。

    这一连贯动作岂会逃过在场之人的眼眸,若不是心虚洛冰洁怎会去看她的绣鞋又怎会将绣鞋缩了起来。

    水姨娘恨铁不成钢的撇了一眼女儿,扭着腰身身前波涛汹涌靠上镇南侯,娇媚出声:

    “侯爷,冰洁自幼为人良善,怎会做出残害手足的事来,侯爷二姐受了惊吓又伤了脑袋难免会胡言乱语神志不清,妾身看侯爷就免了二姐的责罚,冰洁最是大度虽被二姐连累了名声,但她也不忍心在看到二姐受罚。”

    镇南侯身子一热,眼神复杂,看了看爱妾与爱女,心中明知道了谁对谁错,还是冷漠无情道:

    “洛冰婧这次就饶了你,再有下次家法伺候。”

    洛冰洁将脑袋仰的高高的,十分傲慢眼中带着得意,她就知道不管谁对谁错爹爹护着的永远是她。

    “外曾祖母来了书信,道是后日进京带领女儿一道进宫与太祖太后叙叙旧,女儿见着外曾祖母与太祖太后倒是要好好询问一番,何为嫡庶何为公道何为父慈子孝,父若不慈不公,子女可否上行下效不敬不孝。”

    洛冰婧自带威仪,冷冷的逼视着镇南侯,她无错岂可在被她们如此欺辱如此诬陷,今日若此事解决不了,待明日老夫人便会发落娘亲,取消她的及笄之礼,让她与娘亲成为京都城勋贵人家的笑话。

    镇南侯面色铁青,压抑着怒气,他怎么没有听到任何靳老国公夫人回京的消息,可若真如这逆女所,靳老国公夫人回京带领逆女进宫,逆女这一番话下来加上她身负有伤,太祖太后与老国公夫人岂能连想不到穆氏母女的待遇,他镇南侯府还有何颜面可言,光那御史弹劾的折子就能砸死他。

    穆氏身子一僵,眼中有着惊恐将头埋的低低的,外祖母何时来的书信,她怎么不知,婧儿真是胆子太大了。

    洛冰婧眼神毫不退却,就那么直直的逼视着镇南侯寸步不让,就看镇南侯是重前途还是真的将水姨娘母女放在第一位。
小说推荐